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华云飞,未来……
    君落云双眸有些悲伤,他深吸了一口气,突兀的笑了笑,“你来了,那就出来吧,别藏着掖着了!”

    “虽然你并不是完整的他,但是,还是瞒不过你啊!”

    虚空一阵闪动,一条白色影随之一闪,一人背负双手,从虚空之中施施然走了出来。

    此人一身白衣如雪,儒雅文气,却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主宰天地之势。

    “你也并非是真正的他,何必如此说我?”

    君落云有些苦涩的笑了笑,“五万年前,你出现在我面前,五万年后,你可带来了什么消息?”

    白衣人轻轻的摇了摇头,“燕飞和刘郁依然下落不明,夜暮阳与我们做了同样的选择!”

    “同样的选择?”

    君落云双目有些失神,苦笑道,“看来,他的苏醒还在我之前啊。”

    “准确来说,在你我之前!”白衣人苦笑了一声,“我们苏醒的太晚了,虽然没有消息,但是,我相信,刘郁和燕飞也应该做了和我们一样的选择……在我们的背后,应该有寒夜轩和叶千星的参与!”

    “应该吧。”君落云略微有些失神,良久之后,方才说道,“华云飞,你提到了师尊和叶千星前辈,那林玄前辈呢?”

    “没有任何消息。”华云飞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不过,我想,林玄前辈要么是已经苏醒了,隐藏在幕后,要么是选择了你我相同的道路。”

    “你见过那个人,你难道看不出来什么么?”华云飞看着君落云,问道。

    君落云摇了摇头,说道,“你仔细看看他吧。”

    华云飞点了点头,双眸看向了那巨大的阴阳图案之中,他静静地打量着白夕羽,苦笑道。“果然看不出来。不过,却有一些熟悉的感觉,已经湮灭而新生的灵魂,与我们已经斩断了一切关系。不过。却也是因为我们而成,所以,倒是能够感觉到一丝冥冥中的联系……”

    “你说夜暮阳做了同样的选择,我估计,刘郁和燕飞也早就做了同样的选择。不然的话。他们到现在的时代,也早就该苏醒了。”君落云苦笑着说道,“我们都不是主角,也无法成为主角,奋斗了一生,却永远都无法成为主角,哪怕是我们的修为比主角更强大,也不是主角。”

    “那个人构筑的这一切,选择能够阻拦他的主角,但是。到底能不能成功?”华云飞抿了抿嘴唇,有些苦恼。

    君落云嘴角浮现了一丝微笑,“没办法,这毕竟是那个人的世界。若非我们湮灭自己的灵魂,选择新生,根本不可能得到他的世界的承认……那个人将自己定义成最大的boss,就是希望,有人可以跳脱出去,将他解决,亦或是。将他唤醒……”

    “若是这一次还没有办法,我们也该绝望了。”华云飞苦笑了一声,“那个人对燕飞最为愧疚,但是。若是燕飞在你我之前苏醒,那就只能说明,燕飞也无法将他唤醒。要唤醒他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不管如何,都要继续谋划布局下去!”华云飞继续说道,“关于夜暮阳的消息,我曾经见过他的半魂。”

    “哦?”君落云有些惊讶的看着华云飞。

    “你也应该见过的才对。”华云飞笑了笑。“紫无极。”

    “紫无极?”君落云一怔,“他居然比我早了那么多个时代?想不到,他的半魂居然已经达到了现在的地步,不过,或许,半魂的他,已经不是在是他了吧。”

    华云飞肯定的点了点头,有些失落,“虽然是半魂,但是那半魂却同样被抹去了属于他自己的生命印记,成为了一个新生的存在。”

    “他倒是干的彻底。”君落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布局还在进行,万古之前的那些家伙,不知道何时能够突破封印,顺着时间长河而下,留给主角的时间不多了。”

    华云飞掐算了一下,“是啊,主角来自于未来。若是他真的处于这个时代,当有足够的时间去成长,去镇压一切。可惜,他来自于未来。”

    “还需要谋划啊!”君落云深吸了一口气,“鸿钧快要天人五衰,湮灭在天地之间了,我需要找他,布置一下。”

    “行,你去吧。”华云飞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还需要去一趟万古神殿!”

    “你要去找死么?”君落云蹙了蹙眉,冷哼道,“一旦雕像睁开眼睛,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知道。”华云飞非常平静的说道,“其实,那雕像早就睁开过一次眼睛了。”

    “你说什么?”君落云有些激动,怒吼道,“我不相信。”

    华云飞摇了摇头,拍了拍君落云的肩膀,“不要如此激动。对于你我而言,时间不过是一个环罢了,你我都可以通过时间来看透这一切……”

    “你可以看一看那家伙的未来,万古之前的始虚与未来的太初决战的时候,我不信你没有任何感应。”华云飞淡淡的笑了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君落云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是因为世界剑。白夕羽拔出了世界剑,引动了始虚冲破封印,前来灭杀他。太初从未来逆溯时间而上,前来拯救白夕羽。”

    “就在那个时候,雕像睁开了眼睛。”华云飞淡淡的开口道,“但是,却又被人封印了。因为时间是一个环,对你我,对始虚等人,对万古神殿而言,时间根本就不是什么束缚。那雕像当时坐落在时空之外,睁开了眼睛……”

    “我今天来此,是因为,你的天帝宫正在镇压时间封印。你我都是半魂,没有全盛时期的力量,所以,我来此,是想借助天帝宫的这一处时间节点,逆着时间而上,去看一看,那雕像睁开眼睛。预示着黑暗是什么时候到来……”

    “若是时间足够,我想舍弃我的一切,来镇压封印雕像的眼睛,为未来争取一段时间。”华云飞非常平静的说道。“雕像睁开眼睛,就代表黑暗即将到来,始虚与太初的那一场战斗,就是契机,在那里。时间混乱,我可以从那里找到万古神殿的所在,去看一看,黑暗会在何时到来。”

    君落云蹙了蹙眉,“始虚和太初?始虚是万古之前的存在,太初……曾经的太初天尊么?也罢,华云飞,我知道你的性格,虽然你看起来温文儒雅,但是一旦决定的。就无法更改。你去吧,若是你死了,没有人会为你收尸,别指望我。”

    “呸!”

    华云飞没好气的骂道,“你我早就不属于一个真正的生命了,就算是死了又如何?更何况,谁告诉你,我一定会死的?哼!”

    君落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华云飞拍了拍君落云的肩膀。轻声道,“我走了……我想,我们五人应该只剩下了你一个,主角的未来。希望你能帮忙守护一下。”

    君落云抿了抿嘴唇,良久之后,点了点头,“我会的。”

    “再见。”

    华云飞嘿嘿一笑,双手猛然向着虚空击出,霎时间。这一片虚空的时间紊乱了,他大笑道,“君落云,若有来生,当再做兄弟。最好,能叫上那个人,哈哈哈……”

    华云飞一步迈入虚空,消失不见。

    君落云怔怔的看着,良久之后,叹息了一声。

    “其实,燕飞和刘郁没有消息,只怕早就舍弃了自己了吧。你说的没错,我们五个人,就只剩下我一个了……夜暮阳的半魂到最后也必然会舍弃自己,师尊和叶千星前辈等人,都会舍弃自己……还有太初的三世身,他已经融合了‘过去’了吧。”

    “未来的未来,到底何时才能解脱?”

    君落云大踏步的向着远方走去,来到了一片山明水秀的地方,这是天帝宫的一处净土,他冷哼一声,伸手向前一抓,霎时间,一片粉碎的虚空陡然出现了,一个老者从虚空之中掉了出来。

    “天帝?”

    老者掉落进入此地,怔怔的看着君落云,颤悠悠的站了起来,对着君落云拱了拱手。

    老者的身上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衰败的气息,在这股气息下,仿佛一切都将衰弱而毁灭一般,但是在天帝宫之中,这股气息却连一株草都无法伤害。

    “天荒宇宙败了吧?”君落云开口道,“鸿钧,你可有未来的计划?”

    老者正是鸿钧,他本身已经垂垂老矣,在天荒宇宙之中,天道和大道不全,随着时间的流逝,更是残缺,哪怕是真神,也无法让人长生,他从远古初期活到了远古末年,已经算是长寿了。

    “计划?”鸿钧苦笑了起来,“我老了……已经天人五衰,眼看就要彻底消散了,还能有什么计划?无非是留下一些秘法,留下一些遗迹,让后世人去探寻,给后世人留下一条成长的道路罢了……”

    “这个人,你还记得?”

    君落云手上光芒闪烁起来,化为了白夕羽的样子。

    “认得。天帝也认得此人?”鸿钧苍老的笑了笑,问道。

    “此人是主角,对你而言,你还接触不到主角的意思。若你成就天尊,当可知道,何为主角。”君落云淡淡的开口道,“五块造化玉碟乃是我们五兄弟当年所留,亦或是,这本就是鸿钧所留。当然了,我说的鸿钧并非是你……”

    “你也是鸿钧,但是并非是我口中的那个鸿钧,也许就因为你是鸿钧,所以,你才能集齐五块造化玉碟碎片,重新融合归一吧……”

    “你去建造一下造化玉碟的安葬处吧。”君落云平静的开口,“造化玉碟如今粉碎成十块了吧?”

    鸿钧点了点头,“的确。魔族天尊出手,若非是造化玉碟,只怕我现在早已经死亡了……十块造化玉碟正好每一块都可以蕴含一套八荒秘法。不,应该是十荒秘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