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大道天碑,碎了……
    天帝宫。

    君落云看着白夕羽飞来,轻轻的笑道,“你又回来了?你与那魔族的圣无双交战的场景,我看到了……”

    “为何不出手帮我?”白夕羽平静的问道,“若是你出手挡住那个天尊,或许,我还有可能杀了圣无双。”

    君落云轻轻一笑,“没办法的。圣无双将魔族的天尊藏在他的眉心识海,而那个黑影天尊,不过是一道魂影罢了,与我倒是不相上下……但是,我如何抵挡?”

    “那黑影是从他眉心窜出来的,我根本没有办法抵挡。因为有了黑影出来的一瞬间,那你就杀不死圣无双了……那黑影与我一般,都曾经是天尊,虽然如今掉落下了天尊的境界,但是要抹杀你还是很轻松的……”

    “我没有办法帮你。除此之外,你并不是很想杀了圣无双!”君落云说到这里,轻轻一笑,“圣无双的理想很宏大,根本不是普通的魔族,既然如此,何必与他纠缠下去?而你与他是知己,日后相见,或许还能把酒言欢……”

    白夕羽没有说话,他只是在询问自己的心,自己真的不想杀圣无双么?

    是的,五十年的论道与冒险,彼此之间的确成为了知己,而且圣无双说出了他的宏愿,他们两人其实并非是敌人……

    他心里真的是不想杀圣无双的吧。

    “算了,多想无益!”君落云拍了拍白夕羽的肩膀,笑道,“其实有时候,敌人并不是命运安排的,而是自己寻找的……就算是敌人,或许可以成为朋友,也说不定呢。”

    “白夕羽,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君落云看着白夕羽,开口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他被人告知,这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势力,那个势力与他的势力是敌对的。彼此相见,只有生死之战……”

    “他相信了,他发誓,若是见到另外一个势力的人,定然会将其斩杀……后来。他遇到了,不过,他没有出手。也就是因为他没有出手,后面才换来了友谊,换来了彼此并肩而战的机会……”

    君落云笑着说道,“白夕羽,你不觉得,你和圣无双,与我这个故事里的人,很像么?”

    白夕羽顿了顿。没有说话,君落云继续说道,“天荒和魔族虽然是对立的,但是,你要知道,人都分善恶,为何天荒和魔族不能有正邪之分呢?魔族之中,所有的人,都想侵略天荒宇宙么?”

    白夕羽沉默了许久,说道。“君大哥,谢谢你的话,但是,这一切需要时间来验证。我先回去我的时代……”

    “去吧!”君落云摆了摆手。

    白夕羽取出大道天碑,催动起来,开启混沌之路,再度踏上了时空的旅途。

    君落云轻轻叹息一声,将大道天碑送了过去。

    通过混沌之路,白夕羽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地。此时此刻依然是一片星空。

    白夕羽将大道天碑拿在手中,感应了一下天帝宫的位置,轻叹一声,打算现在这个宇宙走走,看看到底是不是属于自己的时代。

    按照君落云所言,自己回归的时间点,应该在百年之后了吧……

    白夕羽正要去看看这一片宇宙,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手上的大道天碑发出了咔嚓的声音。

    白夕羽有些骇然的看着手上的大道天碑,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恐慌。

    若是大道天碑碎了,若是这并非是他的时代,那他还如何回归属于他的时代?

    他心里惊恐不已,祈祷大道天碑别出什么问题,然而,他的祈祷没有起到作用,反而大道天碑之上发出了更多的咔嚓声音,大道天碑之上浮现了无数的裂纹,裂纹斑驳,而后在白夕羽惊骇的目光之中,大道天碑彻底碎裂了……

    白夕羽急忙出手,下意识的将大道天碑的碎块抓住,然而下一刻,那些碎块化为了齑粉,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这……”白夕羽有些发呆,良久之后,才有些回神。

    “看来,我是真正的回来了,否则的话,这大道天碑也不会粉碎的……穿越了那么多次的时空,我在其中却不曾受到反噬,如此看来,倒是这大道天碑替我承受了时空因果的反噬……”

    白夕羽呢喃了一声,突兀的一怔,伸手向前抓去。

    一道流光被他抓在了手中,这个时候,他原海之中,那许久没有动作的造化玉碟碎片猛然颤动了起来,八块造化玉碟碎片释放出一股欣喜的气息,仿佛是看到了老朋友一般。

    白夕羽手上的流光消散,被他抓在手中的,是一块玉片……

    造化玉碟的碎片!

    “还真是运气好啊……”白夕羽脸上充满了愕然之色,“认真去找,反而找不到,没想着去找的时候,居然就这样自动送上门了?不对,是寒夜轩……”

    白夕羽沉吟了一会儿,默默的推演了一会儿,基本上已经得出了真相。

    “寒夜轩送我回归过去,应该就是为了让我破而后立。大道天碑是他当年炼制,想必就是为了替我承受时空因果的反噬。如今,大道天碑粉碎,就代表我回到了属于我的时代……而这个地方,也是寒夜轩算计好的,因为在这个时间,在这个时空,会有一块造化玉碟碎片飞过……”

    “寒夜轩算计的太准了。”

    白夕羽感慨了一声,“寒夜轩,若非是我已经明白时空的因果,否则的话,我真的会认为,在我背后,掌控我命运的人,是你。罢了,既然回归了我的时代,既然得到了造化玉碟碎片,我先将造化玉碟碎片融入体内,看看那所谓的十荒秘法吧!”

    白夕羽轻笑一声,将造化玉碟碎片融入到了自己的体内,闭上了眼睛。

    四方上下谓之宇。

    这是宇秘。

    白夕羽瞬间明白,鸿钧道祖当年所创造的八荒秘法,的确应该是十荒秘法。

    除了地风水火,乾坤苍穹之外,还有宇宙!

    宇,代表了空间。这宇秘,就是空间之秘。

    宇,上下四方,掌控空间!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苦笑连连,“这宇秘应该是鸿钧道祖在成就真神之后创造,虽然我现在可以破开空间,甚至借助空间来传送,但是。要掌控空间,何其之难?”

    “若是能够成就真神,当可以与大道并肩,站在宇宙顶点,届时,就会明白到底什么是宇……虽然无法大成,但是宇秘倒是可以修炼,让人提前感悟空间,与空间彻底相融,感悟空间的奥秘。”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感觉就是个鸡肋啊,若是时间,或许对我有些作用,这宇秘,完全就是鸡肋,等我超越破虚境,届时就会直接踏足到真神境,空间将随我彻底掌控,所以才有些鸡肋啊……”

    白夕羽摇了摇头。将造化玉碟融入原海,与那八块造化玉碟碎片融为一体,他这才看向了远方,辨认了一下天荒的方向。撕裂星空,向着天荒赶去。

    首先,他要去确定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他的时代,其次,若真的是他的时代。他也该去看看项影儿等人了。

    从他被圣无双带走开始,对项影儿和厉嫣然而言,每一日或许都是在痛苦之中渡过吧……

    等见到了项影儿等人之后,白夕羽会赶往天帝宫,将天帝宫彻底炼化,掌控在手中……

    除此之外,他要去一趟至尊体一脉的生命星球,将至尊体一脉彻底抹杀,将血浮屠也一并斩杀了。

    至尊体一脉的生命星球倒是也在前往天荒的路途上,关于这一点,白夕羽倒是有些迟疑不定,自己到底该不该顺手将至尊体一脉抹去呢?

    若是这不是自己的时代,如今大道天碑已经粉碎,若是自己肆意出手,会否引来时空因果的干涉呢?

    对于这些事情,白夕羽还是有些怀疑的。

    不过,怀疑归怀疑,白夕羽更多的是相信,寒夜轩不会毫无理由的害死自己,既然大道天碑粉碎,那这里想必就是自己的时代了……

    其实,白夕羽倒是也有些明白,从自己离开魔族宇宙开始,在那之后的每一个时间段,都可以算作是他的时代。

    因为,在那个时间之后的时间段之中,只会有一个他存在,所以,不会干扰到时空的因果。

    白夕羽也不停留,快速的向着天荒的方向赶去。

    不断的穿梭星空之中,一个时辰左右之后,白夕羽停了下来,他还没有赶到天荒,但是,他却看到了他前方路途上的一颗星球。

    那颗星球谈不上大,也不算很小,浓郁的生气直冲星空,仔细看去,算得上是一处难得的净土。

    白夕羽沉吟了一会儿,落了下去,只见到这颗星球上,大地上生机勃勃,树木很特别,有一种唯美的感觉,眼前所见的一片林木通体红光闪闪,如同红水晶刻成。

    再向前走去,是一片如黄钻般的森林,各种植被都晶莹闪闪,美丽的如同艺术品。

    “这就是至尊体一脉的生命星辰……”

    白夕羽站在树林之前,感受着这一颗星辰的道,这颗星球被刻画了太多的道痕,那是属于至尊体一脉,悟道而留下,交织在虚空之中的道痕。

    至尊体一脉的道痕太多,倒是有些锁死了这个星球的其余道痕,若非是至尊体一脉,来到这颗星球,必然会受到道痕的压制。

    “若我现在不处于我的时代,大道天碑也粉碎了,我一旦出手,只怕会引动时空因果,届时,我会承受极其狂暴的天谴……”白夕羽沉吟了一会儿,他还记得,当初未来的妖奇云和未来的自己承受天谴的情况,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只怕是抗不过去的……

    “罢了,既然都来到了至尊体一脉的星辰,那就尝试一下好了……”

    白夕羽看着眼前的树林,沉吟了一会儿,猛然一拳对着一棵大树砸了过去!

    若是处于他的时代,他自然不会受到时空因果的干涉,若非是处于他的时代,仅仅摧毁一棵小树,并不会对时空造成多大的影响,那种天谴,他或许还能扛下来!

    既然来到了至尊体一脉的生命星辰,距离天荒还很远,那么,他想尝试一下,看看,这到底是不是他的时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