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五百七十九章 下一个!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夕羽轰碎螳狼的两条腿之后,快速的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螳狼,怒吼一声,直接将螳狼撕成了两半!

    “死吧!”

    他身上无尽的雷电之力猛然盘旋飞出,将螳狼的灵魂彻底灭杀!

    “杀的好!”

    “痛快啊!”

    “天脉境巅峰斩你们破虚境二重天,谁说我们天荒无人?”

    “紫帝无敌!”

    围观的修士猛然怒吼了起来,其中一个修士突兀的喊出了紫帝的称呼。

    “紫帝?”

    天荒这一方,不少修士陡然看向了白夕羽,眼中闪过了一丝惊骇之色。

    这些修士,都曾经踏足过天梯路,也曾听说过十荒战体,紫帝白夕羽的名号!

    真的是紫帝么?

    不少修士看着白夕羽,白夕羽的样貌与数百年前的紫帝模样渐渐地重合,更有甚者,想到了项天赐等人的表情变化,更加确认了白夕羽的身份。

    “是他!”

    “当年横扫天梯路无敌手的十荒战体!”

    “斩杀至尊体,横扫一切,无人可敌的战体归来了!”

    “唯一真界结束之后,三百年的时光了,他终于来到了天荒!”

    “三百年,他的修为没有变化,但是,实力一如既往的霸道啊!”

    “紫帝无敌!”

    “紫帝无敌!”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修士疯狂的怒喊了起来。

    白易风等人对视几眼,面面相觑,心里不由得苦笑起来。

    对于白夕羽的出现,他们是震惊,是惊喜,只是,每个人心里还是有些落寞,三百年的时光,还是没有追上此人的脚步。

    修为已经超过,但是战力还是无法超越啊@!

    众人不由得都摇了摇头。

    “下一个!”

    白夕羽转过身子。看向了魔族一方,声音冷酷,带着无尽的杀意!

    “你太嚣张了吧!”一个青年冷然喝道。

    “不服,那就过来。杀你!”白夕羽声音简洁无比,杀意滔天。

    “你当我不敢?”

    这个魔族修士怒喝一声,就要冲来,可是,命运轮盘猛然旋转了起来。射出了两道流光,为白夕羽选择好了对手!

    这是一个年轻人,但是转瞬间,他就长出了八对手臂,四颗头颅,头上还有一对犄角,身上覆盖着一层金色的毛发,身上涌动出一股惊人的波动!

    “糟糕!”

    “居然是搏鼓,他不过是破虚境一重天,如何对抗的了这个家伙?”

    “这家伙号称紫帝么?天脉境巅峰。战力却超越了破虚境二重天,这太不可思议了!”

    “该死的,这一战,又要败了!”

    魔族一方的修士不由得有些焦急。

    搏鼓冲上来,霎时间,八对手臂直接接引,功法秘术层出不同,魔力浩荡了九重天!

    “哼!”

    白夕羽根本不曾躲避,直接挥舞拳头,一拳接着一拳的砸下去。粉碎一切攻击。

    “镇压啊!”

    搏鼓怒吼,身上魔气冲天而起,化为一座巨大的山峰,镇压了下来!

    “擎天印!”

    白夕羽冷笑一声。双手探出,猛然一番,一股紫色气息冲天而起,将这座黑色山峰挡了下来,宛若盘古开天辟地一般,傲然无比!

    “翻天印!”

    白夕羽双手猛然变化。那黑色山峰被他直接掀飞出去,而后,一只巨大的紫色手掌从天而降,拍在了山峰之上,压着山峰拍了下去,将搏鼓拍到了下方!

    “噗!”

    最后,搏鼓被白夕羽这一招直接打爆了,根本阻挡不住,整个人炸开,血雨洒落,虚空被染红。

    “下一个!”

    白夕羽转过身子,看向了魔族一方,冷然开口,杀意毫不掩饰。

    他说过,他要一个人来斩杀魔族的所有敌手,自然就要做到!

    周围的修士都安静了,短暂的安静之后,天荒这一方的修士再度沸腾,口中呼喊紫帝无敌!

    命运轮盘再度闪烁起来,为白夕羽选择了一个对手!

    这是个年轻人,一身白衣,丰神如玉,身材修长,算是一个绝世美男,他一步步的迈步,走上前来,随着他的动作,天地都在抖动,轰隆隆的作响,脚下的大地甚至都在龟裂,让人震撼!

    只是,白夕羽蹙了蹙眉,这个年轻人有些太娘娘腔了!

    “好!”

    “是昊峰侗,这一次,那个天脉境的小子死定了!”

    “年轻一辈排名第四,战力足以媲美破虚境四重天,那小子死定了!”

    魔族修士顿时呼喊起来,神采奕奕,仿佛此人可以瞬间将白夕羽斩杀一般!

    “遇到我算是你的不幸!”昊峰侗淡淡的开口道,“自废修为,饶你一命!”

    白夕羽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人族?”

    “是!”昊峰侗淡淡的开口,“但是,不要将我与你们这一方的人族相提并论!他们不配!”

    “是你才不配吧!”

    白夕羽冷笑了一声,“人妖一个,也敢以人族自称?”

    “人妖是什么东西?”昊峰侗微微有些发怔,询问道。【愛↑去△小↓說△網w  qu 】

    “哈哈哈……”天荒这一方的修士疯狂的笑了起来!

    白夕羽嗤笑了一声,笑道,“人妖就是一种雌雄难分,不男不女的家伙。”

    昊峰侗的脸色顿时铁青起来,怒吼了起来,“混蛋,你居然敢如此辱骂我?找死!”

    “好臭好臭……”白夕羽一脸玩味儿的笑道,“谁在放屁?”

    天荒这一方的修士再度大笑了起来。

    昊峰侗略微一沉吟,顿时明白,白夕羽是说他在放屁,他顿时怒吼一声,杀意冲天,涌动起来滔天的魔气,一拳向着白夕羽轰了过去!

    白夕羽冷笑一声,猛然握紧了拳头,紫霞一缕缕的环绕,同样一拳隔空轰了过去。直接将昊峰侗的攻击给打散了。

    “不男不女的人妖,今日我杀了你!”

    白夕羽怒啸了一声,身形直接冲天而起,向着昊峰侗冲了过去。杀意冲天。

    昊峰侗疯狂怒吼,迎击白夕羽,杀意无尽,他的气息比刚才浓烈了许多倍,虚空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这家伙很强!”

    在天荒修士的后方。那座天荒城上,有两个家伙看着战场。

    其中一人,额生三目,另外一人则是一只毛脸雷公嘴的猴子。

    正是杨戬和孙悟空二人!

    数百年不见,这两人也都踏足到了破虚境的境界,而且,至少是五重天以上!

    “他的战力虽然还及不上你我,但是也相差不大了!”杨戬感慨了一声,“十荒战体,果然恐怖!”

    孙悟空轻哼了一声。“他越恐怖,对我们越好。天荒之中,许久没有真尊坐镇了!”

    杨戬轻叹了一声,说道,“看气运之争吧……这一次,我们应该能胜。”

    孙悟空也不再说什么,看向了战场。

    战场上,昊峰侗一步踏出,天崩地裂,甚至连高空的星辰都陨灭了。可见他的怒火与威势是何等的猛烈,满头长发根根倒竖,如剑芒一般迫人,浑身魔气汹涌燃烧。他像是一个黑色的大火球,烧塌了宇宙,冲了过来。

    轰隆!

    他一拳挥动,日月星河跟着逆转,随着他的拳力而澎湃,激荡这片长空!

    白夕羽冷笑一声。“比拳?那就试试!”

    “轰隆!”

    天地间,霎时紫气滔天,白夕羽屹立在那里,黑发披散,眸子中绽放紫电,像是一尊古神般,拥有一种气吞山河,六合八荒唯我独尊的气概。

    白夕羽的手上浮现着紫色星辰,宛若一片星河被掌控在手中,对着昊峰侗砸了过去!

    轰!

    这个地方爆发了剧烈的大爆炸,光芒无尽,大地崩塌。

    魔族和天荒的修士尽皆倒退出去很远,震惊的看着两人的战场!

    光芒消散,白夕羽傲然站立在虚空之中,而昊峰侗却鲜血四溅,染红了大地。

    他的手臂折断了,差一点就要粉碎了,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白夕羽。

    “我说了,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白夕羽冰冷的声音响起,身上一条又一条的苍龙浮现出来,昊天剑诀施展开来,足足九九八十一条苍龙环绕他的身旁,白夕羽脚踩神龙,向前俯冲,如同君临天下的至尊,向前逼去!

    昊峰侗脸色大变,怒喝一声,他直接将自己几乎粉碎的手臂彻底粉碎,化为了一片无边的血海,而后,再度凝练出一条手臂,将这一片血海抓在手中,凝练成为红色的日月星辰,向着白夕羽拍来!

    血红色的日月星河在他手掌之间环绕,他仿佛手中握住了一片真实的宇宙,浩荡了天空。

    “轰!”

    两人撞击到了一起,血色光芒与紫色光芒同时炽烈起来,不少修士都脸色闭上了眼睛,不敢直视。

    轰!

    光芒消散,但是,两人已经杀到了一起!

    两人身上都涌动着无尽的能量,天地灵力混乱的汇聚而来,两人碰撞在了一起,大开大合,进行硬碰,期间有血液飞溅,有虚空轰鸣,有星辰粉碎,似乎这片天地都要彻底的破碎了。

    转瞬间,白夕羽与昊峰侗激战了上百招,剧烈硬撼,生死搏杀。

    噗噗的声音不断响起,血液飞溅,血洒虚空,带着一股疯狂的杀意,浩荡了九重天。

    最终,紫色与血色光芒绽放,鲜血四溅,昊峰侗的拳头被击碎,指骨飞出,肉皮碎掉,血雾腾起!

    白夕羽怒喝,疯狂出手。

    “噗”,昊峰侗的双臂炸开,成为血泥。

    “噗”、“噗”……

    趁此机会,白夕羽双目一亮,快速欺近昊峰侗身前,一拳一拳的轰击下去,响声不绝,白夕羽连出重手,掌指拳腿击出,昊峰侗的双腿、胸膛、头颅等一一炸开,碎骨飞起,血水四溅。

    白夕羽后退一步,眸光流转,神色冷漠,风采绝世,立身在那里,眼神如电,气吞山河,雄视八荒。

    “白痴!”白夕羽不屑的冷笑一声。

    一开始的近身战斗,这昊峰侗就差点被自己粉碎了手臂,后面还与自己近身战斗,完全是在找死!

    他的肉身,可是来自于未来的肉身啊,他的肉身强大,甚至超越了天尊的肉身!

    “下一个!”白夕羽冷然开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