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棺中的自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所以,之前欺骗诸位,是我的错,但是,造化玉碟碎片,我一定要得到,届时,就得罪了!”白夕羽的声音突兀的一变,变得有些傲然,双眸闪烁出一股熊熊的烈火战意。

    那七人脸色一变,冷然看向了白夕羽,气势冲天而起,七股天脉境的气势同时向着白夕羽镇压而来。

    白夕羽平淡如初,他可是直面过血浮屠的人,这几人的气势又如何会让他的心境产生波动呢?

    “棺木尚未打开,你们就想对我出手了么?”白夕羽淡然开口,已经下定了决心,定然要将这七个家伙打个生死不知!

    他就算催动火秘,正常战力与天脉境相比还是略微逊色一筹,但是若是他使用大道天碑和天道之剑,要将这七个家伙斩了,并非做不到!

    他之前只是不想与这七个人纠缠,毕竟他不会飞……

    可是现在情况到了这种地步,他也就只能出手了。

    “杀了你,我们再联合开启棺木!”虎族的修士冷然笑道。

    白夕羽淡然一笑,“届时你们一样要打个天翻地覆!”

    “就先开启刑天真尊的棺木好了!”一个人族的修士开口道。

    众人对视了几眼,身上的杀意渐渐地收敛了下去,都点了点头。

    八人深吸一口气,走入了柱子之中!

    轰!

    一股庞大的威压镇压在众人身上,让他们有一种背负了大山的感觉。

    “好强悍的威压!”妖狐族的修士开口道,“死去的真尊威压都如此强烈,若是真正的真尊,威压又该多么强?”

    众人都点了点头,白夕羽不屑的看了几人一眼,这股威压比起血浮屠和蚩尤来,差的太远了。

    他可是见过活着的真尊的,也感受过那一股威压,眼前的这股威压。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以承受的事情!

    况且,现在他的肉身增强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更能承受更多的威压。

    白夕羽迈动步子。快速的向着刑天的棺木而去。

    越靠近棺木,威压就越强烈,那七个天脉境的修士骇然的看着白夕羽,只见到白夕羽的速度如同平日,飞快的就接近了棺木。

    “几位道友。早知如此,就没必要和你们多说,你们太弱了!”白夕羽淡然一笑,走到了棺木之前。

    白夕羽对着棺木一拜,“刑天真尊勿怪,今日我要获取造化玉碟碎片,对您不敬。但是,造化玉碟碎片我不得不取走,还请见谅……我只取造化玉碟碎片,便会离开。但是如此一来,你的尸身必然会受到后面那几人的亵渎,我便帮你斩了他们,如何?”

    白夕羽双手搭在棺盖上,双手用力,青筋暴起,咔嚓一声,他将棺木推开了一条缝隙!

    轰!

    一股庞大的气息陡然冲击出来,柱子之中的威压陡然强烈了数倍,白夕羽生生的被这股威压推的后退了数步。

    而那七个天脉境修士更是狼狈不堪。有两个人族的修士直接被压制的跪在了地下,其余人至少退出了十几步。

    “找死!”

    “住手!”

    这些人看到白夕羽走到棺木之前就已经有些震惊了,看到白夕羽推开棺木,顿时全部暴怒。怒吼起来。

    白夕羽脸上浮现了一缕笑容,他静静地看着棺木,再度上前,棺木之中,一道雾蒙蒙的光芒闪烁出来,一块碎片浮现出来。向着白夕羽冲来。

    白夕羽大笑,大踏步走上前去,任凭玉片冲入了自己的体内,八荒秘法的最后一秘在他脑海之中浮现,但是他现在不在意了,这些等到他出去之后,慢慢参演即可。

    他双手搭在了棺盖之上,就要将棺木合拢。

    这一刻,白夕羽心里突然浮现了一丝古怪的感觉,他低头略微向棺木之中瞥了一眼,这一眼,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他突然大吼一声,猛然将整个棺盖给推了出去,露出了棺木之中的情形。

    “怎么会?”白夕羽呢喃道。

    威压更加强烈了起来,那些天脉境的修士都祭出了武器,方才支撑了下来。

    白夕羽的身躯咔咔作响,膝盖越来越软,越来越弯,背上似乎负着一座无形的大山,但是,这一刻,他根本不在乎这一点,他只是呆呆的看着棺木之中。

    “你不是说只取造化玉碟碎片么?”

    “你想反悔?”

    “你这个不守信用的家伙!”

    “你想违背本命誓言?”

    那些天脉境修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怒吼起来。

    白夕羽怔怔的看着棺木,里面躺着一个人,黑色的长发,平滑的肌肤,闪动宝辉,至今还有光泽……

    这不是刑天!

    不是之前在画面影像之中见到的刑天!

    这个人是……

    白夕羽不会认错的,那张脸,那股气息,是不会错的。那个人是……

    他自己!

    躺在棺木之中的,不是那傲视千古,对抗黑暗光芒而陨落的刑天真尊,躺在其中的,赫然正是白夕羽!

    “不可能!”白夕羽怒吼一声,“不可能!面貌一样,为何连气息波动也一样?不,不一样的,他是个死人,他死了,他的气息会改变,他的气息仅仅是肉身的气息,他不是我!”

    这一刻,那一股真尊威压陡然消失了,就那样消失在虚空之中,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那七个天脉境的修士正在努力对抗真尊威压,迈动步子,突兀的威压消失,这些人陡然飞了出去,飞出了很远,而后方才转身,飞快的飞了回来!

    “小子,你找死!”虎族的修士飞了过来,大喝一声,一拳向着白夕羽轰去。

    “滚!”

    白夕羽心乱如麻,大吼一声,头也没抬,直接一拳砸了出去。这一拳乃是他自创的天尊拳!

    轰!

    那虎族的修士的拳头与白夕羽的拳头接触,而后,虎族修士的拳头粉碎了,接着是手臂。然后他大半个身子也粉碎了,被白夕羽直接轰飞了出去!

    “哼!”白夕羽一挥手,虎族修士的血液直接被他扫飞出去,他死死的看着棺木之中的那个人。

    “这不是我!”白夕羽突然探出手,一把握住了棺木之中那人的手臂。猛然将他的衣袖拉了上去……

    白夕羽呆住了,他挽起自己的衣袖,看着自己的手臂,又看向了棺木中人的手臂,突兀踉跄了一下,颓然坐在了地上。

    棺木之中的人的手臂上有着两颗痣,而他的手臂上同样有两颗痣,位置一模一样……

    看到白夕羽一拳轰碎虎族修士大半个身子,剩下的那些修士不由得有些骇然,正想要出手。突兀的看到棺木之中的人,顿时一个激灵,同时看向了白夕羽。

    待看到白夕羽将棺木之中人的衣袖拉上去,挽起自己的衣袖的时候,每个人都看到了,两人的手臂上,有着相同的痣……

    “不,不是我!”白夕羽大吼一声,“这世界上没有轮回,就算有轮回。最多是面貌一样,不可能连这两颗痣都一样……”

    白夕羽的身体有些颤抖,他感觉有些绝望。

    从看到棺木之中的尸体的时候,他就有一种感觉。那是他自己,面容一模一样,气息也与他一模一样。

    但是,他不相信,他不想躺在棺木之中的人会是他,他刚才拉起棺木中人的衣袖。就是要找到与自己不一样的地方,证明这个棺木之中的人,不是他!

    可是……

    “哈哈!”白夕羽突然跳了起来,“这更证明这不是我了……就算有轮回,不可能这两颗痣也跟着轮回,哈哈!”

    虎族的修士飞了回来,怒火冲天,就要对白夕羽出手,但是看到棺木之中的尸体,顿时脸色一变,古怪的看向了白夕羽。

    “怎么回事?”一个人族的修士说道,“这不是刑天真尊的棺木么?为何,会躺着一个陌生人,而且,还与这小辈一模一样……”

    所有人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眼前的一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

    “这个世界没有轮回,这不是我!”白夕羽握紧了拳头,让自己的心神稳定下来,喝道,“我只是我,我不是谁的轮回。我不信前生,不修来世,我就是我!”

    白夕羽走到了棺木之前,打量着棺木之中的那一具尸体,那与他一模一样的尸体,看到这具尸体,白夕羽心里就在不断的相信,那就是他。

    理智告诉他,那不是他,可是感觉却不断的让他相信,躺在棺木里的人,就是他。

    “既然不是刑天真尊,那我就毁了你!”白夕羽伸手一抓,抓住了那一具尸体,将尸体直接扯了出来。

    这尸体与活人几乎没有区别,皮肤依然柔软,还有一丝温热,就仿佛是一个活着的人,但是白夕羽能够确定,眼前的这一具尸体,是没有生命气息的!

    白夕羽手上浮现了天道之剑,他大喝一声,一剑劈了下去!

    当!

    一股巨力反弹开来,白夕羽顿时虎口碎裂,天道之剑脱手而出。

    那七个天脉境修士看到白夕羽取出天道之剑,顿时脸色大变,那股锋锐的剑气,那一股毁灭的意境,那一道道天道的气息,让他们感受到了极度的危险。

    他们相信,若是被这把剑劈中,最多两三剑,就能让他们彻底的身死道消。

    “怎么可能?”白夕羽看着虎口上留下的鲜血,心里只剩下了震惊。

    天道之剑的威力他是自己尝试过的,别说是过去的他,就算是现在的他,一剑劈下,只怕他也要被长剑一刀两断,但是,现在天道之剑居然直接被崩飞了?

    “我不信!天道之剑连一个死人的肉身都劈不开么?”白夕羽大吼一声,伸手一抓,飞出去的天道之剑再度回到了他的手上。

    “就算你是真尊,你死亡了之后,也仅仅只有肉身的力量,我不信无法破碎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