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血浮屠来袭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家伙是直接撕碎虚空,肉身穿越星空?”

    这个时候,项影儿等人震惊了,才不会认为这具肉身是白夕羽的化身了!

    “谁砸碎了他,我拜他为师,哪怕是拜他为父都行!”白夕羽非常郁闷的说道。

    洛鸣和蓝空尘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顿时闪过了一丝精光,面带笑意,两人直接冲了上去!

    噼里啪啦……

    星辰粉碎了,虚空在颤抖,洛鸣和蓝空尘直接动用了最强的力量,疯狂的轰击着那一具肉身。

    “斩!”洛鸣手持朱雀剑,疯狂的劈杀!

    蓝空尘直接化为一片蓝色尽数,铿铿锵锵的疯狂砸着那一具肉身。

    “呼呼……”最后两人累到大口喘息,奈何星空之中是真空,但是两人还是剧烈的张口大口的呼吸着。

    “紫帝,这家伙的肉身貌似比你还强啊,你确定这不是你走火入魔,留下的肉身遗壳?”洛鸣喘息着问道。

    白夕羽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是,我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先打,看能不能打碎!”

    项影儿娇叱一声,手持紫雷刀,化为一片雷电,将那一具肉身卷入了雷电之中……

    最后雷电消散,那具肉身依然一尘不染,没有一丝一毫的伤痕!

    “这肉身很奇怪!”项影儿蹙眉说道,“体内没有一丝大道的痕迹,但是其肉身却极其强大。羽哥,这家伙的肉身绝对在你之上!”

    白夕羽点了点头,心里其实也很有些迷惑。

    这家伙肉身极其强大,但是却能以肉身撕裂虚空,而他自己却因为肉身太过强大太过沉重,导致无法飞行,这让他有些不解。

    “紫帝,借你的真尊圣器一用!”洛鸣和蓝空尘恢复了一会儿,同时对白夕羽摊开了手。

    白夕羽微微一笑,知道这两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他伸手一挥,戮仙剑,诛仙和绝仙断剑,大道天碑。血斩尽数浮现在虚空。

    洛鸣一把抓住了戮仙剑,蓝空尘抓住了血斩,而后两人铿铿锵锵的再度对着那一具肉身劈砍了起来。

    项影儿看了一会儿,也抓起了一块大道天碑砸了下去!

    宇宙星空崩裂了一段时间,最后再度恢复平静。

    众人看着那一具依然一尘不染的肉身。尽数感觉到了无奈。

    “紫帝,这人到底从何而来?”洛鸣询问道。

    白夕羽苦笑一声,说道,“这是我在刑天之墓找到的。那本应该是刑天真尊的棺木,但是里面葬着的,并非是刑天真尊,而是这样一具肉身,本来肉身躺在其中一动不动,但是,我的道心却差点乱了……”

    “此人与我一模一样。甚至连气息都是相同的。而且……”白夕羽挽起了袖子,说道,“连我独一无二的两颗痣,他都与我一模一样,当时我的心乱了,我不相信轮回,不相信前世,于是,我发飙了,想要将这具肉身毁灭……”

    “真尊圣器我也使用了。依然无法奈何这一具肉身,当我道心平静下来之后,我便将他重新放到了棺木之中。我知道那七个天脉境的修士不会放弃搜寻,所以。我也没有盖上棺木,结果……这尸体就活了,就一直跟随着我……”

    白夕羽苦笑着说道。

    众人对视一眼,尽皆感到了毛骨悚然,本该放置刑天真尊的棺木,为何会被替换成了这样一具肉身了呢?

    这肉身的确没有生命气息。但是为何却偏偏如同常人一般,要跟随在白夕羽身边呢?

    白夕羽与这具肉身,究竟有什么关系?

    难道真的有轮回一说么?

    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丝惊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行了,就这样吧,刑天真尊墓穴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够掺和的。既然他能进入刑天真尊的墓穴,并且鸠占鹊巢,进入了本该安置刑天真尊的棺木,那说明这肉身的背后至少有一位真尊。这不是我们能够掺和的事情,多想无益!”

    “而这具肉身,反正我们也奈何不了他,就算我们催动神光台,这肉身也可以撕裂星空追上我们……”白夕羽挠了挠头,说道,“他喜欢跟随,那就跟随着吧……”

    “不过,他的样子我看的真不爽啊!等我踏足天脉境,一定要试着将他砸碎。”白夕羽有些无奈的说道。

    洛鸣笑了笑,取出了一块金属,红色的火焰在他手上闪烁出来,金属开始融化,最后化为了一面金灿灿的面具。

    洛鸣走到了那具肉身之前,将面具戴在了那具肉身之上。

    众人都点了点头,白夕羽说道,“这肉身……以后就称呼他为面具人吧!”

    众人都点头,对这面具人感觉到了无奈。

    几人也不再迟疑,再度催动神光台,向着奎宿星赶去……

    众人一直赶路,也不停歇,那肉身被众人直接排斥在了神光台之外,但是,每一次这面具人都以肉身撕裂虚空,再度追了上来。

    星空裂开,几人再度走出了星空。【愛↑去△小↓說△網w  qu 】

    “前面就是奎宿星了,再来一次穿梭,就可以到达奎宿星了。”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天梯路,我们终于要回去了。”

    “回去?小子,你是在做梦么?”一道邪恶的声音传来,声音之中蕴含着极其纯正的邪恶,让人惊悚。

    此时,白夕羽等人已经催动了神光台,就要前往奎宿星,但是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身躯一颤,惊呼一声,“血浮屠!”

    这是血浮屠的声音。

    血浮屠的事情不过就发生在前些日子,他们如何能够忘记血浮屠的声音?

    就算忘记了血浮屠的声音,也无法忘记这一股邪恶的气息。

    神光台周围的星空被定住了,本该传送出去的他们直接被从虚空之中拉了出来。

    一道血红色的人影出现在众人前方,一张脸如同刀砍剑削,轮廓分明,嘴角浮现一丝阴冷的笑意,双眸淡漠,看着众人,如同高高在上的天神在看着芸芸众生一般。

    “血浮屠!”白夕羽大喝一声。铿锵一声,天道之剑出现在右手,大道天碑出现在左手!

    白夕羽一步从神光台上迈下,喝道。“你们快走,我来拦住他!”

    “走?”血浮屠冷笑道,“虚空已经被我禁锢,你们已经独立出了大世界之外,还想以神光台离开?”

    白夕羽身躯一颤。戮仙剑等武器尽皆出现。

    洛鸣抓住了戮仙剑,项影儿抓住了血斩,蓝空尘握住了诛仙和绝仙断剑。

    每个人都如临大敌,死死地看着血浮屠,心里都有一个念头,貌似这一次完蛋了!

    白夕羽死死地看着血浮屠,心里却并未绝望,他淡淡的开口道,“血浮屠,我若是破开了你的禁锢。又该如何?”

    血浮屠嘴角浮现一缕戏谑的笑意,“破开禁锢的话,便让你们离去,又如何?”

    “好!”白夕羽身前陡然浮现出一道黑色的箭矢,上面闪烁出了一股恐怖的威压,冷笑道,“就让我以射日箭粉碎你的禁锢!”

    “后羿的射日箭?”血浮屠轻轻一笑,说道,“收起来吧,免得浪费……射日箭的确可以发挥出真尊的一击。但是又如何?我还在这里,会任由你的射日箭粉碎被禁锢的虚空么?”

    白夕羽一言不发,冷然看着血浮屠,冷喝道。“血浮屠,蚩尤真尊呢?”

    “死了……”血浮屠摊开手,手上出现了一些碎片,那是虎魄刀的碎片。

    众人心头蒙上一层伤感,为那一尊失败了的战神而感伤。

    他们的眼神坚定无比,死死地看着血浮屠。

    “蝼蚁们。居然还想妄图反抗本尊?”血浮屠戏虐的说道,“那么,就来试试吧!”

    “就算你比蚩尤真尊强大,但是蚩尤真尊被称之为战神,他是战神,就算你能战胜他,你也绝对受到了重创!”白夕羽大喝一声,大道天鹅比和天道之剑漂浮在虚空之中,他双手结印,化为了一片山河,山河运转,化为了一把长弓!

    “血浮屠,我要试试,就算你能接下这一箭,你会不会重创到无法行动的地步!”白夕羽弯弓搭箭,喝道。

    血浮屠轻轻一笑,白夕羽手上的长弓直接粉碎了,而射日箭也直接落到了血浮屠的身前。

    “本尊虽然重伤,那又如何?”血浮屠淡然一笑,“这射日箭的确能够伤到本座,但是,本座不给你攻击的机会,你又能如何?”

    白夕羽呆住了,他一把握住了天道之剑,指向了血浮屠,喝道,“那就正面战斗吧!”

    “哈哈哈!”血浮屠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说道,“就凭你们,也配与本尊正面战斗?”

    “哼!”白夕羽则冷笑了一声,“血浮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么?你是在怕,怕成长起来的我……所以,在我还未成长起来之前,你就要将我诛杀,等我战体大成,我必然会将你灭杀!”

    “屁话!”血浮屠冷喝一声,白夕羽顿时倒退出去,猛然喷出了一口血。

    血浮屠淡然开口,“自古以来,盖世战体出现了多少?但是又有谁能与我争锋?就算你战体大成,在我眼中,你也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

    白夕羽擦去嘴角的鲜血,喝道,“去死。”

    “大道天碑,镇压!”

    “天道之剑,斩他道果!”

    “天尊拳,粉碎一切!”

    白夕羽悍然出手,大道天碑快速变大,镇压时空,对着血浮屠镇压下去,天道之剑迸射出强烈的剑芒,斩向了血浮屠,他右手上紫芒闪烁,握拳对着血浮屠砸下!

    白夕羽施展出了他最为强大的攻击,大道天碑镇压时空,或许能够镇压血浮屠一段时间也说不定,而天道之剑是直接斩碎人身体内的道,粉碎其道心和原魂。

    天尊拳是他融合无数功法创造出来,其意义就是要超脱在天道和大道之上,自然有一种无敌的意味,仿佛能够粉碎一切,似乎要将横亘在眼前的一切尽数粉碎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