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为何要守护苍生?
    白夕羽神念探入龙罗残魂之中,察看了一下龙罗的记忆。

    白夕羽看到了当年天荒的那一战。

    那一战,白夕羽不在,也不过是刚刚成就真尊罢了,那个时候,天地罅隙依然存在,但是魔族不知为何,发动了一次进攻。

    天荒宇宙,无数修士,尽数前往天荒,抵抗魔族。

    第二次,鸿钧成就真神,罗睺成就真尊,而龙罗也成了真尊……

    他守护着宇宙苍生,照耀了一个时代。

    可是,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亲人,他的朋友,他的爱人,一个个的离他而去。

    他是真尊,他有两万年的寿元,可他的朋友爱人和亲人呢?

    他是那样的悲恸,他渴望长生,他变了,变得不再仁慈,变得不再温和,守护了苍生,却守护不了自己的爱人亲人,这样的大慈大悲,要它何用?

    所以,他变了,他想要长生,他冲击真神境失败,他自斩一刀,以圣晶将自己封印,他要等待成神之路的开启,他要成就真神……

    他一次次的破封而出,血杀宇宙,只是为了延续生命。

    “可悲,可叹!”

    白夕羽淡淡的开口道,“只可惜,该死……”

    “虽然渴望长生,但是,却也不该祸害苍生……”

    白夕羽双手用力,猛然将龙罗的残魂捏碎,手上雷电闪烁,将他的残魂彻底击碎。

    他抬了抬头,看向了远方,接下来的路途,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我是留在这里,从上古时期,一直修炼到天尊甚至是超越天尊的境界之后,再想办法回归我的时代,还是现在就想办法回去,而后再慢慢的修炼呢?”

    白夕羽抬头看着星空,心中有些苦涩。

    他突然感觉有些迷茫了。

    他看了龙罗的记忆之后。他感觉有些茫然……

    正如同龙罗的记忆之中那般,守护了苍生,却守护不了自己的亲人爱人和朋友,这样的大慈大悲。要它何用?

    白夕羽想到了未来,他曾经见到过的未来。

    项影儿,白易风等等,每一个人的坟墓,还有那垂垂老矣的妖奇云。

    他想到了。在那未来,未来的自己舍弃了肉身,想到了未来,那所谓的地府……

    也许,创建地府,就是为了想要让曾经的亲人和朋友复生吧?

    也许在未来,他镇压了黑暗,但是,他的朋友们呢?

    在未来,他很孤独。茫茫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和妖奇云,若是当年自己没有封印妖奇云,未来的自己,只怕是最孤独的一个存在吧……

    “我守护了苍生,却守护不了亲人和爱人,这样的大慈大悲,我要来何用?”

    白夕羽脑海之中只回想着这样一句话,身上隐隐有一股暴戾的气息升腾而起,他仿佛要入魔了。

    “参见十荒战体!”

    “拜见十荒战体!”

    突兀的。虚空粉碎了,不少人来到了这里,来到这里之后,每一个人都对他躬身跪拜!

    “感谢战体镇压真尊劫难!”

    “拜谢十荒战体!”

    来到这里的修士。一个个的尽数跪了下去,叩拜白夕羽。

    白夕羽双眼依然茫然,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修士。

    越来越多的修士来到了这里,对白夕羽进行叩拜,这些修士最弱的都是天脉境,最强的也是破虚境。不过却是破虚境一二重天罢了。

    “谢我?”

    白夕羽有些茫然的说道,“是了,我斩杀了龙罗,镇压了这一次的真尊劫,他们应该谢我……”

    “可是,在未来,我该去谢谁?我所见到的未来,都是让我一个人来镇压一切,我所见到的未来,我需要独断万古,镇压黑暗……”

    “没有人帮我,未来没有希望……谁又能来拯救我?我到时又该谢谁?”

    白夕羽双眸迷离,怔怔的看着眼前一片黑压压的人头,“我能守护住宇宙苍生,却没有办法守护住我在乎的人……既然这样,我又为何要守护苍生?”

    “我又为何要守护苍生?”

    白夕羽身上狂暴的戾气冲天而起,整个人有些入魔,他身上的气息暴戾无比,仿佛一头恶魔复生,杀意凛然,仿佛那血色的修罗重临人世间……

    来到这里的修士被白夕羽的气息一震,尽皆骇然,急忙倒退出去!

    白夕羽大喝一声,身子一晃,来到了一个破虚境的修士面前,一把抓住了这个修士的头颅,喝道,“告诉我,我为何要守护苍生?”

    “我不知道……但是,不管守护不守护苍生,至少心里要有底线啊!”

    这个修士怒吼道,他看得出来,白夕羽是有些入魔了,他疯狂的怒吼,想要唤醒白夕羽。

    “底线?”白夕羽呢喃道,“是啊,做人要有底线,不能随意欺辱,不能随意抢夺,不能随意杀戮……”

    “这是我的底线,可是,这与我要守护苍生有关系么?我为何要守护苍生?”白夕羽依然有些发怔。

    那个修士突然一咬牙,猛然喷出了一口精血,射在了白夕羽的脸上0,鲜血淋漓,配合着白夕羽狰狞的表情,给人一种极其恐惧的感觉。

    “苍生,你难道就不是苍生么?你在意的人,难道就不是苍生么?”那个修士喷出这一口精血,是打算以自己的精血来唤醒白夕羽。

    白夕羽一个哆嗦,“是了,我是苍生,我在意的人,也是苍生……守护苍生,其实就是在守护他们……可是,可是我守护了宇宙苍生,却为何守护不了他们?”

    “既然守护不了他们,我又何必去守护别的苍生?”白夕羽呢喃道,“未来,未来,那样的未来,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未来……”

    “既然看不到希望,为何不自己去创造希望?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尤未可知,何不自己把握未来?”那个修士依然疯狂的吼道。只是脸色苍白无比。

    白夕羽双眸陡然射出了两道紫色的精光,“未来尤未可知?”

    “是了,未来尤未可知!”

    白夕羽猛然清醒过来,一把放开了那个修士。大笑了起来,“我错了,我看到的未来,其实只是我看到的未来,而并非一定就是真正的未来!既然我看到了未来。那就说明,我会尽力改变那

    样的未来!”

    “哈哈哈……差点钻牛角尖而入魔……去******天地苍生……老子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坚守自己的底线而已,而并而非单纯是为了苍生!守护在意的人,守护苍生,这一切根本就没有任何区

    别!未来,我在意的人死亡了,那我就改变那样的未来!”

    “更何况,我是一个挣扎在过去的人,首先要将过去粉碎!”

    “从我粉碎了我的肉身开始。其实未来就会发生改变了!”

    白夕羽疯狂的大笑了起来,他整个人仿佛是脱胎换骨了一般,他的心神再度更上了一层楼。

    “龙罗,你走错路了!”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想变成龙罗那样的人,所以,我看到的未来,一定不能实现!”

    白夕羽转身,对着那个被他刚才抓住的修士躬了躬身,“多谢阁下。否则今日,我将入魔,血洗宇宙!”

    “不客气!”那个修士虽然脸色苍白,但是急忙躬了躬身。不敢受白夕羽的礼,“吾等还要感谢十荒战体,镇压祸乱的真尊。”

    白夕羽大笑起来,喊道,“诸位,退去吧。我要斩杀龙罗,也有自己的原因,各位无需多谢我,离去吧……只是,天荒还要靠诸位镇守!”

    “谨遵战体指令!”

    无数修士躬身说道。

    白夕羽大笑起来,快速的冲天而起,撕裂星空,向着远方冲去,他要去天帝宫!

    他要返回属于他的时代!

    因为,这是在过去!

    白夕羽想的很清楚了,因为君落云说过,他在这里呆多长时间,未来就会过去多长时间,甚至,会更长……

    甚至,他怀疑,当年一战最终只剩下了一个妖奇云,是不是因为自己在过去停留了太长的时间,等到归去的时候,就晚了,只来得及救下妖奇云呢?

    所以,白夕羽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打算尽快回归他的时代。

    天帝宫一如既往,只是看起来似乎有些残破了。

    “进来吧……”

    君落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一道光芒闪过,将白夕羽收入了天帝宫之中。

    白夕羽嘴角浮现了一丝微笑,说道,“君大哥,你倒是逍遥自在……0”

    “唉,等了你许多年,本以为,你回到了你的年代,现在看来,还是没有啊……我还是要继续等下去……”君落云一如既往,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轻轻的笑道,“刚才差点入魔

    ,现在想通了?”

    “想通了!”白夕羽打了个响指,笑道,“不管如何,我只需要坚守我的本身,无论是宇宙苍生,还是我在意的人,其实都是一样的,我只需要坚守我的内心即可!”

    君落云轻轻的笑了笑,拍了拍白夕羽的肩膀,说道,“白夕羽,别让我们失望。”

    “是!”白夕羽点了点头,只是,我们是什么意思?

    君落云背后,还有别人么?

    亦或是,还有与君落云同境界的存在,隐藏在暗中呢?

    “君大哥,我要走了,你慢慢的等待吧!”白夕羽轻轻笑道。

    君落云轻轻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开启你的时空之路吧,我送你离开,其实,我怀疑,师尊送你归来,是想让你经历一些历练的,我想,大道天碑设置的时间点,其实已经都是安排好了的!”

    “也许吧!”白夕羽点了点头,其实白夕羽有些怀疑,圣无双曾经说过,自己偷袭了他……

    也许,就是在这一次跨越时空的旅行之中,自己去偷袭了他吧……

    或许有一日,自己会见到圣无双,与他成为知己,而后在背后偷袭他吧……

    白夕羽微微一笑,若真是如此,他定然会偷袭圣无双,甚至是,斩杀圣无双,若是能够斩杀了圣无双,那就相当于改变了历史,那未来是不是,也会发生什么改变呢?(未完待续。)

    ps:  抱歉,今天有事情外出,到现在才回来,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