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三十五章 血浮屠来了!
    “你是在找死!”

    古狂大吼,擦净嘴角的血迹,头盖中有一条五彩神龙腾飞而出,张牙舞爪,盘旋在他的头顶,龙飞腾而出,张牙舞爪,在其头顶上方吼啸!

    古狂咆哮,俯冲了过来,各种秘法也尽出,眉心发光,像是一个宝轮般刺目,压裂了此地。

    他的身体在发光,每一寸肉身都在释放着能量,原力沸腾,拳头上缭绕着五彩光芒,神龙落下,与他手臂相融,砸了下来。

    白夕羽冷哼一声,直接一拳砸出,星辰轮回拳施展开来,无数星辰闪烁,硬撼对方!

    轰隆一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两人剧烈大碰撞,最后白夕羽身上出现了很多血迹,伤痕累累,可是古狂更为凄惨,双臂被撕裂下来,肋骨断掉数根,裸露在外。

    两人疯狂出手,狭路相逢,本应该在数千招的对决,被两人压缩到了十几招,两人厮杀,血溅星空。

    白夕羽身上有血,连****都出现了一个血洞。

    古狂就更惨烈多了,差点被撕开,遭受了重创!

    “杀!”

    古狂大吼,他心中悲凉,他是至尊体,一生不曾如此惨败过,他傲视天地,要与白夕羽争锋,却没想到,如此惨烈!

    轰!

    白夕羽拳势一变,天尊拳施展开来,打破永恒,将古狂震的浑身崩裂,骨断筋折。

    “噗”

    他将古狂撕裂为两半,沐浴其血,将他躯体踏在了那里,冷漠的俯视着他。

    灭魂剑从他眉心射出,就要古狂的灵魂也彻底湮灭在虚空之中,突兀的,虚空一颤,一股至尊气息爆发,一只五彩的拳头粉碎乾坤,突兀的出现。轰向白夕羽的后脑。

    白夕羽冷喝一声,头上一抹紫气猛然飞起,化为了另外一个白夕羽,挥舞着拳头。砸向了虚空!

    “你也出关了么?”白夕羽冷喝,这是至尊体一脉另外一尊破虚境巅峰的修士。

    白夕羽手抓着古狂的灵魂,快速的倒退出去,头上再度一抹紫气升起,化为了另外一个他。他施展一气化三清之术,对抗新出现的至尊体。

    “小子,杀了我吧!”古狂的灵魂怒喝道,“我古狂纵横一生,不曾一败,如今,却败在你的手上,这是奇耻大辱,我无颜活着!”

    白夕羽轻哼一声,“我根本没有出动全力!”

    古狂的灵魂一顿。不敢置信的看着白夕羽。

    白夕羽并没有说谎,他没有催动火秘,没有施展真尊印等招式,完全是靠着自身的战力,碾压了古狂。

    白夕羽眉心光芒闪烁了一下,灭魂剑出现,将古狂彻底斩杀在虚空之中。

    “臭小子,你敢杀我至尊体一脉的修士,你找死啊!”

    新出现的至尊体大吼一声,手上出现一杆大戟。上面闪烁着狂暴的气息,那是真尊圣器。

    至尊体身上威压疯狂爆发开来,将白夕羽一气化三清的化身暂时逼退,吼道。“小子,给本座记住了。招惹我至尊体一脉,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去死吧!”

    这个至尊体名为宣天战,他大吼一声,一戟劈下。星空成为两半,大毁灭发生。

    白夕羽冷哼一声,手上光芒一闪,天子剑出现在他的手上,喝道,“该死的人,是你!”

    白夕羽手持天子剑加入战场,化身回归本体,两人疯狂大战,杀戮无双。

    最后,天子剑将大戟劈成了两半,而白夕羽则将宣天战撕裂,成为两半,沐浴五彩鲜血,他像是一个魔神,矗立星空下,天下无敌之势尽显无疑。

    “至尊体一脉,也该覆灭了!”

    白夕羽将宣天战斩杀了之后,再度回到了至尊体一脉的生命星球上!

    他大开杀戒!

    凡是修为有成的,踏足到了逆魂境的至尊体一脉的修士,尽数被他斩杀!

    这一刻,他不想去管善恶对错,也许里面会有无辜的,但是,白夕羽已经不想去管了。

    至尊体一脉在天荒宇宙之中,无数年来,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天之骄子,斩杀了多少特殊体质,这样的族群,没有必要存在。

    白夕羽还算是体谅天心,只诛杀逆魂境以上的修士,已经算是对至尊体一脉手下留情了。

    白夕羽的心如坚铁,既然决定要杀,那就痛快的杀好了。

    陡然间,一股令人惊悚的气息传来,白夕羽眉心一蹙,这种感觉,有能伤害到他的力量。

    他身子一晃,冲出了至尊体一脉的生命星球,站在太空之中,看着下面的星球。

    只见到一片血红之色覆盖了整个星球,无数的修士接触到那血红色的气息之后,尽数化为了乌有,但是其生命精华和一身原力,尽数被血红色气息给吞噬了。

    “这是……血浮屠的气息!”白夕羽看着下方的星球,眼中闪过了一丝凝重,“好一个血浮屠,难怪紫无极等人说你是祸害苍生的畜生,居然连自己的后裔都要吞噬……”

    “就因为他们是我的后裔,所以,我才要吞噬。没有我,他们又从何而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星球上的血红色气息逐渐的凝聚起来,化为了一个人影。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一颗星球上的生命尽数化为了乌有,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这个人影,一身血红的装扮,一张脸如同刀砍剑削,轮廓那是彻底的分明,一双眸子冷冷的,似乎全然不带着半点感情。

    他从下方的星球上走出,一步来到了白夕羽的身前,淡淡的开口道,“更何况,你不是要灭绝至尊体一脉么?而且你既然都杀到了这颗星辰,那我更应该快速恢复实力了。”

    血浮屠的声音很冰冷,“我至尊体一脉被灭绝,都是因为你!他们都是因为你才死的!”

    “笑话!”白夕羽盯着血浮屠,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你杀他们何必要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就算是他们是因为我才死的,那又如何?至尊体一脉本就不该存在!”

    “哈哈哈!”血浮屠大笑了起来。“很好,当年那个我一指头就能灭杀的小子,现在也敢肆无忌惮的与我对话了……你以为你战体大成,就能扫荡一切敌么?在我眼中。你这个大成的十荒战体,依然只是一只蝼蚁!”

    “若我是蝼蚁,你出来抹杀便是。何必吞噬你的后裔?这说明,你根本就胜不了我,所以才要吞噬你的后裔来恢复力量……既然如此。我若是蝼蚁,那你就是蝼蚁都不如!”

    白夕羽针锋相对,没有一丝惧怕,现在的他,根本不用去害怕血浮屠了!

    虽然血浮屠曾经也是真神,但是毕竟掉落下了真尊的境界,而且被紫无极等人粉碎肉身,只留下了一缕真灵。

    便是血浮屠吞噬了至尊体一脉,他实力难道就能恢复到真神境么?

    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白夕羽心里对血浮屠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惧怕,只要不是真神,任何真尊,他都不会惧怕!

    更何况,他对血浮屠只有恨,如何会有惧怕的情绪?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血浮屠的时候,那个时候,血浮屠刚刚冲破封印,还不过是一只巨大的血色大手。当时血浮屠就出手要灭杀自己。

    后来,也曾几次与血浮屠打过交道,血浮屠打伤了月依雪,要灭杀自己。路上也曾截杀过自己……

    而自己也发过誓,总有一日,要将血浮屠斩杀。

    “蝼蚁不如?”血浮屠嗤嗤的笑了笑,“的确是蝼蚁不如啊,不过不是相对于你,而是相对于其余的存在而言……”

    “呼……”血浮屠吐出了一口气。方才开口说道,“白夕羽,你很好。当年我第一次杀你,被月依雪阻止,第二次杀你被紫无极等人阻止,你甚至还害得我被紫无极等人一起轰碎肉身,磨灭原魂,只剩下了真灵……”

    “现如今,你也是战体大成,倒是有资格与我叫板了……”

    血浮屠看着白夕羽,良久之后,开口道,“只可惜,这样一个好苗子,今日要死了……”

    “你为何能够长生?至尊体一脉又为何能够长生?”

    白夕羽突然开口,询问道。

    血浮屠一怔,轻轻的笑了笑,“长生?长生是祸不是福……我能长生,自有我的办法。而你所谓的至尊体一脉长生,不过是笑话罢了……至尊体一脉的寿命虽然无法长生,但是也远远超越了你们普通人的寿命……”

    “破虚境足足有十万年的寿命,破虚境巅峰,更是可长存世间二十万年……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天地大道的侵蚀,他们的寿命也在逐渐的缩短……”血浮屠不知道为何,倒是为白夕羽解释了一下。

    白夕羽顿了顿,说道,“魔族?”

    “呵呵,你倒是猜到了。”血浮屠洒然一笑,“没错,至尊体一脉,他们的血脉深处,的确蕴含着魔族的血液。而且,因为他们出生就带有魔族道的气息,所以,才会比天荒宇宙的正常修士的寿命长的多……”

    “至尊体一脉蕴含有魔族的血脉,如此说来,你的道侣是魔族的了?那么,你又来自于何处?0”

    白夕羽眼神冰冷,“血浮屠,你到底在那冥冥之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血浮屠微微眯了眯眼,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白夕羽,突然笑了起来,“角色,呵呵,看来,你的确知道了许多事情。也对,你本身就有大气运,虽然未成真尊,却也是战体大成了,能够接触到核心的秘密,也在情理之中……”

    “我的角色……”血浮屠的眼神眯起,一抹杀意从他身上迸发出来,他淡淡的开口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也敢来质问我?”

    白夕羽冷笑了一声,“质问,好,好一个质问。罢了,既然你自己不说,那我就将你擒下,亲自探索你的记忆,或许,我可以知道过去一些,未曾解开的谜题!”

    “呵呵,人太狂妄,最终的结局只有陨落……看来,你也等不到大劫到来了,今日,我就先斩了你!”血浮屠身上的杀意冲天而起,霎时间,无数星辰被杀气激荡,化为了齑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