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天帝的兄弟
    “什么叫我本该是主角?”圣无双不解的问道。

    寒夜轩笑了笑,“意思就是,你本该是主角,从出生到成长,一步步的经历起来,同境界无敌,横扫一切,无人可比……可因为某些事情,所以,你不再是主角……否则的话,正常来看,现在你成就圣尊,就是在黑暗即将到来之际……”

    “按照原本的情况来看,你应该会再度突破对抗黑暗,只可惜,现在的主角不是你了……”

    寒夜轩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寒夜轩和叶千星跟圣无双交谈起来,彼此之间说了许多许多……

    最后,圣无双一脸震撼的离开了,就算是普通人都能感受到,圣无双心里充满了无尽的震惊!

    寒夜轩和叶千星也离开了……

    这个时候,天荒依然爆发着惨烈的大战,充满了无尽的杀戮!

    白夕羽从残破的世界,正在疯狂的向着天荒战场赶去,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只是担心着天荒的战场,现在的他根本不会想到寒夜轩等人的事情,因为,那是关于黑暗的事情,暂时与他无关!

    他穿越星空,不断的向着天荒赶去,但是突兀的,他构建的星空通道猛然崩溃了,他脸色一变,骇然无比,急忙催动全身原力,挡了下来!

    等他脱离这一片粉碎的星空之后,他看到了,在他前方有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

    此人约莫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一身蓝色长衫,腰间别着一把软剑,头上束金丝带,星目剑眉。面容俊朗温雅,那眉宇间,又带三分侠气、三分儒雅、三分威严。

    “为何阻我?”

    白夕羽瞬间便明白,正是眼前这个人粉碎了自己构筑的星空通道,方才会让自己从星空通道之中脱离出来!

    既然拦路,那就是敌人!

    那人低垂着脸。听闻白夕羽的话,抬起头来!

    霎时间,白夕羽与对方眼神一触,只觉得对方的两道眼神便在刹那间变成了惊天利剑,猛地射进自己的眼中!

    白夕羽大吃一惊,顿时感觉瞳孔剧痛,猛地倒退一步,瞳孔猛地收缩!

    此人实力强大无比!

    白夕羽怔怔的看着对方,只感觉眼前这个人并非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剑!

    一把妖邪到了极点的剑!

    “很好!”

    那人淡淡的开口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刘郁!从今天开始,到未来结束,你永远都要记住这个名字!”

    刘郁突然仰天大笑一声,手上一柄古朴长剑,出现,倏然化为一道剑光。向着吕隐冲了过来。

    白夕羽反手一握,天子剑出现在手上。他身形不动,但周身已经是剑气纵横!

    当!

    两人长剑相撞,刘郁身形不动,剑指白夕羽!

    而白夕羽却不断的倒退,以自身原力来化解涌入体内的那一股剑气!

    这股剑气太强太强,超越了白夕羽能够想象的极限。

    白夕羽大喝一声。挥动天子剑,头上一道紫气冲天而起,长剑化为神龙,搅动一方风云,无数星辰被砸碎。白夕羽挥舞神龙,砸向刘郁。

    刘郁冷哼一声,身子动也不动,手中古朴长剑猛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剑光一闪,一股如梦如幻的剑意泼散而出。

    意境交融,孤独万古一场空!

    白夕羽的身躯一颤,双眸有些茫然!

    这一刻,刘郁的剑芒已经劈了下来,当的一声,天子剑化为的神龙直接被击飞出去,而后刘郁的剑芒不停,向着白夕羽猛然劈下!

    白夕羽双眸陡然闪过一丝精光,恢复了神智,刚才那一瞬间,他居然沉浸到了刘郁所释放出的那一股孤独寂寥的意境之中,差点迷失了自我!

    他大喝一声,只来得及将天子剑横在眼前,火秘陡然催动风秘,快速闪躲。

    轰的一声,白夕羽直接被劈飞了出去。

    白夕羽大咳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刚才若是他闪躲的慢了一步,只怕会被直接一剑劈为两段!

    “真神?”

    白夕羽一字一顿的说道,他看不透刘郁的境界,而且刘郁身上没有丝毫能够彰显自己力量的气息,宛若一个普通人,白夕羽根本无法判断刘郁的力量……

    可是刚才这一瞬间,白夕羽判断出了,这股力量远远凌驾于真尊之上。

    “不对,不是真神……刚才那一瞬间爆发的力量……你是天尊!”

    白夕羽站了起来,神色冰冷无比,深吸一口气,将天子剑紧紧握住,冷然开口道,“想不到,居然会是天尊……不知道在下如何得罪了这位天尊大人……”

    刘郁神色平静,直接开口道,“第二剑!”

    刘郁的话语刚落,白夕羽感觉一阵邪恶的的剑气从天而落!

    这剑气透发出来的意味,那就是杀戮!

    杀戮一切,将整片天地都给葬掉!

    这一刻,白夕羽只感觉,自己仿佛是一个赤身**的人,站在了北极之中,那寒冷的杀戮气息,几乎将他的身体冻僵了……

    白夕羽心中暗道不好,大喝一声,他身上光芒一闪,变成了半紫半黑的样子,两股大道疯狂交缠在一起,被天子剑引动,向前劈了下去!

    这一刻,白夕羽才看清楚了,眼前的刘郁已经消失了,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一把剑,一把带着无尽的邪恶气息的长剑!

    仿佛那一把长剑就是这世界上所有暴戾情绪的集合体!

    轰!

    白夕羽再度被轰飞了出去,整个人差点崩碎,浑身上下浴血,他疯狂的运转体内的原力,驱逐攻入体内的带着魔性气息的剑气。

    “还不错!”

    那一柄魔剑顿时消散了,化为了刘郁的样子。他一身蓝衣,一尘不染,看着白夕羽。

    白夕羽深吸一口气,催动坤秘,将剑气尽数逼退出来,看着刘郁。开口道,“前辈为何要阻拦晚辈?前辈一身魔气,难道是魔族宇宙的人?”

    “哼!”

    刘郁冷哼一声,“魔族宇宙?他们也配?”

    “天子剑给我!”刘郁伸出了手。

    白夕羽一怔,“你如何知道这是天子剑?”

    “给我!”刘郁只是淡淡的开口。

    白夕羽心中有些百感交集,沉默了许久,他将天子剑递给了刘郁。

    白夕羽很清楚,若是刘郁要抢夺天子剑的话,自己根本就保不住。更何况,刘郁似乎并没有要杀他的意思,之前那两剑,似乎只是在试探自己!

    刘郁伸手接过天子剑,他举起了手中的那一把古朴的长剑,静静的看着……

    他放开了手,那古朴长剑就漂浮在虚空之中,他静静地看着那古朴长剑。良久之后,右手食指和中指并起。从剑身上轻轻抹过,动作轻柔,眼神炽烈执着,眼神之中蕴藏着无尽的爱意。

    就像是抚摸着心爱的人的肌肤一样的那种迷醉。

    这一刻,刘郁的目光充满了感情,给白夕羽一种。他对天下没有丝毫感情,却对自己的剑,充满了深入灵魂的热爱!

    这一刻他的刘郁,处于自己的小天地之中,只有他和他的剑!

    “老伙计。抱歉了……”刘郁放开了手,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你伴随了我无数个日夜,如今,也该与我分离了……”

    那古朴长剑猛然颤抖了起来,似乎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悲伤之情。

    “当年你我早就陨落,若非是他,你我何来复活之日?更何况,这一切,本就是我们几人定下的布局,若不能成功,一切都将消逝……老伙计,再见了……”

    刘郁长叹了一声,举起了手中的天子剑,看了几眼,转头看向了白夕羽,淡淡的开口道,“很好,凝练天道为剑,融入天子剑之中……只可惜依然尚未成型……若你能够踏足真神境,当可以将真正的天道凝练为剑,天地万道以你为尊!”

    “若你能够成就天尊,当可凝练天地大道为剑,将宇宙之中的道尽数掌控,成为掌控者……”

    刘郁淡淡的说道,“希望你不要辱没了这把剑……”

    刘郁将天子剑放在了虚空之中,那本属于刘郁的古朴长剑猛然颤抖了起来,发出了一阵悲鸣,不是为自己的命运而悲伤,而是为眼前的主人而悲伤。

    那股悲伤,只散发一个意思,它在为日后与主人的分离而伤痛!

    但是,古朴的长剑虽然发出悲鸣,但是却不断的颤抖了起来,渐渐地,就那样融化了,化为了一团汁液,将天子剑包裹在了其中……

    霎时间,天子剑之上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带着无尽的威压,仿佛能够将一切都斩碎一般……

    这种情况持续了足足一天一夜。

    期间,刘郁一句话都没说,白夕羽也不好开口询问什么。

    但是,白夕羽却很明白,眼前这位前辈,是为了让自己的天子剑蜕变,而前来的。

    只是,这天子剑和眼前这个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新的天子剑终于成型了,上面散发着一股滔天的锋锐之气,仿佛就是苍穹,都能一剑劈开。

    “给你!”

    刘郁目光一闪,那天子剑便来到了白夕羽的身前。

    白夕羽深吸一口气,握住了天子剑,这一刻,白夕羽感觉到了,这天子剑仿佛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从血肉衍生出去的一部分。

    “前辈……”白夕羽躬了躬身,“还请前辈为我解惑……”

    “不需要!”

    刘郁平静的开口道,“你很不错,不枉费我们几个人的心血……如今,天子剑与巨阙剑已经融合归一……还有夜暮阳的龙泉剑,华云飞的琴仙剑,以及燕飞的蝶恋花了……日后有机会再见,别让我们失望!”

    刘郁轻轻叹息一声,撕裂了星空,直接消失了。

    白夕羽百感交集,实在是感觉有些古怪,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夜暮阳、华云飞、燕飞……是了,这些名字……”白夕羽如同醍醐灌顶,猛然记起了这几个人的名字!

    “是了,天帝君落云,他曾经说过这些名字……刘郁,是了,当时君大哥说过,他是他的兄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