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五百八十章 千古第一妖孽后裔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夕羽身躯傲然,有一种无敌的气势浮现,他冷冰冰的说道,“下一个!”

    魔族一方的修士沉默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白夕羽。

    “我还没死啊!~”

    天荒的修士正要欢呼,那无尽的血肉之中,一道光芒陡然闪烁起来,血肉重生,昊峰侗再度出现在了白夕羽的面前。

    “是女娲真尊的造化尊符?”

    “畜生,我们这一方真尊的造化尊符,居然被魔族使用了?”

    “该死啊!”

    天荒这一方的修士同时怒吼起来。

    白夕羽看着昊峰侗,双眸突然有些茫然,他记起来了,当初他刚刚踏上修行路的时候,他去刺杀赵琳,当时的赵琳,分明被他刺穿心脏,但是却活了下来。

    当时他还对此不解,后来才知道,赵琳当时是靠着一块残破不堪的造化尊符才活了下来。

    造化尊符乃是女娲真尊蕴含造化之力而创造的,可以提供大量的造化之力,逆转生死……

    想不到,这昊峰侗手中居然也有一块。

    “好,那就再杀你一次!”

    白夕羽傲然开口!

    昊峰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脸色缓和了起来,甚至,他的嘴角还有了一丝微笑,但是,他身上的杀意却更加的浓烈了起来。

    他伸出了右手,一缕魔气在他手上快速的涌动了起来,一柄黑色长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长枪枪身不知道由什么打造而成,通体黑色,闪烁着黑色光芒,看起来锋锐无比,倒是与弑神枪有些相似!

    昊峰侗伸手轻轻的抚摸着枪身,宛若在抚摸亲人一般,笑容平淡,带着一缕柔和的气息,“你逼我使用这噬魂枪,就算是死了。也足以自傲了!”

    “真尊圣器?”

    “魔族,你们居然使用真尊圣器?”

    “哼,这是气运之争,又没说不许使用武器!”

    “怪只怪你们天荒阵营底蕴太过单调了!”

    天荒这一方的修士和魔族的修士纷纷怒喝起来。

    真尊圣器?

    白夕羽双眸闪过了一丝精光。嘴角却浮现了一缕弧度,“动用真尊圣器,又如何?依然是一个人妖!”

    “去死吧!”

    昊峰侗愤怒无比,他一枪穿透虚空,枪尖平淡无华。没有一点力量波动,返璞归真,可真触及到前方时,却让白夕羽感觉到身上涌起了一股寒气,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些鸡皮疙瘩。

    到了破虚境,几乎可以完全发挥真尊圣器的威力了,几乎可以比拟一尊真正的真尊了!

    白夕羽冷哼一声,手上光芒一闪,血斩刀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直接一刀点出。以刀尖对上了枪刃。

    白夕羽身体陡然微微一震,向后退开了几步,他嘴角溢出了一缕微笑,“有趣,居然将所有力量压缩在一起,差点让我受伤!!”

    “真尊圣器?”

    不少人都动容了,天荒这一方发出欢呼,而魔族这一方,则有些难看了!

    刚才昊峰侗已经被白夕羽击败,靠着造化尊符逆转生死。活了下来。他使用真尊圣器本就是不占理,但是魔族一方的人,也不会在意,但是现在……

    对手居然也拿出了真尊圣器?

    “原来。你也有真尊圣器!”

    昊峰侗脸色平静无比,他手中噬魂枪一抖,一股奇怪的波动沿着枪杆蔓延了出去,那是一种绝世无匹的波动!

    在这一刻,整条黑色的长枪发出了一阵海啸般的声响,绽放出了炽盛的光!

    在枪尖处。成千上万缕乌光迸发,将这个地方彻底淹没了,白夕羽眼中只剩下了一杆黑色的神枪。

    “既然你动用了真尊圣器,就别怪我碾压你!”

    白夕羽冷下了脸,单手一翻,一块石碑出现在他的手上,而后快速变大,镇压了下来!

    “镇压诸天!”

    大道天碑镇压诸天,昊峰侗整个人猛然停滞了,就连攻击都顿在了半途,白夕羽手上一翻,又是一块大道天碑出现,砸了下去!

    “粉碎一切!”

    轰!

    昊峰侗的攻击直接被大道天碑撞得粉碎,而后连带着,将他的身体也撞成了粉碎。

    “怎么可能?”

    “是大道天碑!”

    “没错,是九大天尊的大道天碑,那家伙,居然拥有两块!”

    魔族一方的修士骇然的开口。

    “去死!”

    白夕羽大吼一声,手持血斩,冲了上来,无边雷霆在他身上爆发开来,将昊峰侗彻底斩杀!

    “自己找死,居然拿出真尊圣器!”

    白夕羽一把抓住了噬魂枪,大喝一声,全身原力蜂拥而动,将噬魂枪暂时镇压,猛然转身,喝道,“姚天星!”

    “来了!”

    姚天星大笑三声,从天荒这一方的人群之中飞了出来,笑道,“来!”

    白夕羽淡然一笑,将噬魂枪向着姚天星扔了过去!

    姚天星大笑三声,伸手接过,说道,“白兄,再接再厉,再弄几件真尊圣器!”

    白夕羽翻了翻白眼。

    天荒这一方的修士疯狂的吼叫了起来,带着漫天的欢呼声!

    魔族这一方则一脸愤怒,死死地看着白夕羽。

    “将噬魂枪交出来!”那个破虚境巅峰的魔族喝道。

    白夕羽嗤笑一声,“这是我的战利品,你们有何资格讨要?”

    “混蛋!”

    魔族的修士纷纷怒骂起来!

    “下一个!”白夕羽冷冰冰的开口道。

    命运轮盘再度旋转,两道光芒一闪,落到了白夕羽和魔族一方修士的身上!

    场面一时间有些沉寂了下来,一个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天荒这一方的修士有些蹙眉的看着这个男子,这个男子的修为与白夕羽仿佛,也是天脉境巅峰,这一战看起来,似乎是白夕羽必赢的局面,但是……

    不少人抬头看着天上的命运轮盘,难道这命运轮盘坏掉了么?居然选择天脉境巅峰的修士来出战?

    白夕羽会初战是因为项天赐赢了一局。而后指定白夕羽出战,而白夕羽出战之后,则不曾换人,所以。白夕羽以天脉境巅峰的修为可以站在这里!

    但是,魔族一方,凭什么会被命运轮盘选择一个天脉境巅峰的修士呢?

    “居然……是他?”

    “他被选中了,那个十荒战体死定了!”

    “是啊!想不到,居然会选择他出战……”

    “天荒宇宙。这一次,败定了!”

    魔族的修士似乎有些忌惮,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说话,不敢大声,但是这些话也还是传入了白夕羽以及天荒一方修士的耳中……

    白夕羽盯着这个青年,脸色有些变化不定,因为他从这个青年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你很不错,但是今日,你必死无疑!”

    这个青年淡淡的开口,声音虽然平淡。但是却蕴含着无尽的雷霆之音。

    他一身青袍,一头金发,如同黄金丝一般,发出灿烂而刺目的光辉。

    他的肌肤很白,如同羊脂玉石,面若刀削,有棱有角,一双瞳孔也是金色的,俊美异常,但是却不带有一丝阴柔。更多的是一种英气。

    “你是谁?”白夕羽凝重的问道。

    “年轻一辈之辈,第一人!圣宇峰!”青年傲然的开口。

    第一人?

    白夕羽微微蹙眉,就连天荒这一方的修士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以天脉境巅峰的修为,成为年轻一辈第一人?

    这……

    不少人看向了白夕羽。而后又看向了圣宇峰。

    本来他们以为,白夕羽以天脉境巅峰压制破虚境二三重天的修士算是个变1态,但是每想到,魔族这一方,居然也有一个变1态?

    这……

    不少人心神震动,同一个时代。见到了不同阵营的两个绝代天骄,这一战,必然是龙争虎斗。

    “圣宇峰?”白夕羽脸色凝重的看着此人,他的双手压抑不住的颤抖了起来,那是一股兴奋到了极点的感觉,他修行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同辈,甚至是同一境界的修士足以与他相媲美。

    而眼前的圣宇峰,修为与他相同,而且自己也从这个家伙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感觉,这说明,眼前这个青年,足够能与自己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他有些兴奋,兴奋的有些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很强!足以轻易碾压此地的所有天骄。但是,对上我,是你的错误!”

    圣宇峰淡淡的笑了笑,“你错了。你对上我,才是最大的错误。你的心在惊惧,一开始,你就怕了,你在颤抖,你会败给我!”

    “怕?”白夕羽咧嘴笑了起来,“我这是兴奋,兴奋的颤抖!”

    “哼!”圣宇峰冷笑道,“当年我祖上横扫你们这一方一切修士,年轻一辈天骄无人可与他相提并论,甚至以破虚境巅峰战胜过真尊境的高手,闯下赫赫威名。今日,我也要复制祖上的光辉战绩,横扫你们天荒宇宙的所有年轻一代!”

    “正好,你是十荒战体……”圣宇峰迈上前一步,杀意滋生,喝道,“我祖上夸奖过十荒战体,但是,十荒战体又如何?当年我祖上根本就不屑于与十荒战体动手,仅凭计谋,就让十荒战体身死道消。”

    “祖上虽然夸奖过十荒战体,但是并未真正的战过,那今日就让我来,见识一下这一代的十荒战体……”

    圣宇峰身上的气势节节升高,笼罩了整片天空。

    十荒战体?祖上?

    白夕羽脑海之中,一道莫名的灵光闪过,喝道,“圣无双是你什么人?”

    “大胆,居然敢直呼我祖上的名讳!”圣宇峰脸色冰冷,喝道,“今日,我就赐你一死!”

    “你居然是圣无双的后人?”白夕羽眼神凝重,但是嘴角浮现了一缕笑意,“哈哈哈!好,既然是圣无双的后人,今日我就将你斩杀!”

    白夕羽心里其实凝重无比,这凝重并非是为了眼前的圣宇峰,而是为了远在天荒另一边的圣无双!

    圣无双乃是千古以来第一妖孽,当年潜伏在这一方宇宙,修为高绝无比,曾经设计陷害十荒战体与灭凤真尊等人,让他们起了内讧,最终害的灭凤真尊心境不完美,蜕变过程中导致原魂有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