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太初、血浮屠
    “血浮屠,你逃不掉了!”

    就在血浮屠撕裂星空,刚刚穿梭星空出现的那一刻,一个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轻轻一巴掌,直接将血浮屠拍飞了出去!

    “太初!”、

    这一巴掌,血浮屠直接被拍碎了半个身子,他重组肉身,看到来人,顿时怒吼出声,“太初,你混蛋!”

    “为黑暗服务者,本就该杀!”

    血浮屠的身前站着一个人,身上霸气无双,环绕无穷无尽的混沌气息,俯视万古,大踏步的向着前方逼来。

    阻拦血浮屠的人,白夕羽是认识的。

    当初在西天灵山,收走万蛇之祖的人,曾经跨越时空,逆溯时间而上,拯救白夕羽的人。

    曾经在唯一真界,留下了真尊境界分身的人!

    太初!

    月依雪的哥哥,太衍的弟弟!

    活过了无数个岁月的长生不死之人!

    “哈哈哈!”

    血浮屠疯狂的大笑,“为黑暗服务者,本就该杀?哈哈哈,那太初,你为何不杀了你自己?”

    太初轻轻一笑,“我杀了……”

    血浮屠脸色一变,骇然的看着太初,良久之后,他整个人哆嗦了起来,“你好狠的心……”

    星空撕裂,白夕羽出现在了这里。

    他刚要动手,陡然看到了太初,顿时脸上浮现了一丝惊喜之色,上前一步,对着太初躬了躬身,“晚辈见过太初前辈。”

    太初轻轻的笑了笑,手掌一挥,将白夕羽扶了起来,“无需对我多礼。先杀血浮屠。”

    “是!”

    白夕羽点了点头,盯住了血浮屠,淡然开口道,“血浮屠。今日,你逃不掉了……”

    血浮屠根本没有理会白夕羽,他只是怔怔的看着太初,道。“太初,你一如既往,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太初静静的看着血浮屠,开口道。“我是善恶一体,为了摆脱,只能如此!”

    “那你已经不再是你了。”血浮屠的声音渐渐地有些平静了下来,他淡淡的说道,“你不愧是太衍的兄弟……太衍以一己之力,重创黑暗,燃烧轮回,将黑暗封印,连带着,将我们这些人的实力也封印了部分……”

    “太衍对自己狠。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搏出一个未来,而你更狠,居然选择彻底湮灭自己,为未来铺出一条道路。只可惜,你们应该知道,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血浮屠的声音平静无比,他笑了笑,说道,“太初。你觉得,你们能够胜利么?”

    “无所谓!”太初淡然说道,“我是善恶一体,算是‘他’的代言人。一旦当‘他’要觉醒。一旦善恶泉水彻底蜕变,我便会化为恶魔,进行灭世……那一段时间,我会失去所有的控制力量,眼睁睁的看着我自己出手灭世……”

    “就算最终依然是失败的结局,但是至少。我湮灭了自己,我不会再度化身邪恶,毁灭天地了!”

    太初笑了笑,说道,“你要知道,我湮灭了自己,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你真是一个疯子,不,准确来说,你们一家都是疯子!太衍是疯子,你也是疯子。月依雪喜欢一个比他弱小许多,甚至年岁也比她小很多的男人,也是个疯子!”血浮屠冷笑了起来。

    太初轻轻的叹息一声,“血浮屠,说到底,其实都是我们害了你……”

    血浮屠的脸上浮现了一丝苦涩的无奈,涩声说道,“太初,现在说这些,还有用么?”

    “有用?没用?”

    太初的声音也有些苦涩,叹道,“当年若不是因为我们,你现在又如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白夕羽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人,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因为,他根本就不明白,这两人到底在说什么,而且,看现在这个样子,两人似乎在怀念过去,这倒是让白夕羽不太好下手斩杀血浮屠了。

    “是啊,因为你们……”

    血浮屠深吸了一口气,叹道,“其实,你也不必自责,这数个时代以来,你未曾亲自出手杀我,已经算是顾念当年的情分了……”

    “不是不杀,而是,不能杀啊。”

    太初长叹了一声,“血浮屠,从你真正的沉沦进去的那一刻起,我无时无刻不想杀了你。只可惜,当时的我善恶一体,实在是没办法杀你。而雪儿虽然与你一般都是真神境,但是,却也杀不了你……”

    “更何况,我只不过是在上个时代才成就天尊之位,之前也不过是真神,败你容易,杀你难!”太初毫不避讳的说道。

    血浮屠轻轻一笑,身上的戾气似乎也消散了许多,“在我面前说这些,你当我是傻子么?不想杀我就是不想杀我,何必找那么多借口……”

    太初轻轻的摇了摇头,对着血浮屠躬了躬身,“抱歉,今日必须杀你,斩灭你的真灵。”

    “随你了!”血浮屠嘴角浮现一缕微笑,这一刻,血浮屠整个人似乎有些变了,不再那么冷漠,不再那么邪恶。

    “血浮屠,当年你若是没有跟随我们,那该多好?虽然无法长生,但是至少我们都会记得,我们有一个生死并肩的兄弟,奈何……”太初长叹一声,声音有些落寞。

    血浮屠看着太初,同样带着一抹落寞,也许是血浮屠也意识到了,他生存了无数年的生命,今日到头了。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在生死之间,他反而有些看透了一切的感觉。

    “太初,你们不会成功的!”血浮屠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要知道,你们要对抗的,是什么样的一个无上存在,我看不到你们有任何的希望。”

    “事在人为,成与不成,皆看天意!”太初开口。

    “天意?”白夕羽突然开口了,之前太初和血浮屠的对话。他根本就插不进嘴。

    不过他也从两人的对话之中,隐隐得到了一些消息,血浮屠和太衍以及太初和月依雪,当年必然是最好的朋友。他们似乎一切投靠了黑暗。

    结果到头来,太衍重创黑暗,燃烧轮回封印一切,而太初和月依雪也脱离了黑暗的掌控,而血浮屠却沉沦了进去。

    曾经的挚友变成了敌人。

    这些事情。白夕羽插不上嘴,但是听到太初说成与不成皆看天意的时候,他就忍不住了。

    天意两个字,让白夕羽很是反感。

    因为从一开始,白夕羽就一直只挣扎在过去,他的命运似乎都被人安排好了,所以,他对天意两个字,很是不爽。

    “什么是天意?”白夕羽淡淡的开口,“正所谓人定胜天。若是天意阻我,我便打穿苍天,矗立在苍天之上,为苍天制定规则。哪里来的天意,这世界上,没有天意,只有自己的意!”

    “若是天要阻我,我就打穿这一片天空!”白夕羽平静的开口道,“太初前辈,这天下根本就没有天意。既然安排好了一切。就要知道,自己谋划的一定会成功!”

    “人定胜天!”白夕羽傲然开口。

    太初和血浮屠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似乎在嘲笑白夕羽的自不量力。

    “你还小。许多事情你不明白。人定胜天不过是一场空罢了。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当年面对的是什么,不知道灭世的黑暗究竟来自于何处?”太初洒脱的笑了笑,“当年我也与你一般,一往无前,谁敢阻路,直接轰碎。哪怕是苍天的旨意也不行!”

    “只是,到头来却发现,最终依然不过是一个可怜人而已!”太初平静的说道,“不过,既然你有这份心,那就按照你的道心一步一步的踏实的走下去吧!”

    “是!”白夕羽拱了拱手,虚心听了太初的一席话。

    太初转头看着血浮屠,淡然开口道,“血浮屠,若有来生,不再入黑暗如何?”

    “若有来生,我也必然加入黑暗。”血浮屠淡淡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每一个投靠他的至高存在,在真灵深处有一处灵魂印记存在,只要着印记存在,没有人可以脱离黑暗的掌控。”

    “我不像你,居然直接湮灭了自己,呵呵呵……”

    血浮屠转头看着白夕羽,良久之后,方才说道,“你的三世身,被这小子吞噬了么?”

    “还没有完全吞噬。”太初静静地说道,“血浮屠,这些事情,你已经无需这么在意了,因为,今日你保证活不下去!”

    “三世身……太初,你果然了不得,能狠得下心舍弃自己的一切。”血浮屠打量着太初,笑道,“太初,我不是你……你们尽皆跳脱出了黑暗,可我不行……太初,我累了,很累……”

    太初和白夕羽一怔。

    莫非是血浮屠为恶宇宙,感觉有些累了么?还是说,投靠了黑暗,让他有些累了?

    白夕羽心里有些摸不着头绪。

    太初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血浮屠躬了躬身,“血浮屠,受我一拜!”

    “你还是很了解我。”血浮屠并没有扶起太初,他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我真的累了……”

    太初抿了抿嘴唇,轻轻的点了点头,“抱歉,若是早知如此,当年就该直接杀你!”

    血浮屠轻笑一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说法啊。若是换成了太衍,只怕他会说,累算什么?既然要成就无上至尊道果,小小的累算个屁!”

    太初面含微笑,点了点头。

    白夕羽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不太明白。

    “当年,我真的累了……我实在是不想再去追寻你们的脚步了……从一开始,我们几人之中,太衍修炼速度最快,资质最好,悟性最高,气运也最为浓郁……接下来便是你和月依雪……为了月依雪,为了我们之间的友情,我只能不断的追逐着你们的脚步。”

    血浮屠的声音有些低沉,“你们永远都高高在上,我追逐你们的脚步,真的很累,为了能与月依雪在一起,为了我们之间的友情,我只能拼命的苦修……龙不与蛇交,所以,只有与你们站在同样的高度,我才能继续和你们做朋友,才能有追逐月依雪的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