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手握乾坤掌诸天!
    “金鼎?”

    白夕羽沉声问道,“太衍大哥,曾经的唯一真界被打废了,这是审判者和吕莹的哥哥的意识所构造的世界,那么,唯一真界去了何处?我刚才跳脱出梦世界之外,却发现,外面仅仅是一片虚无,那就是曾经被打碎的唯一真界么?”

    |“还有,在唯一真界之上,是否还有更高更广的世界呢?”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太衍轻轻一笑,手上光芒一闪,一尊金鼎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金鼎释放着奇异的光芒,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散发,这一股力量,在场所有人,都不曾接触过……

    “这就是来自于唯一真界之上的器物!”太衍开口道。

    白夕羽和月依雪一顿,仔细的打量着金鼎,但是到头来,却发现不了这金鼎的奥秘、

    “我能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金鼎!”太衍轻笑一声,说道,“若非这金鼎,我现在不可能站在这里。”

    白夕羽和月依雪诧异的看着太衍。

    太衍深吸了一口气,“这金鼎给了我一次穿越时空,而且不受时空因果干扰的机会!”

    白夕羽和月依雪震惊无比,看向了太衍,白夕羽急忙问道,“这是如同寒夜轩的大道天碑?”

    “不,不一样!”还未等太衍回答,白夕羽又摇了摇头,“大道天碑将我送到过去,的确没有受到时间因果的影响,但是,那是因为,那本身就处于时间因果之中!因为那是在过去……”

    “那些在我出生以前,就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所以,我穿越回去,是处于时间因果之中……”白夕羽一字一顿的说道,“但是,太衍大哥,你在这里,却相当于搅乱了未来……而这金鼎,却让你不受时间因果的影响……”

    “这种事情,我从未见过!哪怕是我在未来,成就归一境界之后,要返回过去,也要承受时空之力的反噬……可是你来到这里,没有任何影响,如此看来,这金鼎的力量,绝对在归一境界之上!”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问道,“你是如何催发这金鼎的?若是如此,我们便以此来破开时空束缚,返回到过去,如何?”

    太衍摇了摇头,“这金鼎有灵……金鼎之灵将我送来,它告知我,金鼎的主人,只能拥有一次穿越时空的机会……而且,不可以在不属于自己的时代长时间的呆下去……”

    “在万千时空之中,金鼎只有这么一尊,这是一尊完全跳脱出了时空之外的器物。”

    “我来到这里,只能停留十日时间。”太衍淡淡的开口道,“届时,这金鼎就可以将我送回去了……”

    “不对!”白夕羽摇了摇头,“太衍大哥,你准确告诉我,你现在的修为到底如何?”

    “无限接近于归一境界……”太衍轻轻的开口道,“只差那一丝,我就可以踏足到归一境界……但是,时间不够了……”

    “在我的时代,最多还有半年的时光,黑暗便要降临了……”太衍长叹了一声,“这最后一步,我一直迈不出去,也就是说,别说是半年,那是万年,十万年,我也未必能够成为归一境界……”

    “那你若是与归一境界的审判者一战的话,情况如何?当然,前提是你不使用金鼎。”白夕羽问道。

    太衍轻轻一笑,说道,“在那个时代,审判者即将彻底苏醒,但是,我若趁此时机与他一战,只有一个结局……我死,但是,却也能将其重创!”

    白夕羽点了点头,“不靠金鼎,你就可以重创审判者……而且,当时我虽然在渡劫,但是审判者与你的战斗,我看的一清二楚,审判者并不认识金鼎……也就是说,在过去,你与他一战的时候,不曾使用过金鼎的力量!”

    太衍顿了顿,点了点头。

    白夕羽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打算将金鼎留在这里么?”

    太衍微微一笑,说道,“没错,我就是这样打算的!”

    “大哥,不行!”月依雪急忙说道,“你若是将金鼎留在这里,在过去的话,你该如何?”

    “这金鼎在手,我的确有可能杀死审判者……”太衍轻轻的摇了摇头,“但是,你要记住,过去一旦变化,未来也将变化……”

    “我若杀死审判者,那你又如何?你还能与你的白夕羽双宿双栖么?你舍得未来改变,你舍得忘记他么?”太衍轻轻说道,“很简单的一件事,一方面是亲情,一方面是爱情……我替你选择爱情!”

    “不!”月依雪娇吼一声,“你怎么能这样!”

    “月姐!”白夕羽猛然喊道。

    月依雪一愣,白夕羽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太衍大哥,你别开玩笑了……从你和弑天的战斗开始,我就知道,你纯粹就是个无赖……”

    “哈哈哈……我的确是个无赖,你能把我怎么样?”太衍大笑一声。

    “说吧,你是不是无法带着金鼎返回过去?你是不是,就算有金鼎在手,你也杀不了审判者?”白夕羽询问道。

    太衍轻轻一笑,点了点头,“没错……你说的不错……金鼎能够送我过来,是因为,暂时认可了我……所以,我能来到这个时代,但是,我来到这里,金鼎对我的认可已经消失了……”

    “我用金鼎斩杀审判者的潜意识,是我最后一次施展金鼎的力量……现在,这金鼎,我无法掌控了,我也无法带着金鼎回到过去……”

    “这金鼎会自动打开时空之门,将我送回去,而金鼎却要留在这个时代……”

    太衍看向了虚空,“更何况,就算是有金鼎,我无法发挥出金鼎的力量,我也杀不了审判者……”

    “为何?”白夕羽询问道,“太衍大哥如此强大,难道还不是审判者的对手么?”

    太衍轻轻一笑,说道,“因为,这金鼎并不认可我…”

    “大哥,你这金鼎从何而来?”月依雪凝重的问道,“大哥你说这是超越唯一真界之上的器物,你又是如何得到?又如何知道,这金鼎不认可你呢?”

    太衍轻轻的笑了笑,抬头看向了虚空,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的说出了两句诗。

    “吾生尚在混沌前,手握乾坤掌诸天!”

    太衍一字一顿的说道,“金鼎,就是从此而来!”

    白夕羽念叨了一下这两句诗,叹道,“好大的气概!”

    “哥,你这与金鼎有什么关系?”月依雪轻哼一声。

    太衍轻轻一笑,“就是说出这句话的人,将金鼎给予了我。”

    白夕羽和月依雪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喜色,白夕羽急忙说道,“太衍大哥,你说是有人给予了你金鼎?此人实力如何,比之审判者,此人是弱是强?”

    太衍轻轻一笑,“此人若出手,哪怕审判者彻底觉醒,也不是其一合之敌。”

    白夕羽和月依雪顿时脸色一变,不敢置信的看着太衍。

    在两人看来,此人就算再强,也应该是与审判者一般,是归一境界的存在吧?

    “此人实力强大无比,无人可比…”太衍轻轻一笑,“此人找到我,说过,我是有可能踏足更高世界的人,所以,才会将金鼎给予我…说白了,这金鼎就是一个选拔器…”

    “只可惜,我没有得到金鼎的彻底认可…”太衍轻轻的笑了笑,指了指天空,道,“所以,我说,这金鼎是来自于更高世界的器物。”

    “那人何在?”白夕羽急忙问道,“我要去找到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