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再开时空路
    “十荒秘法?是了,你悟透了时间和空间……只可惜,你垂垂老矣,没办法成就天尊了。”君落云摇了摇头,“将你的**功也留下吧,日后此人会得到你的造化。”

    君落云将手上白夕羽的光影收起,说道,“而且,在上古时期,你的八荒秘法和**功,也会造就一个个的强者。”

    “时间……”鸿钧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如此也好。**功,我就放在罗睺的弑神枪之中吧……我能感受到,罗睺还遗存了一缕真灵意志,倒是也可以让他获得罗睺的传承。”

    “你看着办吧!”君落云挥了挥手,说道,“我送你离开,而后,我要等白夕羽苏醒,而后送他离开。”

    鸿钧轻轻一笑,“是。”

    君落云挥了挥手,送走了鸿钧。

    “师尊,你让白夕羽经历一个又一个的时代,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次,是为了让他感受天荒战争的残酷么?”君落云深吸了一口气,略微有些不解。

    他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待白夕羽的醒来。

    一刻钟之后,白夕羽醒了,他静静的看着君落云,说道,“我要离开天帝宫……我战体大成了!”

    君落云笑了起来,说道,“好,我送你出去渡劫。”

    白夕羽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已经彻底将三千天脉寄托虚空之中,他隐隐的感觉到了,他似乎与三千天道有了一种冥冥之中的联系,若是他能够借助寄托虚空的能力,直接跳脱出去,将天道掌控在手中,那么,他就是真神了!

    跨越真尊,直接成就真神!

    天空之中无数的雷电落下,将白夕羽彻底缠绕在其中。但是白夕羽却张口一啸,将所有雷电尽数吞噬,融入体内,淬炼肉身。

    只要不是天谴。他基本上已经可以无视雷劫了。

    恐怖的雷劫持续了十天十夜方才停歇,毕竟,这是无数雷劫的叠加,按理说应该是八场雷劫,但是白夕羽凝练的天脉不同于任何人。可以说是三千雷劫降临!

    在这恐怖的雷劫之中,白夕羽的肉身再度进行了一次升华!

    度过雷劫之后,他便让君落云将他收入了天帝宫之中。

    “鸿钧我已经安排好了。”君落云看着白夕羽,开口说道,“他留下的布置,将来会被你所得,这所谓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白夕羽一怔,苦笑连连,他现在明白了。为何他从踏入修行路开始,一直都感觉,有鸿钧的影子围绕在他身旁。

    若非是他回到过去,见过鸿钧,若非是君落云与鸿钧交谈过,只怕鸿钧留下的造化玉碟也不会落在他的手上。

    而同样的,若非他得到了鸿钧的传承,也不可能一步步的走到今天,所以,一切依然是一个循环。一个环……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我呸!”白夕羽突然呸了一声,哼道,“我不想要天掌控的命运。君大哥,以你的修为,难道还要在意什么天意么?”

    “天意,并非是天道之意,亦非是大道之意,而是真正的天意。”君落云笑了笑。“等你跳脱出去,你才会明白,到底什么是天意。”

    白夕羽轻哼了一声,“管他什么天意,只要阻拦我,我就一拳轰碎。”

    君落云哑然失笑,不过却是带着一丝赞赏之色,白夕羽这样的冲劲是他乐意看到的。

    “走吧,以大道天碑开启道路,送你离开这个时空吧。”君落云淡淡的开口道。

    白夕羽一怔,急忙问道,“君大哥,我来到了远古末年,还没来得及在这个世界转一转啊。”

    “你告诉我,天荒宇宙已经败了,至少让我出去看看。”白夕羽非常坚决的说道。

    君落云深吸一口气,苦笑一声,点了点头,说道,“去吧,一个月之后,我会将你重新带回天帝宫。”

    “多谢。”白夕羽点头示意,离开了天帝宫。

    他行走在远古末年的天荒宇宙之中,见到了太多的惨状。

    人族、妖族尽数被魔族打压,被当成了畜生,肆意斩杀,天荒已经败了,战场彻底更改,整座天荒宇宙,已经变成了战场。

    一个月来,到处都是血与火,到处都是杀与悲。

    一个月来,白夕羽不断的出手,他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愤怒,为天荒宇宙感到愤怒,为宇宙苍生感到愤怒。

    他的怒火,几乎要烧塌整座天荒宇宙。

    他不断的斩杀魔族,能杀一个是一个,能救一个是一个。

    只是,他也明白,仅凭他一人,根本无法抵抗的了魔族的大军,他一个人根本顾不了整个宇宙。

    除非他能够成就圣尊之位,只要他能够成就圣尊,他就可以镇压了魔族!

    只要他成就圣尊,他就可以与圣无双生死一战。

    一个月后,君落云将白夕羽重新收回了天帝宫,白夕羽也不说话,直接盘膝坐下,稳固自己的心神。

    一个月的杀戮与拯救,白夕羽的心已经充满了疯狂的杀意。

    他必须将自己的心稳定下来,否则的话,白夕羽相信,一旦他踏上大道天碑开启的混沌之路,那么,他必然会被那疯狂的戾气所侵蚀,化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魔。

    所以,他必须将内心平静下来。

    良久以后,白夕羽总算平静了下来,他看着君落云,君落云轻轻一笑,说道,“去杀了血浮屠吧。”

    白夕羽一怔,蹙了蹙眉,说道,“血浮屠是魔族修士么?关于血浮屠的来历,我一直都没有弄明白……为何他这一脉,可以长生?”

    君落云轻轻摇头,说道,“血浮屠虽然与魔族有关系,但是并非是魔族,也并非是魔族后裔。他这一脉可以长生,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日后等你自己去寻找答案吧。这一次,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会返回你的时代,亦或是依然流连在过去的时空……”

    “但是,不管如何,我希望你可以去宰了血浮屠。在这个时代,血浮屠尚未脱困而出,太衍燃烧轮回,将这一切尽数封印,血浮屠想要跳出来,还差的很远……所以,他只可能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段出世。”

    “所以,我希望你能多多查探一下血浮屠的事情。”君落云笑了笑。

    白夕羽点了点头,取出大道天碑,激发神念,再度以大道天碑构筑了一条混沌之路,他深吸了一口气,进入了这条路,沿着这条路,向着道路的最深处而去!

    这是白夕羽唯一的路途,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会前往哪一个时空,寒夜轩将他送回到了过去,要返回他自己的时空,只怕是很难,很难。

    君落云再度出手,将天碑抓起,扔给了白夕羽。

    白夕羽接过大道天碑,彻底进入了混沌之路的尽头。

    君落云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只是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君落云的心其实很不平静。

    白夕羽穿过了混沌之路,来到了一片幽暗的虚空之中。

    远方飘荡着无数的星辰,他是出现在了宇宙。

    “这里的天道……”白夕羽站在虚空之中,感应了一会儿,苦涩的摇了摇头,“比未来依然强大了许多,也就是说,我依然没有回归我的时代啊……”

    “这里应该是上古时代了吧。”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远方,摇了摇头,“要不先去天帝宫吧,继续穿梭时空,回到未来。”

    白夕羽沿着感应,直接跨越星空,向着天帝宫的位置赶去。

    不过,他仅仅是经历了几个星域,就停了下来。

    在这几个星域之中,他看到了漫天的血与火,无数的人族和妖族正在悲吼……

    一颗颗生命星辰几乎化为了死地,没有了多少生命气息。

    白夕羽在一颗星球停了下来,查看了一番,顿时脸色大变!

    这种情况,他经历过,那是在黑暗真尊劫的时候。

    白夕羽脸色冰冷无比,霎时间,不再遮掩自己的气息,开始闭上眼睛,感应宇宙之中发生的事情。

    宇宙之中到处充满了血与悲,一个真尊正在疯狂的屠杀人族和妖族,吸取他们的生命精血,来延续他自己的性命。

    “谁来救救我们?”

    “伏羲大帝,您何在?您的子民都要死了,救救我们!”

    “神农大帝,救救我们……”

    “轩辕大帝,救救救我们啊……”

    宇宙陷入了悲,陷入了恸哭,无数的生命正在源源不绝的被斩杀,化为最精纯的精血,被一个人吸收。

    “三皇五帝,你们何在?”

    苍生在恸哭,他们在呼唤三皇五帝前来拯救他们,但是,没有人能来,一切希望尽数化为了血雾,成为了绝望。

    “想必如今三皇五帝都落幕了吧?看来,要有九代盖世战体出世了。”

    白夕羽神念感应着周围,心里呢喃了一声,不过,现在并不是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啊!

    白夕羽快速的撕裂虚空,冲向宇宙的深处,去拦截那位真尊。

    按照历史所言,三皇五帝陨落之后,接连会出现九代盖世战体,镇压了什么,想必镇压的,就是这个以苍生鲜血为自己延续寿命的真尊吧。(未完待续。)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