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回角宿,入葬魔禁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好了,不理解的话,那就不用去理解了!”

    白夕羽笑了笑,“我们走,去角宿星!”

    白夕羽催动了神光台,冲入了茫茫星空之中……

    他们在星空之中飞行了数十日,方才回到了角宿星。

    “这就是师尊你修行路起步的星球么?”楚浩业问道。

    白夕羽点了点头,轻叹道,“好久不曾回来看看了……走,我带你们去白家!”

    两人点了点头,白夕羽抓着两人,飞快的向着东荒飞去。

    以他现在的修为,不过一刻钟,他们就回到了东荒,回归了白家。

    前方是一片秘境,门阙也漂浮在空中,云蒸霞蔚,更有一些岛屿悬挂,垂落下银色的瀑布,看起来很瑰丽。

    说是世家,不如说是一个世外桃源来的更贴切。

    “白家到了……”白夕羽看着前方,淡淡的开口道。

    “来者何人,可是要来拜访我白家?”

    守卫很是尽职,询问白夕羽三人。

    白夕羽轻轻一叹,说道,“白起祖父还好么?靖宇大哥现在如何了?白家现在已经是易云做家主了吧……”

    那两个守卫顿时一怔,一个守卫骇然问道,“您是白夕羽小祖?”

    白夕羽轻轻点头,“是我!”

    “是,没错,与老祖白起一模一样,只是气质不同,所以我们才没认出来!”那个守卫点头哈腰,“小祖见谅,就算您是小祖,我们也要先去通知家主。”

    白夕羽点了点头,示意此人去通知家主。

    这里是白家,算得上是他最后的血脉亲人了……

    这是白起的后人,他们彼此都是同出一脉,虽然血缘关系比较浅薄,但是也算是一脉同源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所以,他不会用神念去查探白家。

    不一会儿。前方浩浩荡荡的冲来了几个人!

    这些人冲出宏伟的山门,为首一人,却是熟人,赫然正是白易云。

    “小祖。真的是您回来了?”白易云看到白夕羽,急忙就要跪下去。

    白夕羽扶住了白易云,笑道,“不是我回来了,还能是谁?”

    当!当!当!

    悠扬的钟声响起。响动了足足十八次,钟声绵长,划破了白家的宁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现,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小弟,你回来了!”

    白靖宇哈哈大笑,飞了出来,拥抱了一下白夕羽。

    后面还跟着的人,赫然正是白靖宇的后辈。也都是白家的掌权者。

    “见过叔叔……”

    “见过叔祖……”

    不少人对着白夕羽躬了躬身。

    白夕羽轻轻一笑,率先对着一个中年人躬了躬身,“小侄白夕羽,见过大伯。”

    此人赫然正是白起之子,白鸣空。

    “小羽,你回来了就好。”白鸣空笑了笑,“你回来了,倒是一件盛事……天梯路不是说,要归来的话,至少也要天脉境的修为。当然了,放弃天梯路也是可以的。”

    “你现在是不走天梯路了,还是已经突破到天脉境了?”白鸣空笑着问道。

    白夕羽轻轻一笑,傲然的说道。“我已经突破到天脉境了。不过,离开天梯路之前,我并未突破到天脉境,而是我已经打遍天梯路无敌手了……所以离开了。路上偶遇机缘,突破到了天脉境!”

    白家的人顿时惊骇的看向了白夕羽。

    天脉境……

    想当初在琉璃宫开启百族盛会的时候,人族还没有天脉境的修士呢。被八个太古遗族的后裔逼迫到了困境,而后才出现了凌苍府的府主和孙悟空两个天脉境的修士。

    至于那蓐收,本身是一缕残魂,倒是不算的上是天脉境的修士。

    如今,白家也有人突破到了天脉境了么?

    而且,还是横扫天梯路无敌手?

    天梯路可是无数天才试炼的道路啊,能够在其中脱颖而出,岂非是说,白夕羽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之中,已经可以在宇宙之中成为最强者了?

    十荒战体,果然恐怖。

    不少人心中暗道。

    “小祖,二弟现在如何了?”白易云突然问道。

    白夕羽笑道,“易风现在被人称之为白帝,是天梯路上年轻一辈的至强者之一……”

    “我角宿星出去的几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称号,在天梯路上打出了属于自己的威名!”白夕羽耸了耸肩。

    白家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

    “好,易风也安全,足够了。小羽,来,我们回家!”白鸣空抓住了白夕羽的胳膊,笑道,“小羽这一次归来,倒是带给我白家不少好消息啊……呵呵,横扫天梯路无敌手,而且踏足了天脉境……”

    “绯雅,你过来!”白夕羽对着周绯雅喊道,“你称呼大伯为……大爷爷吧……这是你的大伯父……”

    白夕羽为众人介绍了一下周绯雅和楚浩业。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白家的人知道周绯雅的身世之后,不由得感慨了一会儿,若是从血脉来看的话,这周绯雅倒是与白夕羽的血缘关系最亲了。

    接下来,他们回到了白家,白家摆下宴席,为白夕羽接风洗尘。

    白夕羽归来的事情也传了出去,整个角宿星也有些轰动了,当年白夕羽的一些事情被再度掀了出来……

    白夕羽当年大闹项家和凌霄殿的订婚礼,抢走了新娘子,而后大战凌霄殿,年轻一辈之中,从未战败过……

    而今,更是打遍天梯路无敌手,并且突破到了天脉境,自然是震动了角宿星。

    不少圣地和世家前来寻找白夕羽,询问他们的后人在天梯路之中的情况。

    北疆冰宫、项家倒是开心的离去了。

    而其余圣地和世家的人,白夕羽倒是也无法告诉他们太多信息,毕竟,他没有遇到过那些世家和圣地的人,也没有听到他们的名号响彻天梯路……

    就连曾经与他有仇的凌霄殿也来询问白夕羽,白夕羽没有厚此薄彼,也将金辰轩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凌霄殿。

    毕竟,他与金辰轩之间的恩怨,已经算是化解了……

    况且。应对未来的黑暗大劫,白夕羽也需要借助金辰轩的力量……

    就这样,白夕羽在白家停留了三日,这期间。他也知道,柳梦瑶也进入了天梯路。

    白夕羽不由得摇了摇头,他的弟子,现在除了一个楚浩业,都已经进入了天梯路。

    三日后。白夕羽离开了白家。

    这是一个小山谷,远处是连绵起伏的秀丽山峰,佳木葱茏。山顶近处是奇形怪状的岩石与苍劲的古木,还有水桶粗细的老藤如虬龙般盘绕,更有如茵的绿草与芬芳的野花,充满活力与生机。

    这里有花、有草、有藤、有树,表面看起来生机勃勃,但仔细观察却发现很异常,周围竟然没有任何动物。偌大的山体,听不到鸟叫兽吼。看不到蚁虫活动的痕迹,静到近乎死寂!

    这是葬魔禁地!

    葬魔禁地是角宿星的四大禁地之一,谁进谁死……

    就算当初异族攻入角宿星,占据了东荒,也同样是如此。

    为何葬魔禁地会成为禁地,白夕羽以前不知道,现在却是明白了。

    葬魔禁地存在着两个无上高手,一个就是八万年前的灭凤真尊,一个就是蚩尤真尊。

    蚩尤真尊不知道被什么侵蚀,会经常失去理性。而灭凤真尊原魂有缺,有时候会陷入沉睡,所以,一般来说。进入葬魔禁地的人,基本上会被发疯的蚩尤真尊灭杀。

    就算灭凤真尊当时醒着,只怕也不会阻止蚩尤杀人,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这里成为禁区。才会不让人打扰。

    只是如今,蚩尤真尊已经陨落,灭凤真尊虽然不会如同蚩尤真尊一般杀人,但是,多年留下的凶名,还是让无数修士不敢靠近。

    “晚辈白夕羽,求见真尊!”

    白夕羽来到了一片悬崖之处,对着悬崖之下躬身,朗声说道。

    “下来吧……”

    不一会儿,悬崖之下传来了一阵声音,一抹粉红色流光从下方飞上来,笼罩了白夕羽,将他带了下去!

    悬崖之下别有洞天,无尽的黑色雾气笼罩,其中一座古朴的宫殿矗立在其中。

    整座古殿由五色神玉祭炼而成,通体晶莹,光华闪烁,甚是神异,在其根基处刻有不少古老的文字,有的形如龙凤,有的酷似玄龟麒麟,古殿神光闪闪,透出出一股慑人心魄的磅礴气息,五彩神华缭绕,甚是不凡。

    一个美丽的女子端坐在宫殿之前,秀发飞扬,衣袂猎猎,丰姿绝世,如仙临世,秀发轻轻飘舞。

    月白衣裙衬托出她婀娜傲人的仙姿,肌肤莹白,如羊脂玉雕琢而成,她风华绝代,气质超尘,不属于这个世界,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随时会羽化登仙而去,超脱世外。

    她有一双星辰般明亮地眸子,那是一双美丽的瞳孔,清澈如秋水。

    “晚辈拜见灭凤真尊!”白夕羽对着灭凤真尊躬了躬身。

    灭凤真尊淡然开口,“无需如此多礼。不知道你此次来找我,所为何事?要知道,黑暗真尊劫即将来临,我要尽快修复伤势,希望能够镇压真尊劫。”

    “有两件事相求!”

    白夕羽恭敬的说道,“第一件事,就是请真尊为我解封此物!”

    白夕羽手上浮现了一把长弓,这是一把碧绿的硬弓,没有任何强大的气息,仿佛是最普通的一把弓。

    “后羿弓?你又有了机缘……”灭凤真尊感慨了一声,说道,“这后羿弓被封印了,也罢,我就帮你解封了吧!”

    灭凤真尊伸手一抓,后羿弓来到了灭凤真尊的手上,只见到一抹粉红流光覆盖了后羿弓,一股滔天的气息从长弓之上传荡了出来!

    灭凤真尊随手一挥,将后羿弓扔给了白夕羽。

    白夕羽接住后羿弓,心念一动,直接将其拉成满月状。

    在这一刻,十方精气如潮水一样向弓上汇聚而去,后羿弓在轻轻地颤抖,发出万丈光芒,如让这片山岭都一阵摇动,弓弦上出现一道神光,化成了箭羽,将要射出。

    白夕羽转过身子,对着高空一箭射了出去!

    霎时间,轰隆隆的声音响起,若是从高空向下看去,就能看到,一颗大如彗星的光束从地面上射了出去,将大气层都烧出了一个大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