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六十二章 青铜棺带来的希望!
    “你是谁?”

    白夕羽怒吼,他要返回过去,却被人阻路,他心中怒火滔天,他一定要将眼前这个人轰碎,才能回到过去啊!

    那是一个风采傲人的身影,一身黑衣,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深黑色长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男子身上的气息很恢弘,却是很平静安稳,祥和,祥和的令人惊惶!

    “让开!”

    白夕羽怒吼,一拳轰碎了混沌,向着这个人砸去,他要粉碎时空,返回过去!

    那人的双眸射出两道光芒,淡然道,“归一……居然是归一境界,只可惜,只存在于下一瞬……”

    噗!

    白夕羽猛然喷出了一口血,时间长河震动,白夕羽直接被砸飞了出去,被轰出了时间长河……

    白夕羽再度站了起来,脸色冰冷无比,看着前方,冷然无比,再度轰开了时间长河,他陡然看到了,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月依雪整个人在消失,黑暗在侵蚀着她,她静静地看着虚空,在虚空之中开始刻字,那是属于她的道!

    “夕羽,等不到你的回来了……真的有些可惜啊,还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呢……”

    月依雪被黑暗彻底侵蚀了,化为了乌有。

    她以自己的道刻画的字,也渐渐地被黑暗侵蚀了,消失无踪!

    “不,月姐!”白夕羽怒吼起来,“我来救你们了,我已经到了最巅峰,无人是我对手,谁也不能将你们从我身边带走!”

    白夕羽探出手,抓向过去的时间。想要将月依雪拯救出来……

    轰隆!

    时间长河猛然暴动了,无数个时代仿佛要爆炸了,时间长河汇聚了所有的力量向着白夕羽轰去,将他轰飞了出去!

    白夕羽吐血。倒下,而后再度站了起来,又一次轰碎试讲长河,要进入过去!

    他这一次闭关,直接到了最后的时间尽头。可是这不是他想要的未来,他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打穿时空,改变过去!

    然而,时光已经流过,无法改变,虽然他之前也曾穿梭过时空,但是那一切都在时空因果之内,可是现在,他的一切一切。都不在时空的因果之中啊!

    他一次次的遭受重创,但是如今他的实力强大无比,却也不会死亡,不过,他接连遭受重创,头逐渐的雪白,仿佛苍老了下来……

    “归一无殇,唯有情殇!”

    一道声音传来,时间长河出现了,刚才那一道身影浮现在时间长河上。遥遥的望向了白夕羽!

    “你是谁!”

    白夕羽怒吼,“让开,我要击穿过去!”

    “击穿过去?”那人淡然开口,“你我现在是隔着时空对话……你永远都存在在下一瞬。所以,你脱离了最终的时间的尽头,你想要逆转,简直是做梦……真是可惜了,没想到居然有一个归一境界的存在……”

    “若你存在,我或许还不能覆灭那一个梦世界。或许,我还不能彻底苏醒……”

    那人嘴角浮现了一丝微笑,“一切都将毁灭,却不想,逃离了一个你,逃离到了时间尽头的下一瞬……可惜……”

    “下一瞬?”白夕羽突然怒吼道,“下一瞬?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但是那又如何,我要轰碎过去!”

    “不可能的!”那人淡淡的笑了笑,“道的尽头就是归一……你我都是归一境界,但是你存在在下一瞬,我在你的上一瞬,因为你我二人的存在,阻隔了时间的流动,所以,你根本无法回去!”

    “可是我却能和你攻击!”白夕羽怒吼。

    “时空的因果啊!”

    那人轻轻笑道,“一切都已经生,你若要返回过去,就相当于要彻底更改历史,如此一来,将会崩坏时空的因果……”

    |“天地万物,一切都在时空的因果之中,你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就是时空的因果!但是,你却存在于时间的尽头,若要逆转时空,就相当于要崩坏时空的因果,从头再来……所以,不可能的……因为,时空的因果,就是归一的一种!”

    那人平静的开口道,“刚才你击穿时空,与我对撞一招,是因为,你我都是归一境界……只可惜了,当时我还担忧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存在,但是现在看来,你不过是存在在下一瞬,根本无法对我产生任何的影响!”

    “杀你!”

    白夕羽怒吼一声,一拳轰了出去,一片宇宙在他手上形成,而后又是一片混沌出现在他的手上,与宇宙融合归一,化为始终印,与他的拳头合在一起,轰碎了天地万道,将时间长河打的支离破碎!

    轰!

    那人微微一笑,根本没有任何动作,他只是顺流而下,催动时间长河的力量,向着白夕羽轰去!

    白夕羽大口喷血,倒飞出去,再度被击出了时间长河!

    “啊!”

    白夕羽疯狂了,他现在战力无敌,若是他想要轰碎时间长河,还是可以的,就算是时间长河的力量,他也能够承受下来,最多不过是重伤,他要返回过去的话,他还是有着六成把握的!

    之前回不去,就是因为,眼前这个人阻隔了他的力量,若是不能将此人斩杀,他就无法回到过去!

    可是,真的能将此人斩杀么?》

    他斩杀了上一瞬的那个人,若是逆转时间长河而上的话,还会碰到更上一瞬的这个黑衣人。

    他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他整个人心若死灰,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气急攻心,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

    “不,一定有可能回去的……妖奇云说过,我曾经封印了他,可是我根本没有参与最后的战斗,怎么可能会去封印他?所以,我一定会回去。时间的因果,从头到尾,都是存在的……所以,我是可以回到过去的!”

    白夕羽眼神冰冷。他现在虽然达到了所谓的归一境界,但是,他真的能够返回到过去么?

    他现在的确是万劫不灭长生不死了,可是,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存在的话,他活着做什么?

    白夕羽看着自己的手,疯狂的大笑了起来,“我曾经以为,我可以守护一切……哪怕是我看到了未来,我也坚信,我自己可以靠着自己的双手,来改变未来,我以为,我能够靠着自己改变一切……可是到头来……”

    “哈哈哈哈!”

    白夕羽疯狂的大笑。声音充满了无尽的悲伤,仿佛整片天地都随着他的笑声而悲伤了起来。

    “放弃吧!”

    那人淡淡的开口道,“我为审判者,审判一切……你就算杀了我,还有无数个时间的我存在……你回不去的……”

    “哈哈哈……”白夕羽大笑,“审判者?审判者又算什么?若是你我处于同一瞬间,我一定会将你打爆!”

    审判者冷哼一声,并不多言。

    白夕羽颓废的坐在了地上,怔怔的看着前方,心若死灰。他躺在了地上,双眸充满了绝望。

    他颓废了……

    “真是可惜了……”审判者轻轻地笑了笑,“你倒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达到归一境界的人……万古以来,除了那个可以算作是另外一个我的人外。没有人成就归一境界……哪怕是曾经与我作对的寒夜轩等人,最多也不过是圣尊境界而已!”

    白夕羽抬了抬头,“寒夜轩?与审判者作对?这个人,与黑暗有关系么?”

    “算了,我想这些有什么用?”

    白夕羽闭上了眼睛,他感觉自己孤独无比。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天大地大,他仅仅是一个人,永远都是孤独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手,手上闪烁着光芒,他要将自己解决,他不愿意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世界上,因为,他辜负了太多人的期望,因为,他永远都只能存在在下一瞬……

    他是孤独的……

    突兀的……

    审判者怒吼一声,“你是谁!”

    白夕羽猛然一怔,抬头看去,只见到在那时间长河之中,一座青铜棺突兀的出现,不知道从何而来,爆出一道混沌色的光芒,震动了时间长河。

    这一刻,青铜棺仿佛是一尊身绽无量神光的神王,神圣而威严,不可侵犯,九天十地都因它而战栗!

    时间长河直接被镇压了,青铜棺释放出无量光芒,震碎了天地,镇压了时间长河,挡住了审判者!

    “是它?”

    白夕羽眼神渐渐地充满了色彩,他眼中的喜色越来越甚,这座青铜棺,他认识的清清楚楚,那是当年的青铜棺!

    这一座青铜棺,在他第一次穿越星空的那一刻,他就见过,那时候,在青铜棺的前面,有着太古圣兽的守卫……

    后来,他见过一两次这青铜棺,后来就再也不曾见过了……

    “是了,这青铜棺到底从何而来?这青铜棺里面葬着的,究竟是谁?”

    白夕羽心中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不知道那是谁,但是,现在却是他返回到过去的最好时机!

    “返回过去!”

    青铜棺木之中,陡然传出了这样一道声音,声音恢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正气与平和。

    白夕羽脸色一怔,大喝一声,一拳轰碎了时间长河,承受着时间长河的无尽的力量,沿着时间长河逆转而上,冲了进去!

    “是你!”

    审判者怒吼起来,“居然是你?不可能,你已经死了!”

    “死?你我本是一体,你若不死,我如何会死?”

    青铜棺之中传来了一道冷哼声,青铜棺爆出无量光芒,化为无穷的封印,将审判者挡住,将时间长河镇压了下去!

    “他回不去的!”

    审判者怒吼起来,时间长河之中,一个又一个的审判者出现,开始出手,催动时间长河的力量,并且施展自己的力量,轰向白夕羽!

    “镇压!”

    时间长河虽然被镇压了,但是这一刻,时间长河里爆出了无量光芒,一座又一座的青铜棺木出现,镇压向了审判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