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弑天灭!
    “是么?”

    白夕羽眼角闪起了一丝淡淡的嘲讽之色,他冷笑道,“你的存在,仅仅是为了让我快速提升?哈哈哈哈!”

    “弑天,有吕莹为你作证,我相信你。但是,那又如何?”

    白夕羽冷冰冰的说道。

    是啊,那又如何!

    你禁锢了我,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朋友在我眼前死去,让我去承受那无比痛苦的心伤。

    因为你,我那些本该能够活下来的朋友和爱人,却只能粉碎在天地。

    哪怕是你为了让我进步,让我变强,但是,这样的仇恨,可能就这样轻易的化解么?

    “是啊…”弑天轻轻一笑,“那又如何…”

    弑天淡然开口道,“你要杀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等等!”吕莹突然开口道,“弑天,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成为哥哥的人?难道哥哥,除了那一次之外,还曾苏醒过么?”

    弑天轻轻的点了点头,“吕隐大人的确再度苏醒过。”

    “那一年,大人杀入唯一真界,与主人大战,最终两败俱伤。主人被吕隐大人所杀,而吕隐大人也因为施展了禁招而导致灵魂粉碎残缺…”

    “但是,他们并没有彻底死亡。后来他们两个苏醒,再度大战,而你们和我们,就是那个时候复活的。”

    弑天开口道。

    吕莹摆了摆手,“这些我知道。君落云大哥,寒夜轩前辈等人,都是大哥的挚交好友,既然他复活,而且还能复活我们,他自然会出手让我们复活。”

    “审判者也要复活你们,因为,一旦他和哥哥再度沉睡,没有人能够救他了…有着君落云大哥在幕后,审判者若是不复活你们,他就没有任何苏醒的机会。”

    吕莹开口道,“只是,我却没有参与那一场大战,哥哥赠与了我多样血脉,而后将我封印在了破碎的乾坤之中。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虽然我能看透过去,但是,却看不透审判者和哥哥所做的安排。”

    “‘破碎的乾坤?”白夕羽猛然喝到,“那青铜棺,就是乾坤的一部分么?”

    吕莹诧异的看了白夕羽一眼,点了点头,“是的,没错。那里葬下了曾经被打的残破的唯一真界,以及我!”

    “果然。”白夕羽点了点头。

    太衍赠送白夕羽破碎的乾坤,并且说过,那乾坤葬下了一个世界,白夕羽隐隐就猜测过,曾经那拯救了自己的青铜棺,应该就是另外一部分的乾坤了。

    只是,那青铜棺为何会救自己?

    青铜棺只是乾坤的一部分,为何会如同有意识一般?

    白夕羽感觉到有些怀疑,他还记得,当初他无意之中成为了归一境界,却永远都活在下一刻,那个时候,青铜棺就出现,帮助他逆转了时间,斩断了时间因果。

    “那青铜棺之中,还有其他的秘密么?”白夕羽看着吕莹,询问道。

    吕莹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有!里面有大哥的二魂三魄!”

    白夕羽脸色一变,不敢置信的看着吕莹。

    “你继续说。”吕莹看向了弑天。

    弑天点了点头,说道,“那一战之后,你们和我们都复生了。而吕隐大人和主人再度两败俱伤陷入了沉睡。”

    “但是,吕隐大人却在后期突兀的苏醒了过来,因为,吕隐大人在青铜棺之中,留下了他的二魂三魄!”

    “大人苏醒之后,第一时间就将我所禁锢,以无上**将我渡化,赠与了我赛亚人的血脉…”

    “大人说,日后君落云等人,必然会舍弃自己的魂魄,化为最精纯的灵魂之力,去创造一个时代主角,而吕隐大人,也会以自己的二魂三魄之力来成全那个人!”

    “我存在的意义,就是要让那时代主角,成为最强的存在。”

    弑天淡淡的开口道。

    吕莹吐出一口气,叹道,“弑天,我说过了,你不懂人的感情。你是执法者,你的本性就是邪恶,所以,你对白夕羽所做的事情,虽然是让他提升实力,但是,却让人抓狂。”

    弑天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懂这些,我只知道,我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主角强大起来。”

    吕莹哼了一声,白夕羽嗤笑了一声。

    “君大哥…”

    白夕羽抬头看向了远方。

    他本不是时代主角,却是被君落云等人选中,以他们的半魂之力来塑造自己,如此一来,自己身上也带着他们的气运,这样,自己猜成为了时代主角。

    青铜棺是乾坤的一部分,而且,还封印了吕隐的二魂三魄…

    吕隐可是与审判者同样存在的无上强者,有着乾坤,有着破碎的唯一真界,的确可以与审判者对抗几招。

    所以,青铜棺才能在未来,帮他挡住审判者,才能帮他斩断时间因果,让他回到过去。

    才能在数万年前的那一战之中,粉碎黑暗,将自己救走。

    “哥哥真的苏醒过么?”吕莹呢喃了一声,“哥哥,你还是舍不得让我战斗啊…”

    吕莹轻叹一声,说道,“弑天,多谢你为我解惑。”

    “谢完了,那我就杀了他吧!”白夕羽冷冰冰的说道。

    弑天淡然一笑,“不需要你动手…”

    弑天身上陡然爆发出来一层金色的光芒,他的身躯开始燃烧了起来,他淡淡的开口道,“白夕羽,一会儿,我一身的力量,灵魂尽数会被我炼制成一颗丹药,你可以拿走,服用下去!”

    白夕羽冷笑了一声,“我不需要!”

    弑天轻轻一笑,“那也随你,至少,我的任务是完成了!”

    轰隆隆…

    天地间陡然爆发出一层阴冷的杀意,一股恐怖的威压在蒸腾,天地宇宙都在颤抖,让人震撼。

    “是审判者。”吕莹轻轻的笑了笑,“弑天背叛了审判者,现在,审判者虽然未曾彻底苏醒,而且潜意识也被太衍击散,但是,还有一丝本能。”

    “若非是审判者被大哥封印,只怕弑天也不会暴露自己的…其实,弑天的死亡早已经确定了…”

    “在我出世之后,第一次与他一战的时候,在他第一次被逼变身成为超级赛亚人之后,弑天就已经必死无疑了。”

    “无数年了,弑天都是审判者的忠实属下。现在,他背叛了审判者,那么,他就必死无疑了。”

    “审判者是不会让他活下去的。而弑天现在**,将自己炼制,算是他最好的结局了。也是为你做了最后一件事。”

    吕莹看着天空,说道。

    白夕羽冷哼了一声,喝道,“那狗屁丹药,我不要!”

    “那也随你。”吕莹笑了笑。

    弑天身躯在燃烧,他的双眸却看向了天空,神色有些痛苦,他喝道,“主人,弑天背叛了你,就此别过!”

    轰隆隆,那威压越来越强大,仿佛是天地在愤怒,在为弑天背叛审判者而愤怒。

    “你恼怒个屁!”吕莹突然对着虚空怒骂道,“别忘记了,你和哥哥本就是一个人,弑天投靠哥哥,也不算背叛!”

    天地为之一颤,而后渐渐的平静了。

    弑天也彻底消散了,一颗金灿灿的丹药漂浮在那里。

    白夕羽看着吕莹,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刚才说,你哥哥和审判者是一个人?”

    吕莹顿了顿,轻轻一笑,说道,“你倒是很敏锐。”

    “仔细说说…”白夕羽开口道。

    吕莹轻轻一笑,说道,“说实话,这件事,算是哥哥最不愿意提起,也是我们最不愿意提起的一件事情…”

    “我哥哥吕隐,他和审判者,在那遥远的过去,的确曾经是一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