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悲凉天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七人迈步走上前来,与他并肩而行。【愛↑去△小↓說△網w  qu 】

    “你倒是好大的口气,居然敢称我们为道友!”

    一个妖族的修士淡淡的笑了起来,此人完全是人的模样,一身金装,额头上有一个王字,此人乃是虎族的高手。

    白夕羽淡淡笑了笑,“以我战力足以对抗天脉境的修士,为何不能称呼你们为道友?”

    那几个人轻轻的点了点头,倒是也不多言,白夕羽与那牛魔族的修士一战,也是让他们认可白夕羽的实力。

    “小友很是不凡,第一次得到干戚残片,便将其埋葬。小友的心并不贪,而且,小友也是很尊崇刑天真尊的吧。”妖族的另一个修士笑了笑。

    他是一只猴子,一身血气惊人,不过,却已经化为了人身。

    “真尊都是需要我们礼敬的。”白夕羽笑了笑,“我想前往刑天真尊的尸身所在之地,敬拜一番,而后离去。”

    那七人对视一眼,不再多言。

    他们已经听出了白夕羽的意思,白夕羽说只是去拜祭刑天真尊,意思就是说,这墓穴之中的一切,他都不想取,不会参与到他们之间的争夺战之中来。

    修为到了他们这一层次,既然如此说了,一般都不会反悔,这让他们有些放松,但是却也没有彻底放下警惕之心,毕竟这可是真尊的墓穴啊,说不得出现什么强大的法宝,就让白夕羽反悔了呢。

    八人并肩而行,小心的闪躲着一些神通,终于,他们看到了……

    前面有着十八根顶天立地的柱子,柱子上有着各种奇特的图案,符文妙理,石柱上的图案符文时不时亮起,发出嗡鸣声,十八根柱子。仿佛是一台精密的仪器一般,正在运转着!

    在那十八根柱子之中,有着一座青铜棺木,棺木上有着无数的道则闪烁。透彻出一股有我无敌的战意,还有一股疯狂的绝望气息……

    但是在十八根柱子的围困下,那气息虽然浩荡,但是却无法冲出十八根柱子的束缚……

    “那必然是刑天真尊的尸身所在。我很是怀疑,究竟是何人将刑天真尊的尸身收回。安葬在此处呢?”一个妖狐族的天脉境修士开口道。

    众人都摇了摇头,关于这件事,没有一个定理……

    白夕羽眉头紧蹙,因为他感受到了,造化玉碟的气息就在那棺木之中。

    也就是说,要得到造化玉碟碎片,就必须将棺木打开,可是那是刑天真尊的棺木啊,棺木既然能够承受刑天真尊的道则而不被毁灭,必然也是一件至宝。只是,他能疑惑是说,他想打开棺木么?

    打开棺木就是对刑天真尊的亵渎,白夕羽并不想亵渎刑天真尊,而且就算是退一步说,打开了棺木,周围还有七个天脉境的修士,他如何能够将造化玉碟碎片拿到手中?

    而且,他刚才也说过了,他只是来拜祭刑天真尊的。对宝物没有什么念想,那时候他没有想到造化玉碟碎片会在刑天的棺木之中……

    可是如今……

    自己要做一次背信弃义的人了,唉……

    “我只要一块玉片!”白夕羽突兀的开口了。

    那七人同时看向了白夕羽,眼中精光闪烁。气息也开始浩荡了起来。

    “我说了,我只要里面的一块玉片。那玉片有造化之能,我想用来救人!”白夕羽开口道,“我本来没想取任何东西,但是来到这里,我感应到了里面的造化之力。那是一块玉片,蕴含造化之力,也许可以拯救我的一位朋友,所以,请几位道友见谅!”

    白夕羽对着七人一躬身,说道,“请诸位成全,我立下本命誓言,只要棺木之中的一块玉片……若违此誓,永世不得超生!”

    那七人对视几眼,同时点了点头。

    白夕羽既然发下本命誓言,就说明他不会说谎。

    “那就想办法打开刑天真尊的棺木吧,刑天真尊的尸身以及刑天真尊身上的物品我都不取,只要那蕴含造化之力的玉片。”白夕羽也松了一口气,说道。

    如今,他不能飞行,是真的不想与这几位天脉境修士大战。

    “好!”那七人都点了点头,他们也不想与白夕羽多做纠缠。

    “刑天真尊,小子要取玉片,只能得罪真尊,还请真尊见谅,真尊的不甘我为你抹除。真尊的战斗我为您继续。在那未来,我定然会撕裂黑暗,为苍生搏出一片光明……”

    白夕羽上前一步,对着棺木拜了下去,他脸上的神情很是崇敬,对于刑天真尊,他是真心的崇敬。

    那七个天脉境的修士蹙了蹙眉,感觉白夕羽的口气实在是太大了,不过,他们也都拜祭了下去,毕竟真尊不可辱,真尊需天地苍生礼敬。

    更何况,他们接下来要打开棺木,更是对真尊的亵渎,无论刑天尸身是否有灵,他们都要礼敬真尊。

    突兀的,一缕凄凉的笛音,飘飘渺渺,随风呜咽而来。

    八人同时身躯一颤,饶是以白夕羽如今的道心,心中也荡起阵阵涟漪,一股悲伤的情绪浮现在心底。

    生老病死,悲欢离合。

    生命之中诸多磨难,生命之中诸多苦楚,凄然而又悲凉的情绪,蔓延在所有人的心间,谁没有伤心往事,谁没有黯然之刻?

    忧伤的笛音,进入了人心扉最伤感、最痛楚的所在,白夕羽眼角已经流下了泪水。

    一曲笛音让八人尽数落泪,每个人都想到了自己最为酸楚的时刻,每个人的心绪都悲伤起来。

    白夕羽闭着眼睛,泪水却已经从脸颊滑落,悲凄的笛音触动了他心绪,从地球开始,世界末日的到来,嫣然赴死为他争取一线生机,进入角宿星,踏足修行路,一生所走过道路,风风雨雨。飘飘摇摇。

    笛声渐渐地停歇了,八人尽皆泪流满面。

    一道美丽的人影玉手持一支玉笛,幽幽而来,绝美的容颜。让天地都黯然失色,只是上面满是泪痕,让人忍不住的跟随其心伤。

    “你说过,要等你回来……等你战败黑暗,你便去战败天帝。而后娶我……可如今……”

    低沉而又悲伤的声音从女子的口中传来,女子静静地看着棺木,泪水从眼角不断的滑落,满目的忧伤。

    “你说过的,等你回来……天帝送回了你的尸体……还记得当时天帝重伤,哈哈大笑,冲入星空,一去不回……刑天,你说你会回来,可你回来的仅仅是一具尸体……你骗了我……”

    “造化玉碟蕴含造化之力。可让人起死回生,我为你寻来了造化玉碟的碎片,为何,你还不能苏醒,还不能复活?”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了……我也要去了,黑暗降临,谁也逃不过。但是,至少还要为苍生拼一拼……一个时代又要终结了,刑天,我和你会在那一个世界相聚的……等我……”

    女子凄然而又坚定的说着。那是一种她要离开爱人却有舍不得的心境……

    女子抬头看向了虚空,而后渐渐地消散了……

    白夕羽等人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一个人族的天脉境修士叹道,“是刑天真尊的妻子么?她曾经在万古之前留下了这么一段影像。她执念太深,以至于到了现在,这一道烙印都一直存在……”

    白夕羽对着刑天真尊的棺木再度一拜,眼神已经恢复清明,身上的气息开始涌动。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不可能善了了……

    “刚才刑天真尊的妻子说到,天帝重伤,一去不回,天帝也陨落了么?刑天真尊那个时代,他们究竟是在面对什么?”虎族的修士蹙眉说道。

    “不知道,天荒的存在与他们比起来,简直是屁都不如。这一次离开刑天真尊的墓穴之后,我便赶往天荒,去战他的天崩地裂!”猴族的修士嘎嘎说道。

    “也好,我也去天荒。”人族的一位修士笑道,“看到了刑天真尊对抗黑暗光芒的画面,听到了真尊妻子的话语,我感觉似乎天地之间还有一场浩劫,只是不是我们能够参与的。但是惨烈与悲伤的气息,倒是让我的战血沸腾不已,我也要去天荒杀他的天崩地裂!”

    其余人倒是没有开口。

    白夕羽深吸一口气,他真的想要问一问,所谓的天荒,究竟是什么。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七个人的目光同时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白夕羽微微一叹,道,“诸位是打算撕毁协议了么?”

    他已经想到了这一幕,从刑天真尊的妻子说出造化玉碟这四个字的时候,白夕羽就想到了,这一幕必然会出现的……

    “小友倒是好算计啊,居然已经提前得知这里有造化玉碟碎片的存在……”妖狐族的天脉境修士嘿嘿冷笑,“小友莫要否认,小友刚才说过了,你感应到里面有一块玉片,蕴含造化之力……呵呵!”

    其余人也都不冷不淡的笑了笑。

    “之前因为被刑天真尊的棺木震慑,无人听出你的破绽。棺木能够承受刑天真尊的大道而不毁,说明也是一件至宝,你根本就无法知道里面是玉片,最多只能感受到造化之力……”妖狐族的修士淡淡的说道,“现在看来,小友倒是早就知道这里有造化玉碟碎片了……”

    “小友之前与我们说的话,估计没一句是真的吧。”虎族的那个修士冷笑起来,“造化玉碟碎片蕴含了鸿钧真神的八荒秘法,这一次,我们不会让了……各凭手段吧!”

    白夕羽苦笑一声,无论如何,这造化玉碟碎片他都是要得到的,届时只怕要面对七人的联手了……

    他苦笑着说道,“之前欺骗了诸位,的确是我的错。但是,诸位不如与我易地而处,你若知道此处有造化玉碟碎片,会说出来么?”

    众人都轻哼了一声,怎么可能会说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