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强闯皇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着楚怀华的话语,白夕羽不由得摇了摇头,轻轻一笑,说道,“平等王,许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你个……”楚怀华训斥一声,突兀的张大了嘴。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白夕羽散去了水秘,恢复了真身,笑道,“好久不见你个头么?平等王,多年不见,你也学会说脏话了!”

    楚怀华脸色大变,一把抓住了白夕羽的胳膊,急促的问道,“真的是你?不是浩业那小子变化来骗我的吧,不对,气息是一样的,你……”

    “平等王,我就是我……”白夕羽微微一笑,挥了挥手,楚浩业和周绯雅落在了楚怀华的面前。

    “父亲!”楚浩业出现之后,环视一周,对着楚怀华躬了躬身。

    “楚伯伯。”周绯雅也恭敬的对着楚怀华躬了躬身。

    楚怀华此刻根本没有在乎这两人,他怔怔的看着白夕羽,突然笑道,“前辈,真的是你?”

    楚怀华的修为进境并不快,这么多年的修炼,楚怀华也不过才修炼到原魂境六重天罢了,与楚浩业的资质相差太远。

    “平等王,莫要叫我前辈!”白夕羽笑道,“这一次,我已经收了浩业为徒。日后,你就称呼我一声白老弟即可。”

    “当真?”楚怀华大喜,看向了楚浩业。

    楚浩业点了点头,楚怀华笑道,“好,那我就称呼你一声白老弟,只是,白老弟,你也不要叫我平等王了……曾经的名声,已经随风而去了……”

    楚怀华轻叹一声,显得有些落寞,有些迟暮……

    白夕羽同样轻叹一声,短短两百年的时光,物是人非啊!

    白夕羽拍了拍楚怀华的肩膀,说道。“楚大哥,我来见见你们,将浩业暂时先还给你……我要去皇宫之中。”

    楚怀华心神一跳,问道。“老弟,你要作甚?”

    “我的东西,总归要拿回来的……”白夕羽目光转动,看向了不远处的皇宫,眼中流露出一股杀意。

    “老弟。你要去夺回你的射日箭?”楚怀华有些震惊的问道。

    白夕羽点了点头,楚怀华急忙说道,“老弟,不要冲动,虽然不知道你现在修为如何,但是既然你见过了浩业,必然也知道那人是天脉境的修为。老弟既然想去,那必然可以对抗天脉境……”

    “但是,有一点不行啊!”楚怀华叹道,“为了对抗往生真尊。秦应和宁怜苍已经联合,靠着射日箭,才能将往生真尊暂且压制……”

    “无妨。”白夕羽笑了笑,“杀了宁怜苍,秦应不会与我作对,他还需要我帮他一起,震慑往生真尊……”

    “老弟,你果真如此自信?”楚怀华看到劝不了白夕羽,便开口道。

    白夕羽淡然一笑,“我一日之间。斩杀八名天脉境修士。五名天脉境修士最后催动破虚境的圣尊器,却依然被我斩杀……如今,我不过是面对两个天脉境,一件一次性的真尊圣器罢了……比起天梯路上的经历。差的太远了……”

    “如今,浩业已经被我送回……楚大哥,且在这里,静候消息!”

    白夕羽微微一笑,拉住了周绯雅的胳膊,说道。“绯雅,我们走,且看我为你父母讨回这个公道!”

    白夕羽傲然大笑,带着周绯雅快速的向着皇城飞去!

    皇宫,已经是这世界上的最后一座皇宫了,象征着皇权,象征着中原皇室,象征着人族最后的一片庇护之地!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

    白夕羽带着周绯雅,直接冲向了皇宫之中。

    宫墙之上,数十条人影跳了出来,大喝一声:“何方宵小,竟然敢擅闯皇宫!杀无赦!”

    随即,更多的人从皇宫墙头上涌了出来。

    白夕羽淡淡的一笑,说道,“绯雅,一会儿大战,我未必能够顾忌到你。我将弥罗塔暂时给你,上面蕴含了我的原力,你将弥罗塔放在身前,足以抵抗这里天脉境的攻击!”

    白夕羽取出弥罗塔,交给了周绯雅,看着那无数的箭矢,冷笑了起来,这些箭矢都是一些法器,蕴含着原力,但是,对于白夕羽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羽箭如瀑,倾泻而下,白夕羽背负双手,双眸射出两道紫芒,光束直接挥洒出去,撞进了漫天羽箭之中,砰砰砰几声响动,箭矢尽数湮灭,一些士兵也直接被白夕羽冲飞了出去!

    双眸眸光所过之处,轰隆一声,皇宫外墙倒塌了几十丈……

    白夕羽不曾出手,仅凭一双眼睛,却也摧枯拉朽,几乎在一个接触的碰面之间,皇宫守卫这一方人,尽数被白夕羽击退,不过却也未死!

    白夕羽立于虚空之中,怒吼道,“宁怜苍,给我滚出来!”

    白夕羽飘在半空,神色冰冷的看着皇宫内院。

    此话一出,震动了整个中原皇室。

    不少人从外面飞起来,看向了中原皇室,有些震惊。

    “何人敢如此大胆!”一个逆魂境八重天的修士从外面飞了过来,喝道,“臭小子,居然敢来中原皇室捣乱,还居然要挑战宁皇主的威严,简直是找死!”

    “与你有何干系?”白夕羽淡然开口。

    “宁皇主乃是吾等皇主,对抗往生真尊的高手,如何容得你欺辱!”

    “你这小子实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你是要背叛人族不成?”

    不少人飞了过来,一个个对白夕羽都是怒目相视,恨不得将他扒了皮。

    平等王看着天空,轻叹一声,“白老弟果然了得,吾不及也……”

    “臭小子,你不过是逆魂境七重天罢了,也敢对宁皇主出言不逊?”第一个飞过来的,那个逆魂境八重天的修士喝道。

    这个时候,皇宫之中也唰唰唰的飞出了十几道身影,这些人尽数都是逆魂境巅峰的存在。

    “闪开!”白夕羽看着围困在自己身前的那些人。不由得轻叹一声。

    这些人都是真心为了人族好,在他的神念之下,一切都无所遁形,这些人并非是为了拍马屁。而是真实的,为了人族。

    宁怜苍和秦应都是天脉境修士,是对抗往生真尊的最强高手,自然容不得其余人侮辱……

    “我不杀你!”白夕羽探出了手,大手快速的变大。直接将那个逆魂境八重天的修士一把抓住,扔向了一旁。

    那逆魂境八重天的修士无论怎么挣扎,都如同是一个小虫子,在白夕羽的压力下,无法脱身!

    皇宫之中飞出的那十几个人,脸色冰冷的看着白夕羽。

    一个人冷然喝道,“臭小子,你修为不错,莫要自误,速速离去……”

    “我不是来找你们的。叫宁怜苍滚出来见我!”

    白夕羽话语依然很平淡,但是此刻听到众人的耳中,却如惊雷一般在震动,似乎眼前这个平静的白衣男子,宛若一座高山,一片天地,需要他们来仰视。

    “阁下也太狂妄了吧!”一个中年男子冷冰冰的说道,“你虽然修为不错,但是也仅仅是不错,我们这些人。任何一个,都能轻易将你拿下……”

    “我说了!”

    白夕羽不屑的冷哼道,“让宁怜苍滚出来见我!”

    “你实在是大胆!如此狂妄,我要教训你一下。”

    中年男子张口吐出一面紫金盾牌与一杆血色的长矛。向着白夕羽冲来。

    白夕羽神色冰冷,伸手一指,一道紫色流光直接破空而去,轰然砸在了中年男子身上,那名中年修士当场发出一声惨叫,紫金色的盾牌瞬间被切成两半。那杆血红色的长矛也已断为两截,其胸腹几乎被彻底剖开,他当场坠落了下来,鲜血汩汩而流。

    白夕羽并没有伤害他的原魂,仅仅是伤了他的肉身而已!

    “我本就想打进去!”白夕羽冷喝一声,移形换位,冲入了那十几个逆魂境巅峰的修士之中!

    白夕羽并未下死手,催动风秘,化为一道紫芒,霎时间,惨叫声相继传来,白夕羽一拳一个,将那十几个逆魂境巅峰的修士尽数砸到了地上,肉身破损不堪。

    “哼!”

    一道冷哼声传来,一个棕色的身影快速从皇宫之中冲了过来,这是一个难以看清年岁的老人,须发皆白,但脸色非常红润,可谓鹤发童颜。

    “是他?”白夕羽心里有些讶异,此人乃是天圣宫的一个高手,当初他与此人也是见过的。

    当初战天塔出世,有三个原魂境的修士赶过去,这人就是当年的那个原魂境修士。

    只是,两百年的时光,他也踏足到了逆魂境的巅峰了……

    也许是因为与异族的战斗,与往生真尊的战斗,让他在战斗之中不断的突破的吧。

    只是,白夕羽却还记得,当初与此人一起的,还有三人,如今,或许仅剩此人一人了吧。

    还记得他和月依雪进入天圣宫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个人,当时月依雪一句给我下去,这人就直接被月依雪压落到了地上。

    老人体内飞出一个紫金葫芦,紫光灿灿,在天空中快速放大,紫金葫芦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向前压落而去,流转出蒙蒙紫雾,砸向了白夕羽。

    白夕羽神色冰冷,喝道,“看在你是故人的份上,不伤你分毫!”

    白夕羽脚步在虚空一踏,直接冲了过去,猛然伸出了一只手,直接抓向了那只紫金葫芦,他的手快速的变大,一把将葫芦抓了下来,硬生生的将葫芦的威力镇压,风秘运转,快速的来到了老人身前,一把抓住了老人的脖子!

    老人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看着白夕羽,突兀的一个哆嗦,“是你?”

    白夕羽松开了手,“自然是我……”

    “太好了!”老人惊喜的说道,“你妻子呢?”

    白夕羽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老人,冷笑道,“别给我转移话题,今日,我来找宁怜苍!”

    “宁怜苍,还不出来么?”白夕羽怒喝道,“给我滚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