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五百七十八章 白夕羽出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去死!”

    项天赐大喝一声,无穷的雷电汇聚而来,凝聚为一柄巨大的长刀,他放开了手,将手上的长刀与雷电长刀融合归一,他双手虚握,劈了下来,刷的一声,整片苍穹都被它劈开了,这一刀截断天地,唯有紫色的刀芒闪耀,成为唯一。

    好恐怖的气息!

    不少修士倒吸冷气,年轻一代之中不少人变色,项天赐不愧被人称之为雷帝,强大无比,只是,那蛇鳞魔能够对抗项天赐,更是让人不敢置信!

    “当!”

    长刀劈在了蛇鳞魔的身体上,发出铿锵的声音,无数雷电幻化出来,发生了大爆炸!

    此战,惊天地泣鬼神,蛇鳞魔使出浑身解数,项天赐更是杀到癫狂,披头散发,战血沸腾。

    蛇鳞魔心中叫苦不迭,他想不到,天荒阵营之中,居然有如此强大的高手!

    两人大战,八百个回合之后,一道刀芒闪过了虚空,照亮了永恒!

    噗!

    接着,紫色刀光一闪,劈断天穹,而蛇鳞魔也在这一刀之下被拦腰斩断为两截,鲜血洒落。

    “去死!天打雷劈屠真龙!”

    项天赐得理不饶人,疯狂出手,以雷电将蛇鳞魔的灵魂彻底灭杀!

    “赢了?”

    天荒阵营这一方不少人有些发怔,而后才爆发出了疯狂的嘶吼声!

    “雷帝!”

    “雷帝!”

    不少修士歌颂项天赐的名字。

    “下一个!”

    项天赐神色肃然无比,喝道。

    只是,熟悉他的人,比如说白易风和项影儿,他们都看出来了,项天赐战胜蛇鳞魔,已经动用了全力!

    若是异族年轻一代的前三强出手,项天赐必然无法抵抗!

    三百年了,他们不断的与魔族战斗,自然知道。魔族的战力要比同境界的人族和妖族强大不少!

    白易风等人急忙开口,要项天赐退下来。

    白夕羽眼神闪烁,他已经知道了这里的规则。

    总的来说,这一次气运之争。每一方只会出十人,十人之后,哪一方十人先败了或者是死了,就算哪一方失利了,代表这一方气数已尽……

    战胜者可以继续挑战下面的人。而同样的,获胜者也可以下去休息,等休息够了,也可以再度出手!

    同样的,战胜者这一方,可以退下,也可以指定一个修为比自己弱的人接替自己。

    不过,这一条规则完全就是废话,任何人都知道,来到这里的。都是天之骄子,虽然可以指定一个修为比自己弱小的人,接替战斗,但是,谁会这么做呢?

    既然修为比自己弱,那战力肯定也会比自己弱小,既然如此,又何须指定?

    “项天赐,退下!我来!”

    白夕羽猛然开口喝道。

    刷!

    不少人都转头看向了白夕羽,待发现白夕羽乃是天脉境巅峰的修为的时候。都有些愕然,但是更多的人带着一丝佩服之色。

    在他们看来,白夕羽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项天赐恢复一下……

    “羽哥?”

    “夕羽?”

    “白兄?”

    “小祖?”

    这一刻。项影儿等人都看到了白夕羽,同时惊呼出声。

    “哈哈哈,好!”项天赐大笑一声,“我退出,我指定他,来接替战斗!”

    项天赐伸手一指白夕羽。【愛↑去△小↓說△網w  qu 】

    白夕羽淡然一笑。冲天而起,来到了项天赐身旁,拍了拍项天赐的肩膀。

    “你个臭小子,你去了什么地方?三百年不见了,影儿还以为你……三百年了,你怎么还是天脉境巅峰?”项天赐蹙眉问道。

    白夕羽笑了笑,说道,“怎么,天脉境巅峰不够么?”

    项天赐轻哼一声,“不知道,对于你而言,什么修为貌似都不重要……”

    “为什么不用火秘?”白夕羽询问道。

    他看得出来,项天赐与蛇鳞魔一战,完全没有动用火秘,只是靠着本身的战力!

    “破虚境之后,火秘失效了!”项天赐开口道,“不仅仅是我,影儿他们,突破到破虚境之后,火秘失效了!我想,这与破虚境法力无边的境界有关吧!”

    白夕羽一怔,蹙了蹙眉,对于这一点,他保留意见。

    他在封神台之中,与鸿钧道祖大战,鸿钧道祖分明就是破虚境的修为,而且,明明可以动用火秘的!

    虽然现在火秘提升的战力保持在了固定值上,但是,火秘还是可以动用的啊!

    “好了!”白夕羽拍了拍项天赐的肩膀,说道,“一会儿再和你们说话,等我横扫了魔族的混蛋们再说!”

    项天赐撇了撇嘴,冷哼一声,快速的落了下去!

    “他是谁?”

    “雷帝项天赐,白帝白易风,血帝幕浩瞳他们,似乎都认识这个人啊!”

    “但是,他仅仅是天脉境巅峰啊……”

    “这人是打算牺牲了!”

    不少修士心里感慨了一声。

    出于此同时,命运轮盘再度旋转了起来,两道光芒闪烁,一道光芒落到了白夕羽的身上,而另外一道光芒则落到了一个年轻人的身上!

    这个年轻人,一身绿色,带着一丝杀意,走了出来,冷笑道,“居然指定一个天脉境巅峰的家伙出战?”

    “你们天荒是不是没人了?”

    这个年轻人冷笑了起来,绿色的脸颊有些扭曲,带着一抹狰狞之色,冷笑道,“接下来,我一人横扫了你们所有人!”

    “雷帝项天赐,我给你机会,尽快恢复,而后,我等着杀你!”

    这个青年人冷然开口,“魔族年轻一辈之中,天榜排名第六,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螳狼!”

    “的确是一只螳螂!”白夕羽双眸散发紫光,看透这个青年人的原型。冷笑道。

    这青年人本体乃是一个上本身为螳狼,下半身为人形的生物。

    “混蛋!”螳狼大喝道,“敢侮辱我名字的人,都死去了。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夕羽的手臂微微颤抖,嘴角浮现了一缕狂暴的杀意!

    之前的几次战斗,他都看到了,洛鸣差点被杀。陆烟儿和周岚几人尽数被斩杀,魔族这一方气焰滔天!

    况且,这是命运轮盘的选择,是气运之争!

    白夕羽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在那个天脉境修士的脑海之中知道了一切!

    那命运轮盘是一个奇异的宝物,与天荒这一方的大罗天盘一般,不知道从何处而来,但是每一次气运之争,天荒这一方败了,那么。魔族的铁蹄必将践踏这一方宇宙,将会有无数的生灵死在这一场浩劫之中!

    可若是魔族那一方败了,也不过只是代表天荒一方气数未尽,还能阻拦魔族一段时间!

    对于这一种冥冥之中的命运而言,白夕羽很是不爽,但是,不管如何,他都要胜!

    最起码要给天荒这一方的修士,留下一个希望!

    “今日,我一人杀你们全部!”白夕羽淡淡的开口道。“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对我杀一双!”

    “哈哈哈!”螳狼大笑起来,身躯闪烁着冰冷的绿色光泽,猛然冲了过来。手臂如同天刀,猛然劈了下来!

    “来!”

    白夕羽猛然出手,直接一拳轰了出去!

    螳狼时候手上的光芒璀璨无比,照亮了天宇,向着白夕羽斩去,如地狱出世。

    “下一场我来!”天荒这一方。一个破虚境的修士咬牙切齿的说道,“必须要为雷帝争取恢复的时间!”

    不少人都心生悲意,没有人认为白夕羽能够抵抗!

    白夕羽身躯笔直,拳头上闪烁出一道炽盛的雷光,击在螳狼的手臂上,霎时间,凛冽的刀芒与紫色的雷光同时炸开,天地几乎都要炸开!

    当!

    光芒耀眼,当平静下来之后,光芒消散,螳狼站在虚空之中,并无伤势,白夕羽同样站在地上,纹丝未动,并未受到冲击!

    白夕羽虽然现在是天脉境巅峰的修为,但是,实际上,他的生命层次已经达到了真神境界,要对付一个魔族,并不是什么难事!

    “挡下来了?”

    “好!”

    “天脉境巅峰居然挡住了破虚境的魔族!”

    “挡的好!”

    天荒这一方,不少修士大声喊道。

    一开始,他们不抱希望,但是看到白夕羽挡下这一招,震惊无比,但是更多的是喜悦。

    螳狼冷笑道,“很好,的确不错,难怪敢大言不惭!可惜,你遇到了我!”

    “太弱了!”白夕羽摇了摇头,淡淡的开口!

    “你!”螳狼顿时气得脸色发白,绿色的脸颊有些发白,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他不过是试探一下,白夕羽挡了下来,居然还讽刺自己太弱了,这根本就是不将自己放在眼中!

    螳狼怒吼,身躯快速变化,他决定,要以最强大的力量,直接将白夕羽击碎,方能消除心头的怒火!

    螳狼身躯变化,上半身化为螳螂,下半身依然是人的形态,怒吼一声,两只螳螂刀向着白夕羽劈了下来!

    “我说了,太弱了!”

    白夕羽猛然探出两只手,迎向了螳狼的两只螳螂刀!

    “找死,居然敢以肉身相抗,我切断你的手臂!”螳狼怒吼一声,继续劈下,凶气滔天!

    当!

    两只螳螂爪直接被白夕羽的双手抓住,他双眸射出两道紫光,喝道,“我再说一次,你太弱了!”

    白夕羽大吼一声,手臂猛然用力,咔嚓一声,他生生的将两只螳螂爪给撕了下来,而后一脚将螳狼踹了出去!

    “啊……”

    螳狼大吼,他的两条手臂被撕裂,鲜血汩汩而流。

    他难以相信,他的肉身强大无比,居然在与肉身的碰撞之中,落在了下风,他实在是不敢置信!

    “好!”

    “斩的好啊!”

    “杀了他!”

    天荒这一方的修士同时怒吼了起来,他们憋屈了很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有个雷帝项天赐战胜一人,如今,再度见到白夕羽居然生生撕下了螳狼的手臂,所有人都沸腾了……

    “太弱了!”

    白夕羽爆吼一声,身形快速闪躲,追上了螳狼,一拳轰了下去!

    螳狼怒吼,双腿踢出,意图抵抗白夕羽!

    白夕羽不闪不避,一拳轰出去,将螳狼的两条腿尽数轰成了粉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