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生生砸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没错,就是你死,我活!”宁怜苍冷笑了起来,“我会让你知道,至尊体一脉,究竟有多么强大!”

    “嘿嘿!”白夕羽嗤笑一声,“连血浮屠都差点死在我的手上,就凭你?”

    宁怜苍脸色一变,倒退两步,不敢置信的看着白夕羽,喝道,“放屁,老祖实力强悍,如何……是了,定然是你身后的真尊出手了。【偷香】”

    “想不到,当年被先祖一招打伤的那个女子,居然能够重创老祖!”宁怜苍摇了摇头,笑道,“但是,要重创老祖,她必然也会受到极大的重创,甚至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宁怜苍一脸玩味儿的看着白夕羽,想要看到白夕羽愤怒的表情。

    白夕羽却笑了,笑的非常开心,他的双眼很真诚,他淡淡的开口道,“宁怜苍,你想的太多太多了……血浮屠被打碎,仅余下了一缕真灵,嘿嘿……今日,我会彻底将你打爆!”

    “天尊印!”

    白夕羽大喝一声,双手结印,化为天尊印,手持一片宇宙,向前拍来!

    宁怜苍大喝,身上五彩光芒爆发,化为混沌,攻杀白夕羽。

    白夕羽冷然大笑,天道之剑猛然劈下,剑芒冲天,直接将混沌劈碎,天尊印压在了宁怜苍的身上!

    宁怜苍再次遭受重创,五色神光熊熊燃烧,他的躯体又一次复原了。

    “轰!”

    宁怜苍被打飞,骨头断裂多处,身体几乎被打烂,浑身流淌五色血液,光华点点。

    天尊印与天道之剑配合,斩杀出去,摧枯拉朽!

    “怎么会?宁怜苍瞬间就落入下风了!”

    “至尊体是什么?”

    “血浮屠是谁?”

    秦应等人有些愕然的看着这一幕。

    “天道之剑本是我的天谴,凝聚了天道道则,而你们天脉境,本身就是凝练天道道则为天脉。可是在天道之剑下,一切道则都如同龙归大海,宁怜苍,今日。你必死无疑!”白夕羽大喝一声,一剑劈下!

    天道之剑,面对天脉境,本身就是摧枯拉朽的!

    宁怜苍再度重伤,倒退出去!

    “不好!”秦应脸色一变。他实在是想不到,刚才还不相上下的两个人,突兀的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而且,他们能够感受到,宁怜苍分明是解开了血脉的力量,实力再度提升不少,但是现在……

    秦应盯着白夕羽手上的天道之剑,能够感受到,这把剑,给了他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手下留情!”秦应快速的冲了过去。对着白夕羽喊道。

    白夕羽一剑劈出,将宁怜苍崩碎在虚空,冷然看了秦应一眼,手上出现了大道天碑,霎时间,大道天碑变得巨大无比,直接镇压出去!

    秦应脸色大变,全身原力调动,瞬间使出了全力,要挡住大道天碑!

    然而。大道天碑落下,镇压诸天,秦应顿时静止在了虚空之中,跟在他后面飞过来的十几个人同时脸色大变。要上前将秦应拯救。

    但是,他们进入大道天碑的范围之内,也尽数被镇压在了那里。

    这个时候,宁怜苍刚刚凝聚身体,白夕羽则做完这一切,再度一剑劈出。天道道则闪烁,劈碎了宁怜苍的身体!

    “你还有什么手段吗?不然没有机会了!”

    白夕羽向前紧逼,紫色血气化形,冷然开口。

    “你个混蛋,仗着一把剑,居然要来杀我!”

    宁怜苍怒吼,在这一刻,宁怜苍的气质变了,一种舍我其谁的独尊姿态展现了出来,黑发凌乱,眼眸深邃如星空。

    “轰”

    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机发出,星空之中出现滔天的波动,如远古的邪神出现在世上。

    在他的头顶上空乌光闪动,快速交织化成一个血色的瓶子,逐渐清晰与坚固,仿若永世不朽。

    那个瓶子,带着一股吞噬的力量,仿佛要将一切都给吞噬掉!

    宁怜苍如同一尊神魔一样,有一种恐怖的波动扩散开来,他静静的立身在虚空,眸子无比的空洞,吞噬人的心神。

    宁怜苍双手合印,高举过顶,那黑色瓶子顿时爆发出极度恐怖的气息,无穷杀机在这一刻如洪水爆发,白夕羽觉得有万刀剔骨,被这瓶子对上后,浑身欲裂。

    “吞天瓶!”宁怜苍喝道,“我炼化了你!”

    “那你吞吧!”白夕羽冷然看着宁怜苍,冷笑道,“我让你吞个够!”

    另一块大道天碑出现在虚空,白夕羽催动起来,霎时间,大道天碑猛然震动了起来,无数混沌符文从大道天碑中飞出,一个个符文飘荡,组合,在虚空中组成一条道路!

    这条路,完全是混沌符文组合而成,而在道路上,同样有着无穷的符文飞出,不断的向前落下,将道路延伸的越来越长,不知道通往何处!

    接下来,一股浩瀚渺渺的气息扑面而来,古老、狂暴、庄严、神圣、恐怖、暴戾种种气息同时涌动而来!

    宁怜苍此时刚刚将吞天瓶对准白夕羽,顿时将这一股股气息吞噬了进去,霎时间,宁怜苍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无边的血海,耳边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厮杀声,仿佛有人在开天辟地,有恶魔在其中飞舞,无数鲜血汇聚成海,尸体堆积如山!

    无数的时空浮现,一个个破碎的时空出现在混沌之路的尽头,恸哭声,呐喊声,喝骂声,厮杀声,纷纷传来,那是一片破损的时空,那里的一切,都透露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宁怜苍疯狂的大吼起来,整个人都迷失了,双眸血红,似乎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白夕羽直接一剑劈下,趁将宁怜苍的天脉劈碎,将其修为打落下了天脉境。

    “给我去死!”白夕羽伸手一抓,大道天碑来到他的手上,他手持大道天碑,疯狂的对着宁怜苍砸了下去!

    轰!

    白夕羽仿佛狂暴了一般,疯狂的砸着。根本不在意什么招式,就是要活生生的将宁怜苍砸死!

    “混蛋!”大道天碑被白夕羽收起,那股暴戾的气息消失了,宁怜苍方才回过神来。顿时怒吼起来。

    他瞬间就感觉到,他的天脉被打碎了,他掉落下了天脉境,而白夕羽现在做的一切,分明就是凡人之中街头混混的打架状态!

    我就是要活生生的砸死你!

    这就是白夕羽这一刻表现出来的念头。

    “啊!”

    宁怜苍惨嚎了起来。他如今被打下天脉境,自然更不是白夕羽的对手了,白夕羽疯狂的砸着,任凭宁怜苍疯狂惨嚎,他依然一板砖一板砖的砸着他。

    “当初你抢夺我的射日箭,害死了我表弟,现在,你恐怖了么?”

    “我能想象,我表弟他们死亡的那一刻……宁怜苍,你死定了!”

    白夕羽疯狂怒吼。

    而这个时候。宁怜苍陡然想起了这件事来,大吼一声,手上猛然出现了射日箭,射日箭上金光闪烁,他将射日箭当成剑,向着白夕羽砸去!

    “白痴!”白夕羽大吼一声,伸手一抓,另外一块大道天碑也解除了镇压,飞到了他的手上,而后直接对着射日箭拍了下去!

    射日箭的威力还尚未爆发。直接被大道天碑镇压了下去,而后白夕羽手持另一块大道天碑,疯狂的砸了下去!

    “我砸死你!”

    白夕羽疯狂的砸着,不靠任何力量。仅凭肉身力量,疯狂的砸着……

    白夕羽已经彻底疯狂,根本不在乎宁怜苍如何攻击自己,他只知道,不断的砸下去,砸下去。继续砸……

    “你居然以射日箭来对付我?忘记了么,射日箭是我给予小四的,射日箭本身就是我的东西!”

    “更何况,我以射日箭对付过血浮屠,我会不知道射日箭如何么?”

    “射日箭是要射出去,才不是什么刺出去,白痴!”

    “就因为射日箭,你害死了小四和弟妹,我要你死!”

    白夕羽怒吼,疯狂的砸着。

    轰!

    宁怜苍的身体被他生生的砸碎在虚空,化为一滩肉泥,白夕羽大喝,继续疯狂的砸着……

    宁怜苍的身体彻底湮灭,但是再度重组,而后再度被白夕羽压着,一顿狂轰乱砸!

    白夕羽收起大道天碑对抗射日箭,导致秦应等人脱了镇压,每个人都有些惊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这是要多大的仇恨,才能做到这种地步?”一个逆魂境巅峰的修士战战兢兢的说道。

    “仇恨……”秦应叹道,“他说过了,那是他最后的亲人……就因为这一点,所以,他对宁怜苍的仇恨,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们去帮忙么?”一个逆魂境巅峰的修士战战兢兢的问道。

    秦应苦笑了起来,“帮忙?怎么帮?我们过去,就会被直接镇压,你告诉我,我们怎么去帮忙?”

    众人对视一眼,同时苦笑起来。

    秦应说的不错,之前他们有信心可以拯救宁怜苍,但是刚才的大道天碑镇压了他们,让他们彻底震惊,他们根本没机会从白夕羽手上将宁怜苍救出来……

    “可惜了,若是他们二人并无仇怨,合我们三人之力,也许,能够对抗的了往生真尊也说不定……”秦应叹息一声,“真是可惜了……”

    众人都沉默了,轻轻的摇了摇头,因为以这两人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不死不休,就算今日救下,他们也不可能日后联手的……

    “宁怜苍,给我去死!”白夕羽怒吼,疯狂的砸了下去,将宁怜苍砸碎在虚空,他也恢复了一丝神智,冷然看着宁怜苍,喝道,“血浮屠只剩下一缕真灵,而浑天已经死亡,宁怜苍,你既然是至尊体一脉,那你,也该去死了!”

    白夕羽手持大道天碑,再度砸了下去,他身上原力闪烁,生命精气冲天,这一次,不仅仅是要虐待宁怜苍了,白夕羽是要彻底将宁怜苍从这个天地之间抹除!

    大道天碑快速的镇压了下来,将宁怜苍砸碎在虚空,而后原力爆发,将他的原魂彻底轰碎!

    宁怜苍彻底死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