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弑天和吕莹
    “我记得,我在那遥远的未来,只剩下了他一个……”

    过去的白夕羽抿了抿嘴唇,看向了白夕羽,说道,“现在的情况,似乎让我有些看不懂了!”

    “呵呵,你曾经看到过的未来,也是我曾经看到过的未来!”

    白夕羽嘴角浮现了一丝笑意,自己和自己说话,的确感觉有些诡异,“不过,那是你的未来,而不是我的现在……我说过了,未来和过去可以改变,如今的未来,已经不是我所看到的未来……我已经斩断了时间的因果,这样的未来,已经改变了。”

    “不太明白啊!”过去的白夕羽有些蹙眉。

    白夕羽轻轻一笑,“其实,不需要想得太多……简单来说,那就是,我已经突破了未来的束缚……”

    “在你与我见面之前,你我所经历的都是一模一样,但是,从这里,就出现了分歧点……我做了我自己的选择,最终,我斩断了时间因果。你是我,我想,你也会有你自己的选择……”

    白夕羽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你有许多问题想要问我,现在我会告诉你一些答案!”

    “所谓黑暗就是黑暗,我们,不,整个宇宙苍生要面对的,就是一场黑暗,一场吞噬了宇宙的黑暗……”

    “那是一场灾难,一场无法挽回的灾难,亿万苍生尽皆卷入杀劫之中。未来是一场不可承受的黑暗。”

    “当年的我,冲入了那一片黑暗,要粉碎黑暗,将一切回归,要改变未来,只可惜,那黑暗之中的存在,是一个无上主宰,最终,我失败了……而那个无上主宰,其实就是……”

    轰!

    白夕羽尚未说完话,这个世界霎时间颤抖了起来,仿佛要粉碎了一般,漫天的雷霆从天而降,似乎要将这里的一切都给抹杀!

    霎时之间,天地轰鸣,宇宙震颤,一股股毁灭的气息从无尽的星空之中释放出来,仿佛这片天地动怒了!

    白夕羽嘴角浮现了一缕微笑,“开始了么?”

    过去的白夕羽感受到这一股气息,心中充满了震撼,震惊的看着未来的自己!

    白夕羽摆了摆手,将那一道时空之门再度打开,开口道,“过去的我,回去你的时代吧……”

    过去的白夕羽沉吟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进入了时空之门,消失不见!

    这一刻,妖奇云出现了,他带着压迫九重天的气息,一步一步向着星空深处走去,震的星辰万物全都在颤栗。

    “绝始,你忍不住出手了么?你虽然融合了天地本源,但是时空的因果,似乎不归你管啊!”

    妖奇云虽然苍老,但是气息狂暴无比,一拳轰出,将无边雷霆轰碎,露出了绝始的样子,妖奇云冷喝一声,冲了出去,喝道,“绝始,当年我成就天尊,你偷袭我,今日,一战了却恩怨,只论生死,不分胜负!”

    在星空深处,绝麟眉头微动,正要出去,白易风却出现在了绝麟的面前,“就知道你也会来……”

    “白易风?”绝麟蹙眉,冷哼道,“当年那一战,你不过是个小小的真神而已,我能记住你的名字,你也该感到荣幸了……”

    “那还真是荣幸,所以,我决定杀了你,来成全我的荣幸!”

    白易风身上无边气息疯狂涌动起来,杀意无边!

    白夕羽双眸凝重,看着虚空,他知道,弑天一定会出现的!

    果不其然,在那无尽的星空之中,弑天出现了,他虽然隔着无限远,但是,他可以随时关注到白易风和妖奇云的动静,而且,若有需要,他完全可以瞬间出现在白易风和妖奇云身前。

    “审判者的意识压制……”白夕羽看着虚空,他需要一个契机,才能在瞬间冲破宇宙的封锁,跳脱在宇宙之外。

    只要绝始和绝麟被杀,那么,执法者就只剩下一个弑天,届时审判者尚未苏醒的潜意识,就不会注意到白夕羽,届时,白夕羽就可以瞬间冲破宇宙的压制,踏足圣尊境界!

    弑天眼神闪烁,似乎在思索什么,最后,他迈动步子,就要赶赴战场。

    “喂,别想着去打扰人家战斗!”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一个少女出现在了弑天的身前,正是那多年不见的吕莹。

    “你来了?”弑天看到吕莹,轻轻的笑了笑,“我差不多已经看出他的算计了……他打算以灭杀执法者来牵制主人的潜意识,而后冲破宇宙的束缚,成为圣尊。”

    “哦,这倒是啊!”吕莹轻轻一笑,“你也不笨,居然看出来了。”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去打扰他们?”吕莹耸了耸肩,问道。

    弑天轻轻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算错了一点……他算错了主人的意识!”

    吕莹微微蹙眉,看向了虚空,呢喃道,“难道,老哥要压制不住他了么?”

    弑天轻轻的点了点头,“没错,当年青铜棺镇压黑暗,你哥哥意识短暂苏醒,与青铜棺合力,将主人镇压下去……你很清楚,那青铜棺之中,葬着的是什么!”

    “我知道!”吕莹点了点头,双眸有些悲伤,“那里,葬着的,不仅仅是一个世界,还有……”

    “没错,那位大人,也就是你的哥哥,他算错了一些事情……他算错了时代……也许,他也没想到,居然会等到这一个时代,青铜棺才会威……”

    弑天轻叹一声,“主人虽然被封印,但是潜意识却依然活跃着,他虽然想要借助灭杀执法者来转移主人的意识,但是,他想要突破出去,他的力量还不够啊!”

    弑天长叹了一声,说道,“他的力量依然是天尊的力量,五千年的时光,他应该将他身上的时间道伤治疗完毕了……当初我与他定下五千年的约定,就是考虑到五千年内,他的道伤不会恢复!”

    “甚至,我告诉他八千年后,主人将复苏,也许是我给他的时间太急促了,所以,才刚过去五千年,他就忍不住要对执法者动手了!”

    弑天冷哼一声,“他这是在找死……既然他学不乖,那我就亲自出手,将他的朋友斩杀!”

    “当年一战,我让他亲眼看着,他的爱人,他的朋友在他眼前死亡,他却无能为力,现在,我就让他再度感受一下,这一种曾经绝望的感觉!”

    弑天冷冰冰的说道,“他是时代主角,可以从打击之中恢复过来,他这一次又莽撞了,那我就先斩杀了他刚刚找到的朋友和爱人,让他清醒一下!”

    “站住!”吕莹娇叱一声,“弑天,我已经猜出了你存在的意义……级赛亚人的血统,你从何得到,你我都心知肚明……但是,我不管你这些东西……既然主角选择了做什么,就让他做好了,你不许去参与!”

    “主角的路,不是靠着别人的安排,主角的命运,是掌控在他自己的手中,你有什么资格去干预主角的道路!”

    吕莹手上一道蓝色长剑一闪,周围无边的寒气开始涌动起来,“一个仅仅是还有部分本能潜意识的审判者,主角难道就冲不破么?弑天,你太小看主角了……”

    “而且,你从一开始就是邪恶的,所以,就算你现在踏入光明之中,你也永远都不会明白,真正的情是什么!”

    吕莹冷冰冰的说道,“主角踏足圣尊之日,就是你授之时。”

    “我从来不需要那些情意什么的,我只需要利益最大化即可!”弑天冷哼一声,“让开!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你应该最清楚,不要阻拦我!”

    吕莹冷笑一声,“你本身还是邪恶,虽然你有了别的心思,但是依然是邪恶……弑天,你觉得你能杀我,那就来试试吧!”

    弑天神色冰冷的看着吕莹,淡淡的开口道,“在曾经的乾坤万界之中,赛亚人的血统是一种奇异的血统,级赛亚人的等级,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级赛亚人三的等级,足以让我变强许多许多,甚至足以让我抵挡主人的攻击!”弑天淡然开口,“虽然挡不住几招,但是,也已经是越圣尊的层次!”

    “虽然我不能杀你,但是,不代表我不能废了你!”弑天冷然开口道,“看在那位大人的面子上,给你最后一个选择,给我让开!”

    吕莹握住了手上的霜之哀伤,一身寒气肆虐了天地,她的背后浮现了一对火红色的凤凰宇宙,她的身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紫色龙鳞,额头上生出两只龙角……

    灼热与寒冷两种气息在她身上激荡,有一种令人诡异的美感。

    吕莹张开了嘴,两颗獠牙露了出来,她的双眸变成了血红色,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是我的哥哥,难道,你认为我的血脉,还比不上你么?”

    “弑天,你若要去干涉战斗,我就用尽全力与你一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