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三十八章 魔族和天荒的关系
    “但是,追逐你们的脚步,实在是太累了啊……太衍反抗黑暗,跳脱出黑暗,重创黑暗,而后,你与月依雪打碎禁制,逃离黑暗之外……你们付出的代价,我都看在眼里。↖只是,那个时候,我真的累了,追逐你们的脚步,太累了……所以,我选择了堕落……”

    血浮屠平静的说道,“虽然被种下了灵魂印记,但是,我整个人却轻松了下来,虽然被邪恶不断的侵蚀理智,但我整个人却有一种自由的感觉……”

    “太初,这就是我当年背叛你们的原因!”

    血浮屠静静的看着太初,良久之后,说道,“今日,你我之间的恩恩怨怨,尽数将在此地结束!太初,看招!”

    血浮屠大喝一声,身上无边血色冲天而起,化为一片混沌之色,而后反向演化,化为一片玄黄,光芒浩荡,震慑了天地。

    太初轻叹一声,“血浮屠,你说的没错,你我之间的恩恩怨怨,都该结束了……”

    太初并指成剑,猛然一剑劈下,一道金色光芒冲天而起,剑芒冲天,斩碎九重天,将玄黄之气尽数斩碎,而后一剑刺穿了血浮屠的眉心,挺立在那里!

    金光消散,血浮屠眉心不断的流血,他的灵魂也被这一剑彻底撕裂,他怔怔的看着太初,笑道,“若有来世,我绝对不会与你们一起……”

    血浮屠倒退了三步,身躯猛然粉碎了,灵魂也消散了,一抹真灵浮现出来,而后直接崩碎了。

    “血浮屠,一路走好!”太初对着血浮屠消失的地方喊道。双眸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悲伤。

    “前辈,您和血浮屠?”白夕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太初长叹了一口气,看向了白夕羽,微微一笑,“你随我来吧。”

    白夕羽点了点头,太初的实力很强。身上有一种天尊的气息,若是要杀自己,根本不会多次帮助自己,所以,白夕羽也很放心。

    太初抓住了白夕羽的胳膊,身子一晃,消失在了茫茫星空之中。

    白夕羽回过神来,入目处,这几乎是一片完整的一片世界……只是。这片世界非常荒凉。

    天空尽是一片灰暗,没有日光,没有星光,也不会有月光。

    大地根本就是沙漠,上面有着一片片怪石,怪石的四周也有些奇怪的植物,一条条河水之中流淌着红色液体。

    灰色的天空,黑色石头。红色河流,褐色的植物构成了一副奇特而又壮美的景色。

    天空和大地之间是无形却如泣如诉的劲风。风中的腥臭气味刺鼻欲呕。大地上没有绿草红花,只有嶙峋的怪石和枝干光秃的树木。

    “这是什么地方?”白夕羽诧异的问道,对这个地方有一种莫名的反感。

    太初打量着天地,开口道,“这是曾经破灭的一片宇宙,你曾服用过乾坤丹。应该知道,那是以一个世界所炼制而成的……这就是一个破灭了的世界……”

    “在三个时代之前,曾经出现了一个无上存在,他很早就知道了黑暗的存在,他一生都在祭炼整个世界。希望能够抵抗黑暗,只可惜,最终还是失败,只保留下了当初大世界的一部分……就是眼前这个破碎了的世界……”

    太初轻轻的叹息一声。

    白夕羽抿了抿嘴唇,他感觉,他似乎有希望从太初身上得到许多秘密的真相了。

    “你刚才问我和血浮屠的关系么?”太初轻轻的笑了笑,“他本是我的生死兄弟。”

    “我记得,当初寒夜轩和叶千星两位前辈跟我说过,太衍,你还有月姐,是三兄妹!”白夕羽点了点头。

    太初笑了笑,“那是在唯一真界之中吧。那个时候,我也在的,只是你没发现罢了……你融合的‘过去’……”

    “是前辈所留!”白夕羽点了点头,当时他融合‘过去’的时候,太初就在他的身旁。

    “太衍大哥和雪儿小妹,他们是亲兄妹,而我是义父收养的孩子。”太初抬头看向了破败的小世界的远方,说道,“当年,我们三个踏上修行路,一路相扶相持,修为提升快速,以大哥的修行速度最快,因为他与你一样,是时代的主角……”

    “我的修行速度与雪儿相差不大,总的来说,我还是要比雪儿快上一点的。我们三人游荡天地,也曾有不少朋友,也有不少敌人。血浮屠就是我们三个的朋友!”

    “当年的他,也算是天纵奇才,我们彼此相守相望,一同成长,横扫天下。不过,血浮屠虽然是奇才,比起我们来,还是有些差距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与我们渐渐地出现了差距,但是,他不甘心,因为,他爱着雪儿!”

    “所以,他拼了命的修行,想要追逐我们的脚步,因为他知道,雪儿心高气傲,一般的男子根本不会放在眼中,他想要追求雪儿,不求比雪儿强大,但是至少能够可以常伴在她身边,他的修为绝对不能落下……”

    “为了追逐我们的脚步,他付出了太多太多,总算他也能一直都追在我们身后。”

    说到这里,太初长叹了一声,“当年,大哥成就真神之境,在冥冥之中感应到了一股毁灭的气息,大哥暗中查探,终于知道,灭世即将到来!”

    “大哥疯狂修行,最终突破到了天尊,但是面对那冥冥之中的危险,大哥却发现,他依然没有抵抗之力……”太初抿了抿嘴唇,“就在那个时候,大哥消失了,他一人去查探灭世的真相,最终,他查到了黑暗的存在!”

    “为了抵抗黑暗,为了了解黑暗到底有多强,大哥毅然决然的投向了黑暗!因为大哥知道,他没有能力阻止灭世的发生,所以,他必须留下有用之躯。等待将来某一个时代,可以阻止黑暗的降临!”

    “因为大哥投向黑暗,我和雪儿也一起投靠了黑暗,化为了黑暗手下的执法者!黑暗是不可战胜的,但是黑暗的座下,有三千真尊。五十真神,九位天尊,却并非是不能战胜的。无数个时代之中,这些执法者也会因为时代天骄的阻挡而被灭杀,所以,黑暗也会收取一些天之骄子,进入其中,补充他的执法者……”

    “于是,最终。我、大哥和雪儿尽数成为了黑暗的执法者,血浮屠追逐我们的脚步,也加入了黑暗之中!”太初声音有些低沉下来,“我亲眼目睹了我的世界的毁灭,在接下来的时代之中,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参与到了灭世之中……”

    “终于,在某一个时代。大哥终于爆发了,他超越了天尊。踏足到了圣尊的境界,与黑暗发生了旷古绝伦的一战,那一战,大哥销声匿迹,应该是身死道消了。而黑暗被大哥重创,陷入了沉睡之中。”

    太初摊开了手。双眸死死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长叹道,“我这一双手,沾染了太多的血腥气息。是我对不起大哥,若非是我。大哥绝对不会那么快就与黑暗发生碰撞……”

    “也因为大哥与黑暗的那一战,我和雪儿跳脱出来,摆脱了黑暗的桎梏,再度成就自由之身,不过也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雪儿原魂重创,差点身死,最终沉睡了许久,直到上个时代才复生!”太初长叹了一声,“后来,经过我的查询,那一战,大哥燃烧轮回,将一切封印!”

    “至于我之前说,我是上个时代才成就天尊,这是假的,我很早之前就成为了天尊了,在我们投靠黑暗的第三个时代,我就成为了天尊,只不过,我平日里一直都真正的力量压制下去,所以,许多人都不知道!”

    “我们脱离了黑暗,可是血浮屠,他堕落了……以前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血浮屠会留在黑暗那里?现在,我明白了,因为血浮屠累了,他追求了雪儿好几个时代。他一直都在追逐我们的脚步,只是他累了,他知道,他追不上了……所以,他才留在了那里,成为黑暗的刽子手!”

    “如此,倒可以算是我们害了他了!”

    太初长叹了一声,“从脱离黑暗开始,我一直都在不断的斩杀一些漏网之鱼。大哥燃烧轮回,封印了一切,但是也有一些执法者没有被大哥封印住,他们想要唤醒黑暗,他们就只能自己发动毁灭战役,吞噬一切力量……”

    “我不断的追杀,最终,那三千多位执法者,如今仅仅剩下了十二位。有些是在与天之骄子的碰撞中被杀掉,有些是被我所杀……”

    “因为灭世失败,黑暗陷入沉睡,导致灭世不完整,被粉碎的世界化为混沌,再度开天辟地,成为了另一个宇宙!这个宇宙就是现在的魔族宇宙!”

    “其中有几位执法者留在了魔族宇宙,掌控了整个魔族宇宙,将自身与魔族宇宙相融,掌控魔族的命运,借助魔族之手,冲击我们天荒宇宙,掀起大战,吞噬一切,用来唤醒黑暗!”

    太初握紧了拳头,“这几人都是天尊,我一人,根本无法杀死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魔族与天荒的战争不断的继续……”

    “魔族宇宙是这样来的?”白夕羽有些震惊,想不到,魔族宇宙和天荒宇宙原本其实就是一个宇宙,只不过是打残了一半,化为混沌重新演化开来的!

    圣无双猜测,魔族的幕后,有真正掌控命运的人的存在,这一点居然也是真实的……

    “魔族传说之中的雕像,是他们么?”白夕羽询问道。

    太初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他们!所谓的雕像睁开眼睛,黑暗便会到来,这是因为,他们积蓄够了足够的力量。无数年的大战,力量足够唤醒黑暗,一旦黑暗醒来,那便是灭世!”

    “不过,幸亏的是,一个叫做林玄的前辈演化出了天地罅隙……阻隔了魔族和天荒。否则的话,经历了无数年,黑暗不是被唤醒,而是彻底恢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