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零五章 修为尽毁
    大约一刻钟之后,白夕羽已经重塑肉身,恢复了巅峰!

    “圣无双,你到底要让我做什么?”白夕羽淡然问道。

    圣无双轻轻一笑,说道,“随我来吧……”

    圣无双伸手抓住白夕羽,直接破开虚空,消失无踪!

    “这就是我的目的了!”

    圣无双带着白夕羽来到了一处辉煌的大殿,大殿之上刻画着无数的阵纹,看着那些阵纹,白夕羽便感觉到,哪怕是真神也未必能冲进去!

    圣无双带着白夕羽进入了大殿,大殿的正中央有着一座巨大的铜炉!

    铜炉看起来很模糊,沉沉浮浮,被混沌包裹着,蕴有大道气机。

    “这是造化炉!”

    圣无双淡淡的开口道,“这是我成就天尊之际,炼化而成的造化炉!”

    “你到底要做什么?”白夕羽询问道。

    圣无双轻轻一笑,“造化炉分阴阳……我去阳,你去阴!”

    “什么意思?”白夕羽询问道。

    “我要吸取你一身的道果!”圣无双淡淡的开口道,“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是我!”

    白夕羽顿了顿,突然笑了起来,“圣无双,你要吸取我的道果?看来,你要超越天尊,成就圣尊之位,还差了不少啊!”

    圣无双也不隐瞒,轻轻的点了点头,“没错,我身怀魔族与天荒两种大道,虽然彼此之间相容相生,但是,却无法彻底将其融合归一!”

    白夕羽点了点头,他明白圣无双的意思,两种大道虽然彼此之间不排斥,被圣无双所掌控,甚至彼此之间还能相互叠加,就如同是水和油一般,可以混合。但是,酒依然是酒,水依然是水。

    只要经历蒸馏的过程,就可以分离出来!

    两种大道彼此之间虽然混合。但是彼此之间依然是泾渭分明!

    “你乃是十荒战体,是天荒宇宙数一数二的体质,天生契合天荒宇宙的道。而且,你本身掌控的就是天荒宇宙的大道,虽然仅仅是个雏形……我让你来到我魔族。就是希望可以用我魔族的大道为你洗礼,如此一来,你便可以成为缓冲剂,吸取你一身道果,便可以让我一身道法彻底相融!”

    圣无双淡淡的开口道。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好,我明白了。我答应过你,会全力配合你,我不会食言。”

    白夕羽明白为何当初圣无双要与自己做下那样的约定了。因为,若是自己不全力配合他的话,在抽取大道道则的过程之中,他若是选择自尽,那圣无双自然是什么都得不到!

    可是如今,他们做了约定,为了自己的爱人,自己的朋友,以及天荒宇宙的苍生,白夕羽只能选择全力配合!

    哪怕是在抽取道果的过程中晕死过去。他也不能选择自尽……

    “我知道!”圣无双笑了笑,“你我曾经也是知己,我对你很了解!”

    “知己么?”白夕羽看着圣无双,沉吟了一会儿。问道,“未来的我,不,对你而言,是过去的我。当年我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和你彼此之间成为知己。只是。到头来,你却偷袭了我……真是可笑,当年的我居然没有看出来,你是天荒宇宙的人!”圣无双笑了笑,“不过,真的很奇怪,按理说,你穿越回到过去,在时间的影响下,你应该不能干涉历史的发展,可是你偷袭我,似乎并没有付出什么代价……”

    “这一点,倒是一直让我想不通。而且,我现在非常怀疑,你会如何返回过去?我抽取你一身道果,你的修为就算是被彻底废掉了……但是,破而后立,却也是正常。但是,我若不给你机会呢?你又该如何穿越回到过去?”

    圣无双说到这里,眼眸之中也浮现了一丝疑惑。

    “我是一个挣扎在过去的人……每一次我挣扎,都以为我跳出了过去,但是到头来却发现,我依然只是挣扎在过去!”白夕羽抿了抿嘴唇,笑了笑,说道,“圣无双,开始吧。若是我真的会穿越回到过去,无论如何,我都要将你斩杀!”

    “只可惜,你还没有能力影响时间的连续性。我还依然活着。”圣无双淡然一笑,说道,“走吧,进去造化炉吧!”

    白夕羽点了点头,也不迟疑,为了天荒的苍生,为了他的爱人,他的朋友,他无论如何,这一次都要帮助圣无双了。

    造化炉内,白夕羽坐在其中,这里并没有任何炽热的感觉,反而有一种阴森森的气息!

    造化炉发出宏大的声音,振聋发聩,道韵弥漫,白夕羽听到了身体内发出的声响,发出卡卡的声音!

    那是他的道痕,他所走过的路,所铭刻的道正在破裂……

    “啊……”

    白夕羽大吼,这种力量太可怕了,让他浑身寸寸断裂,大道碾压,全面侵入其身体,这种痛苦,便是连他也忍不住了,嘶吼出声。

    轰!

    一片乌光腾起,要毁掉白夕羽的肉身,他一身的道果正在不断的被拉扯出去,向着他的对面而去!

    那里,是圣无双所在的阳炉。

    一刹那,白夕羽被乌光淹没,直接被撕裂了。

    借着,白夕羽的躯体再度重生,而后又在造化炉的大道碾压下断裂,再度重生,不断的重复着。

    白夕羽死咬着牙,心里默念地秘,希冀以地秘来稳固肉身!

    这的确是淬炼肉身的好办法。

    造化炉在拉扯他的道痕,要将他的肉身破碎,而他的肉身在一次次的破碎之中,不断的重生,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坚韧!

    白夕羽强迫自己不发出声来,承受着一次次的肉身毁灭的痛苦,以地秘和坤秘,不断的强化肉身!

    时间流逝,白夕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经历了多长时间,他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他的原力在不断的被削弱,他的道痕在不断的被抽离!

    而他能做的,就是激发肉身之力,以地秘坚固肉身。淬炼己身。

    但是,这种痛苦,以他的灵魂程度,也无法彻底忍受下来,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白夕羽直接晕了过去!

    在那密闭的造化炉中,他的道则被熬出,蒸腾而起,十分的凄艳,真正算是穷途末路了。

    他的皮肉开始被瓦解,流动着晶莹的光泽,那是他的原力,都蕴含着无尽的道痕!

    除了肉身之外,他的一切都被瓦解了,甚至到了最后。地秘和坤秘都已经无法施展,他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失去了所有的道则,除了一具强悍至极的肉身之外,他什么都没有剩下!

    良久之后,他醒了过来,圣无双正站在他的身旁,负手而立。

    看样子圣无双早就出关了,却没有将白夕羽直接丢下,反而为白夕羽进行了疗伤!

    白夕羽坐了起来。只感觉体内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他查看了一下自身,他失去了所有!

    本来已经是法力无边的原力消失了,原魂也衰弱了许多。灵魂强度与一个普通人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我废了……”白夕羽静静的看着圣无双。

    圣无双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带你去你的房间,你可以重新修行,破而后立,我会让两位真尊守护你!”

    “你太谨慎了……我已经废了,又如何逃脱?

    白夕羽自然明白圣无双的意思。真尊来守护,其实就是监视罢了……

    只是,这种监视还有什么意义么?

    他已经废了,他失去了一切,仅剩下的肉身,根本就逃不掉,根本就不需要真尊来看守自己……

    “小心无大错!”圣无双看了白夕羽一眼,说道,“这一次,倒是多谢你了……”

    “不谢,不过是交易罢了!你给了天荒千年的休整时光,我助你抽取我的道果,彼此之间不过是交易罢了!”

    白夕羽心中有些失落,如同一只受伤的孤狼,独自品味伤痛,现在的他,感觉很孤独!

    这样的结果虽然他想到了,但是依然太过可悲,他的心依然有些凄凉……

    他是个修士,一心一意追求超脱,意图对抗黑暗,一路走来,风风雨雨,从弱小到强大,一切都不容易,可是一朝间,一切都毁于一旦,随风而逝!

    只是……

    未必没有重来的机会啊……

    白夕羽深吸一口气,说道,“带我走吧!”

    圣无双点了点头,叹道,“自己想一想吧,未来你到底该如何。是否要投靠我们这一方,还是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你要知道,你已经没用了……”

    “那就杀了我吧!”白夕羽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圣无双,你不杀我,日后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我会等着!”圣无双的声音平静无比,挥了挥手,抓着白夕羽离开了这里,为他安排了住处,并且安排两位真尊监视白夕羽!

    房间很大,算是一个小型的宫殿了,只是,白夕羽根本没心情欣赏!

    他走出房间,让看守他的真尊为他凝聚了一副梯子,来到了屋顶,他躺了下去,看着星空,心里有一种落寞!

    虽然他不断的告诉自己,破而后立,未来的自己是天尊,自己依然没有改变未来,那自己一定有重新崛起的机会,但是,他却依然感觉有些凄凉……

    “是了,失去了道则,失去了修为,我的心也有些软弱了呢!”

    白夕羽自嘲的笑了笑。

    夜晚,天气很凉,月光洒下,照在白夕羽的身上,遥望星空,白夕羽只感觉一股浓重的相思从心头蔓延了出来,他默默的望向了遥远的天空,那里只是淡淡的黑色,除了明亮依旧的星空!

    影儿、嫣然、月姐,现在的你们在做什么呢?

    你们是否也在隔着星空遥望这一方宇宙呢?

    来到魔族将近一年了,白夕羽看着星空,相思止不住的涌了出来,恍若喷薄的湖水,淹没了他那的整个身心!

    白夕羽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星空的光华,依然撒向大地,如同白净的光毯盖住整个大地,也罩住了屋顶上望着天空的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