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远古末年,天荒危机
    白夕羽环顾四周,发现,他现在处于一片大陆上,只见到无尽的魔族从虚空之中不断出现,正在源源不绝的斩杀所见到的一切生命!

    “这里,依然是天荒大陆?”

    白夕羽脸色一变,二话不说,取出天道之剑,直接出手,将两个魔族劈成了两半!

    “这是魔族进攻?”

    “天荒大陆到底怎么回事?我到底是回到了未来,还是依然处在过去?”

    白夕羽来不及思索什么,火秘催发,霎时间,将战力提升到了极限,斩碎了苍穹,剑芒冲天,将靠近他的魔族尽数斩杀!

    这里是……

    天荒城!

    白夕羽看到了,在他背后,有一座城池,无数人族和妖族的大军出现在城池的前方,正在疯狂的抵抗魔族!

    前方本来应该存在天地罅隙的地方,空间变得平静,天地罅隙也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天地罅隙封闭,魔族大举进攻!

    白夕羽大喝一声,天道之剑在手,直接杀入魔族重围之中!

    这些魔族基本上都是些天脉境的修士,自然不是白夕羽的敌手,白夕羽出手,摧枯拉朽,生生的从魔族大军之中凿穿了出去,以一人之力,将魔族大军分成了两部分。

    “找死!”

    一个破虚境的魔族怒吼一声,手持一杆长枪,倏然来到白夕羽身前,一枪向着白夕羽刺去,要灭杀白夕羽!

    白夕羽冷哼一声,直接一拳砸出,轰隆一声,那长枪直接被他一拳砸成了粉碎。

    “怎么可能?”

    那个破虚境的魔族修士脸色大变,急忙倒退,却被白夕羽一剑劈出,斩掉了一只胳膊!

    白夕羽得理不饶人,风秘催动,身形一闪。快速的冲到了那个破虚境的魔族身前,一剑劈下,将他劈成了粉碎!

    天地被染成了红色,无边的血液随着战斗的余波不断的飘散。漆黑的宇宙这一刻被化为了血色,阴风阵阵,阴魂恸哭,这里这一刻,仿佛化为了地狱修罗场!

    “战。杀尽这些魔族,护我人族!”

    “杀光这些魔族的畜生,为了族人,为了天荒宇宙一,吾等不朽!”

    “守护苍生,灭了魔族!”

    这个地方汉莎震天,剑气冲破苍穹,无数的星辰在不断的被砸下,璀璨的光芒绽放,杀气冲天!

    “咚!”

    一声剧颤。一尊处在幽暗黑雾中的身影出现,与另外一个青年大战,宇宙四方在咔咔作响,在崩碎!

    “是幽冥魔?”

    不少人惊呼一声,急忙倒退!

    “嘿嘿,幽冥魔,哪里逃!”

    那个青年大喝,冲了过来,他身旁环绕着四把长剑,剑气冲天。有一种要将天地万道都踩在脚下的气势!

    “通天真尊!”

    天荒修士疯狂的大喝,士气提升,对着魔族修士疯狂杀了过去!

    白夕羽身子一晃,躲开了一人的攻击。身上九九八十一条神龙浮现,将无数魔族修士直接撞成了齑粉。

    “通天真尊?”白夕羽眼中闪烁着光芒,“那四把剑,是诛仙四剑?”

    此人是通天,自己依然是在远古么?

    不对,天荒战争……这是远古的末期么?

    难道。我要经历远古上古,而后才能返回到未来么?

    白夕羽眼神幽邃,看向了远方的战场,那里,同样有人在大战!

    一个青年,手持一根幡,挥舞起来,混沌气息洒落天地。

    那是原始真尊!

    还有一个修士,手持一根拐杖,身前一道道太极图案浮现,带着渺茫的大道气息,同样在与人战斗……

    白夕羽一眼扫过去,脸色微微一凝,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道祖鸿钧!

    鸿钧道祖此时虽然苍老了许多,老态龙钟,但是,战力依然逆天,身化乾坤,拍碎苍穹,正在与一个魔族的真神大战!

    “果然是远古末期!看样子,距离鸿钧道祖失踪的时间点不太远……咦,是女娲等人……”

    白夕羽再度见到了一些熟悉的存在,这些人,他都曾经与他们战过,虽然仅仅是雷电所化的道痕,但是白夕羽也是不会认错的!

    女娲真尊,伏羲真尊,太一真尊,林林总总,许多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尽数汇聚在了一起!

    “这是远古的覆灭时期么?”

    白夕羽也不迟疑,挥舞天道之剑,斩碎苍穹,大战魔族修士。

    鸿钧道祖高居在星空最巅峰,双手化为乾坤,与魔族的真神对撼了一招,鸿钧道祖嘴角突然浮现了一缕微笑。

    “他回来了……不,准确来说,是他来到了这里!”

    鸿钧道祖如今虽然有些老态龙钟,但是战力逆天,突兀的疯狂出手,将魔族的真神逼退出去,喝道,“这一次,你们魔族都将死去……”

    “哈哈哈!”

    魔族的真神大笑起来,“你们倒是来了一个不错的后辈啊,但是,就凭他,你们能逆转胜负么?”

    “看下去吧!”鸿钧道祖轻轻一笑,并不多言!

    这一战天崩地裂,两方修士彻底杀到了狂!

    白夕羽也是浑身浴血,斩杀了不少破虚境的魔族,他施展一气化三清之术,四个他分别追杀不同的破虚境修士!

    他要的,就是要斩杀巅峰的魔族修士!

    “他居然会我的一气化三清之术?”太上老子挥舞拐杖,太极图案环绕他飞行,对抗魔族真尊,略微有些诧异。

    “找死!”

    突兀的,星空之中,黑云涌动,一只黑色的大手从天而降,向着白夕羽拍去!

    那是属于真尊的威势。

    白夕羽冷笑了一声,火秘疯狂催动,提升到了极限,天道之剑上的气息疯狂的闪烁起来,他双手一翻,一片宇宙出现在虚空之中。紫色的宇宙宛若真实,白夕羽手持这一片紫色宇宙,对着那巨大的黑手拍了过去!

    轰!

    天尊印被粉碎,白夕羽倒退出去。神色冰冷无比,双眸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意。

    “咦?”星空之中,那个真尊感觉有些诧异,从天上落了下来!

    他身高十丈,通体青色。生有一层密密麻麻的鳞片,寒光闪闪,头上长着血色长发,发丝间有三根巨大的犄角。

    白夕羽挡住真尊的一击,众人同样是震惊无比,一个破虚境的修士,居然扛住了魔族真尊的攻击?

    要知道,魔族真尊普遍性是强于人族真尊的啊!

    “是冥罗!”

    不少修士认出了这个真尊的身份,同时怒吼起来!

    “小哥快逃!”

    “快走!”

    人族的修士纷纷怒喊起来!

    “不成真尊,居然能够抵抗我一击。果然了得,留你不得!”

    他冰冷的大笑起来,大步向前走来,双眼中射出两道诡异的光,但凡光芒扫过之处,成片的人族修士化成枯骨,血肉精气等都消失了个干净。

    轰!

    白夕羽见到冥罗杀戮人族修士,神色冰冷无比,杀意冲天,他一拳轰杀了过去。同时双眸之中射出两道紫色光芒,要斩杀此人。

    “昊天剑诀,七式合一!”

    白夕羽大吼,手持天道之剑。斩碎苍穹,气芒冲霄,如星河倒卷,这个地方白茫茫一片,冰冷的杀气震动了浩瀚星空。

    “哼,破虚境也敢挑战我?”

    冥罗冷喝一声。双手缓慢划动,霎时间,无边的尸山血骨浮现,环绕在宇宙之中,化为一片死亡地域,向着白夕羽笼罩下来!

    “爆发!”

    白夕羽疯狂怒吼,体内所有力量这一刻尽数爆发开来,斩向冥罗!

    轰!

    两人对抗,开天辟地,演化日月星辰,仿佛要再创一个全新的宇宙!

    轰!

    这里彻底崩开了,发生了大崩溃,两个人同时倒飞了出去。

    无数的星辰粉碎,魔族和人族的修士同时散开,只剩下了白夕羽和冥罗对峙!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好强啊,以破虚境对抗真尊境!”

    “吾天荒宇宙有此等人杰,对我天荒是莫大的福分啊!”

    “等他成就真尊,就足以对抗真神了吧……”

    看到白夕羽和冥罗的战斗,不论是天荒修士还是魔族修士,尽数骇然无比,不敢置信。

    “留你不得!”冥罗冷喝一声,杀意冲天,手上出现一杆长枪,向着白夕羽劈斩下来!

    白夕羽神色冰冷,天道之剑换到左手,右手上出现了一块大道天碑,向着冥罗砸了过去!

    这是他第一次,有资格在真尊的战斗之中插手!

    若是在魔族宇宙之前的他,不会是真尊的对手,可是现在……

    他破而后立,容纳更加完整的道则,破虚境寄托虚空的道则更加完善,他的战力也就越强!

    他没有境界的划分,因为寄托十二条天脉,就是破虚境巅峰了,可是白夕羽寄托了上千条了,他依然不是真尊,他只是破虚境!

    加上这一次破而后立,所以,白夕羽现在终于有资格与真尊大战了!

    轰!

    光芒消散,征伐中的两人也都遭重创,踉跄后退,浑身血淋淋。

    两大高手争雄,震动了宇宙!

    轰、轰、轰!

    天荒之前,战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几乎每个人都是热血沸腾,战场喊杀震天,各大种族尽皆舍生忘死,全力冲杀,进攻向前。

    魔族为了侵略,而天荒宇宙则是为了守护,不论是守护苍生,还是守护自己的朋友亲人,他们都没有后退的选择,只能疯狂的杀戮!

    轰!

    白夕羽和冥罗真尊再度大战起来,两人脱离了战场,进行巅峰对决,无人可以接近。

    白夕羽浑身紫色血液洒落,全身上下出现了伤痕,伤痕累累,白骨可见!

    冥罗同样不好受,被白夕羽砸断了几根骨头,也被白夕羽劈出一道道剑痕,看起来很是凄惨!

    “你绝对不能留!”

    冥罗真尊神色冰冷,吼道,“你不成真尊,但是战力却可以媲美真尊,若让你成就真尊,甚至真神,天下无人可制你!”

    “还有一人!”白夕羽神色冰冷,“你们根本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圣无双!”

    “想必现在的圣无双还没有出世吧……我倒是想与他在同等境界下一较高下!!”白夕羽冷冰冰的说道,“你们魔族出了一个圣无双,乃是千古第一妖孽,我总有一天,要将他斩杀!今日,先杀你,为我天荒宇宙,收回一些利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