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七百零九章 天衍之地,太衍!
    妖奇云上前

    “你……”白易风看着妖奇云,辨认了一会儿,震惊道,“你是妖奇云,妖兄?”

    “是我!”妖奇云轻轻的点了点头,他苍老了许多,白易风能够认出他,也算是不错了……

    “易风。欢迎回来!”白夕羽上前一步,抱住了白易风,轻轻的拍了拍白易风的肩膀。

    “小祖?是你?”白易风震惊了,不过,他感受到白夕羽和妖奇云的情绪有些悲伤,有些激动,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白夕羽放开白易风,大笑了起来。

    “月前辈,你也在这里?”白易风看到月依雪,急忙躬了躬身。

    月依雪有些愣,眼前这个男子,也是认识自己的么?

    看来,自己真的是丢掉了一些很重要的记忆啊。

    不过,这也说明了,白夕羽并没有骗她,她就是白夕羽的妻子。

    “小祖,妖兄,月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么?”白易风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再度询问道。

    “还有,妖兄怎么会苍老到这种地步?这里又是何处?小祖你们为何会在这里?”白易风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易风,你的记忆还停留在两万年前……”白夕羽长叹一声,“距离我们当年那一战,已经过去了两万年了……幸亏当年那一战,你用出了轮回的力量,我才能重聚你的原魂,让你复生……”

    白夕羽拍了拍白易风的肩膀,真假参半的说道,“我将你救回,却用了太长的时间,让你复原……我也是苏醒不过几百年而已……妖兄则是活到了现在,足足失去两万多年的寿元,所以才会变得如此苍老……”

    “已经两万年了么?”白易风有些震惊,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涌起了一丝悲伤,“当年一战,只剩下我们了么?”

    “是的!”白夕羽长叹了一声,然后将月依雪的事情说了出来,告诉了白易风。

    “当年的朋友们,都已经死亡了么?”白易风感慨了一声,有些低落。

    白易风并不知道,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白易风了,他不过是白易风的肉身重生灵智而已,他只是获得了白易风的记忆罢了…

    同样的肉身,同样的记忆,所以,白易风,也算是白易风了。

    “你真的是我的丈夫么?”月依雪看着白夕羽,问道。

    白夕羽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等你重新成就真神境界,我便会让你复苏记忆。”

    月依雪点了点头,她也知道,白夕羽对她没有恶意。

    “月姐,我还是这样叫你吧,以前一直都这样叫你的。”白夕羽轻轻笑了笑,“我要去天衍之地,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可以进去么?”月依雪好奇的问道。

    白夕羽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太衍前辈留下的遗迹,也因此而救了你…”

    “天衍之地时间流与外界不同,里面百年,外界才一年…”

    “为了找你,我与弑天有着约定,五千年内,不去找绝始和绝麟的麻烦…”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还有八千年左右,审判者会再度觉醒,黑暗会再度降临…这宇宙会彻底湮灭而消失…”

    “我所创造的新世界,八千年之后,估计最多只能吞噬上千个银河系范围的宇宙,届时,必然会被审判者毁灭…”

    “要抵抗审判者,我必须要重新成为归一境界。五千年的时光,在天衍之地之中,便是五十万年的时光…”

    “这五十万年内,你足以恢复记忆,而易风也可以成就天尊!”

    白夕羽开口道,“原本我打算亲手来斩杀绝始,现在看来,就留给易风和妖兄了…”

    “计划不变,我会慢慢积蓄力量,五千年后,易风和妖兄出手对付绝始和绝麟,而我要在审判者的意识压制之前,冲破圣尊境界。”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所以,天衍之地,我们必须要去!”

    “我想,那里应该留下了太衍前辈曾经对审判者的一些判断,甚至,有可能拥有审判者的弱点,亦或是对付审判者的方法!”

    白夕羽说道,“月姐,我们过去,如何?”

    月依雪点了点头,她也没有询问,为何白夕羽会知道天衍之地的事情,不过,冥冥之中的感应,让她对白夕羽很是放心。

    众人也不再迟疑,踏入了星空,来到了之前白夕羽找到月依雪的星球。

    有月依雪指路,而且白夕羽也得到过这里的记忆,所以,他们很轻松的就进入了天衍之地之中。

    这是一处奇异的世界,漫山遍野鲜花灿烂,空气之中充满了迷人的馨香。

    一座矮山矗立在这一片空间之中,峰顶流淌下来的温泉,在半山腰形成泉池,宛若珍珠,点缀在漫山遍野的鲜花之中。

    周围的空气沁人心脾,有一处光滑如蓝宝石的湖泊,各种奇花异草点缀在湖泊边上,仙雾渺渺,神秘而又梦幻。

    特别是进入此地,白夕羽就感觉到了,这里的时间流的确是不同于外界,至少也有百倍的时间流。

    “这果真是一处妙地。”妖奇云感慨了一声。

    众人都点了点头,白夕羽也心中有些感慨,在这里,他能获取百倍的时间,足够他积累到无数的力量了。

    “谁!”

    突兀的,白夕羽猛然大喝一声,看向了前方。

    在湖泊边上,一个男子负手而立,一身锦衣,眉长入髯,细长而又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一双眼眸,如同钟天地之灵秀,不含任何杂志,清澈而又温和。

    男子身上气息很是恢宏祥和,让人安心。

    “太衍前辈!”

    白夕羽、妖奇云、和白易风三人,同时惊呼一声。

    他们虽然没有见过太衍本人,但是两万年前那一战,太初以秘法唤醒了太衍的一缕真灵意志,参与了战斗,所以,他们是认识太衍的。

    “终于有人将我唤醒了。”

    太衍看着众人,轻轻一笑,他看向月依雪的目光充满了宠爱与温柔。

    “雪儿…看来,你的记忆被封印了吧…如此说来,当年我的后手生效了…你还是没有听我的劝告,去对抗黑暗了吧。”

    太衍温和的笑着,走了过来,“傻丫头…”

    “你是真正的人?”白夕羽突然说道,“你并非是真灵意志,也并非是残魂,而是一个真正的人!”

    太衍轻轻的笑了笑,“我的确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我还处于我的巅峰,仅差一步,就可以踏足归一境界了!”

    “怎么可能?”众人都惊呼一声。

    太衍轻轻一笑,摸着月依雪的秀,月依雪怔怔的看着太衍,她也不知道为何,她的心里有些痛,她突然很想哭。

    “大道天碑在你手中吧?”太衍转头看向了白夕羽,脸上带着一抹笑意,“难道,你不知道大道天碑的作用么?”

    “你…”白夕羽震惊的看着太衍,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说道,“你当年那个,尚未挑战审判者的太衍?”

    “你果然想到了。”太衍轻轻一笑,“若非有大道天碑,当年,我也没可能重创黑暗…”

    “在未来,你已经死了,所以,这个未来之中,并没有你的存在,你若要穿越时空,付出的代价,会小很多…若是以大道天碑为时空惩罚的媒介,你的确可以来到未来…就如同我当年以寒夜轩前辈的大道天碑,穿越在过去一般。”

    白夕羽开口道。

    太衍点了点头,“分析的差不多,但是,却有一点不同…其实我并非是靠着自己打开时空之门来到未来,而是靠着大道天碑,我激出大道天碑的力量,将天衍之地与我所在的时空短暂的联合在一起…”

    “但是,毕竟这属于时空的禁忌,所以,我也不能随意的出现在这里……所以,我建造了这天衍之地,布置下了一个阵法,只有当时代主角出现在这里,才能触动时空阵法,将我从过去拉到现在,但是,不过仅仅能够存在一个时辰罢了!”

    太衍轻轻一笑,“没有办法,如今大道天碑在你身上,这个时空同时存在两块大道天碑,如此一来,就被时空所隔离了……我只能停留在这里一个时辰……”

    “太衍前辈!”白夕羽对着太衍躬了躬身。

    太衍轻轻一笑,扶起了白夕羽,道,“你我都是时代主角,为何对我行此大礼?”

    白夕羽再度对着太衍一拜,“我与月依雪乃是夫妻,给您行礼,乃是天经地义!”

    太衍微微一愣,打量了一会儿月依雪,而后看了看白夕羽,轻笑一声,“想不到,雪儿居然有心上人了,哈哈哈……若是让血浮屠那家伙知道的话,只怕会气死的吧!”

    “血浮屠已经被我所杀!”白夕羽开口道,“血浮屠在您之后的时代,变成了一个恶魔,没有办法,我只能将其斩杀!”

    白夕羽将血浮屠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太衍,一些是他经历的,一些是从太初那里听来的。

    “可惜了……”听到血浮屠的事情,太衍不由得叹息了一声,“他也是我们曾经的兄弟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