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六百八十六章 过去、现在、未来!
    时光流转,转瞬又是一年……

    妖奇云封印了自己的力量,他完全变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颤颤巍巍,仿佛下一刻,就会死去……

    妖奇云封印自己的力量,是因为,他觉得,他保留这些力量又有什么用呢?

    他老了,气血在衰败,他等不到下一场大劫的到来了……

    “唉……”

    妖奇云站了起来,颤颤悠悠的走到了枫林之中,走向那些坟墓。⊙

    他的眼神已经浑浊不堪,他微微眯了眯眼,轻轻的笑了笑,“这里一直都是杳无人烟的,想不到,今日却见到了几个人!”

    在那枫林之中,他看到了,有三个丰神如玉的青年站在那里,只是,此刻的他已经封印了力量,自然看不出来那几个人的样子……

    妖奇云须发皆白,满脸镌刻着饱经风霜的皱纹,他手中提着一个花篮,里面放满了馨香的花朵。

    他走上前来,走到了一座墓碑之上,这是白夕羽的墓碑!

    他轻轻的放下了几朵洁白如玉的花朵,呢喃道,“我的兄弟,我又来看你了,我想,不久的将来,我也会去陪你们了……”

    妖奇云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他的眼中有一种悲色,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听叶片沙沙坠地地,看落花渐渐凋零,他如一个过客,他眸子深处清宁如水,了无人间烟火。

    这是一种出尘的气质,他静静的抬头,看向了前方的墓碑群,他还要去那里,献上鲜花,那里同样是他其他兄弟的衣冠冢。

    突兀的,妖奇云顿住了,因为,在他的眼前,一个青年转过了身子,与他对视在了一起……

    妖奇云呆住了,手中的花篮直接掉落在地上,花瓣被风吹起,有一种莫名的悲凉意味。

    青年怔怔的看着妖奇云,他的心中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浮现……

    “你……还活着?”

    妖奇云有些震惊,有些激动,有些喜悦,老泪纵横……

    “恩?”青年有些愕然,看着眼前的妖奇云,呢喃道,“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妖……妖兄?”

    妖奇云泪水横流,疯狂的大笑了起来,他的眼中精光闪烁,这一刻,他体内的封印陡然破碎了,他再度恢复了他那接近真神的修为,他大笑着,而后大哭着,显得非常的悲怆……

    “你还活着啊,你果然还活着啊,是啊,你是那样的强势霸道,一生不曾败过,轮回之中不敢留你名,粉碎一切,成神路上横扫一切阻挡,魔族宇宙之中横扫天地,你是那样的强大,怎么可能会死!哈哈哈!”

    妖奇云疯狂的大笑,大哭,悲怆无比。

    “你真的是妖兄?”青年快速的来到妖奇云身前,抓住了妖奇云的胳膊,震撼的问道。

    “是啊。时光流逝宛若白驹过隙……白夕羽,我终于再见到你了……”妖奇云哈哈大笑,看向了远方,那里,也有两个熟悉的人,洛鸣和蓝空尘……

    “怎么回事?”年轻的白夕羽握住了妖奇云的手,喝道,“你的身体,怎么会**到这种程度?现在的,应该依然处于巅峰的青年时期,就算是万载时光,你也不可能老朽到这种程度,到底,是谁夺走了你的寿元,害了你?”

    白夕羽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意,看着妖奇云那瘦骨嶙峋,失去了无尽岁月的老迈残躯,白夕羽心中的杀意越来越狂暴,几乎要爆发了!

    “万年的时光?”

    妖奇云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静静地看着白夕羽,无数画面从白夕羽身边浮现开来,宛若一幅幅时间长河之中的画面。

    “这是……原来,原来是这样……”

    妖奇云苦涩的笑了笑,叹息了一声,“是我太过奢求了……逝去了的,早已经逝去,现在不过是在时空之中的对话罢了……原来,这里居然有一道先天的时空之门……”

    白夕羽有些震惊的看着老人,刚才妖奇云明显是在撕裂时空,看透了万古的秘密。

    “你……”

    白夕羽抓住了妖奇云的胳膊,“妖兄,你,你是我这一代,万年之后的你么?”

    “与你的时代相比,足足相差了至少两万年的时光……”

    妖奇云轻轻叹息,走到一旁,靠着一棵枫树,坐了下去,眼神充满了悲凉,他静静地看着白夕羽,嘴角浮现了一丝苦涩的笑意。

    眼前的青年,还是在过去,双眸依然那么坚定,他还不知道,在那未来之中,会有多么残酷一场战争,在那未来之中,那是一场多么恐怖的灾难……

    眼前的青年如同最后一战那般,双眸坚定无比,封印了自己,冲入了那无边的黑暗之中,撕开了一角未来,让宇宙生命虽然被毁,但是宇宙却保存了下来……

    还记得当年,那个青年,突兀的出手封印了自己,笑着,冲入了黑暗之中,他一个人杀入黑暗,渐行渐远,最后消失无踪……

    两万年的时光啊,磨灭了太多太多!

    妖奇云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两万载的时光,改变了太多,这个青年再也没有出现过,如同没有在世界上存在过……

    “妖兄!”

    白夕羽抓住了妖奇云的胳膊,问道,“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是两万年之后的你么?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未来……”

    妖奇云轻叹一声,“曾经的伙伴们,那一战……项天赐,喋血星空,最后与人同归于尽……”

    “白易风,与人一战,同归于尽!”

    “金辰轩,与人一战,同归于尽……”

    妖奇云静静地说着,叙说着两万年之前的那一场战役,让人惊悚……

    白夕羽的身躯却颤抖了起来,他的朋友,他的弟子,他的爱人,他的兄弟,尽数喋血,陨落在星空之中么?

    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场战斗?

    白夕羽震惊了,他怔怔的看着妖奇云,双眸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惊惧之色。

    与此同时,在那遥远的星空之中,一颗死寂星球猛然爆发了,散发出无量光芒,照亮了大半个虚空……

    不少修士都看到了这一道无量光芒,向着这一颗星球飞来!

    光芒爆发,星球陡然粉碎了,一尊青铜棺漂浮在宇宙之中,散发出无量光芒……

    “这是什么?”

    “这是棺木?居然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气息,里面葬着的是谁?”

    “难道是埋葬的是上一个时代的强者么?”

    不少修士赶了过来,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给我开!”

    青铜棺之中陡然传来了一道疯狂的怒吼声,哐当一声,青铜棺木直接被一拳轰开,一个青年迈步走出了青铜棺。

    青年身材修长,威势动天,双眸熠熠生辉,带着一抹冲天的煞气……

    只是青年脸上笼罩着一层浓郁的紫色,让人看不清楚他的容颜,他双眸一扫,气息横扫**八荒,无数修士尽数倒退数万里,震撼无比!

    “好恐怖的人,仅仅是双眸的光芒,就将我们逼退了!”

    “此人是谁?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气息?”

    “难道,真的是上个时代的强者么?”

    赶到这里的修士骇然无比的说道。

    “无边的鲜血……”

    青年一字一顿的喝道,“哈哈哈……无边的鲜血造就了我……圣尊、天尊、真神、真尊,死亡生物,魔族修士,天荒修士……无数人死亡的精血,居然都被你吞噬了!”

    青年转过身子,看着那青铜棺,青铜棺棺盖已经飞出,谁都能看到青铜棺木之中,但是,令人震撼的是,在青铜棺之中,是一团黑暗,任何人看去,都看不到尽头,仿佛,那青铜棺之中,是,另外一个世界!

    青铜棺之中仿佛葬着另一处黑暗的世界!

    “时光荏苒,不知几何……曾经的战友,曾经的伙伴,曾经的爱人……”

    青年冷冰冰的说道,“我失去了所有,为何当年不让我战死?”

    “无边的鲜血造就了我,哈哈啊……”青年冷然一拳轰向了青铜棺盖,轰隆一声,将青铜棺木再度盖上,而后一脚踢出,直接将青铜棺踹向了茫茫星空之中,化为一道光芒,消失无踪!

    “是另一个我跨越时空而来了么?”

    青年转过身子,看向了远方,“若非时空之门开启,另一个我出现,否则的话,我将继续沉睡下去……一个时代不能出现两个我,因为时空因果的关系,唤醒了沉睡的我……只是不知道,如今过去了多久了……”

    青年抬头看向了远方的星空,“宇宙没有毁灭,毁灭的只是苍生,看来,青铜棺将黑暗暂时镇压了……”

    “若真是另一个我来此,我记得,我第一次穿越时空的时候……”

    青年抬头看向了远方,“是我遇到未来的妖奇云妖兄的时候……时代已然在继续,未来依然没有改变,挣扎了许多,还是处于时空之中……不对,未来改变了……至少,我已经舍弃了我的肉身,没有办法去算计执法者了……”

    “妖兄,现在的你,还好么?”

    青年一步迈出,无数的星系在他脚下流淌,他一步跨越了无数星系,没有撕裂空间,就仿佛自然而然的一步……

    “天地乱,黑暗难,修我战剑,杀出九天……”

    “生何欢,死何惧,苍穹断,我以我血聚十荒……”

    妖奇云的声音淡然,充满了沧桑,充满了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