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审判者苏醒!
    天地之间一片宁静,然而,这一日,一道浩荡的声音席卷了诸天,让人震撼。

    “这一次,吾真的彻底归来而苏醒了……自此,诸天当灭。”

    这一天,诸天万界陡然响起了一道威严的声音,不管身在何处,不管是人是妖,不管你是什么境界,都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样一句话,境界越是高深,便越能够感受到开口之人的恐怖。

    宇宙发生了颤抖,正在崩溃,无数裂缝出现在宇宙之中,星辰化为了齑粉,天地在粉碎。

    天衍之地,白夕羽已经闭关数十万年,他坐在房间之中,猛然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虚空,握紧了拳头,呢喃道,“可恨,这些年来,吞噬了弑天的一身精华,加上我的潜修,到现在,还差了一丝啊……只要给我百年时光,我定然可以踏足归一境界!可惜,可惜啊!”

    “夕羽!”白夕羽醒来的那一刻,月依雪就出现在了白夕羽的面前。

    白夕羽静静的看着月依雪,轻轻一笑,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月依雪的脸颊,猛然一低头,嘴堵住了她的口,紧紧的拥住她的身子。

    月依雪的双眸睁大,这一刻,她只是睁开眼紧紧的凝望着白夕羽的双眸,这一吻是那么的炙热,是甜的,是咸的,也是让人心碎或是心醉的……

    好似过了许久,又似仅是一瞬,白夕羽抬起了头,轻轻的将月依雪的脸靠在了怀中,并没有说话。

    月依雪也是紧紧地抱着白夕羽。

    月依雪这一次看到白夕羽,就有一种感觉,她感觉,似乎白夕羽就要从她的生命之中消失了一般,让她心慌!

    两人静静的靠在一起,没有说话,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夕羽回神,抬头看向天空,深吸了一口气,“审判者已经苏醒了,我该去了……”

    白夕羽放开了月依雪,月依雪茫然的看着她,心底涌出一股痛楚,莫名其妙的痛楚。

    “月姐,等我回来……”

    白夕羽就那样,在月依雪面前消失了。

    月依雪静静的看着天空,嘴角浮现了一丝笑意,只是那笑意却有些苦涩,她也不知道为何,她总感觉,这一次,似乎白夕羽要离开她了……

    宇宙之外的虚空之中,一股强横至极的气息爆发,一股唯我独尊,无敌天下的威压,散发了出來。

    一个黑衣人站在那里,赫然正是曾经与白夕羽打过好几次交道的审判者。

    他君临天下,横扫九天十地,万千大道都要在她的脚下颤抖。

    梦世界在颤抖,宇宙在破灭……

    这世界,本就是审判者和吕隐的意识融合天地而形成,如今,审判者苏醒,意识回归,既然意识都消散了,这宇宙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所以,这宇宙,被称之为梦世界。

    宇宙在粉碎,在破灭。

    “最终,还是我胜了!”审判者看着虚空深处,淡然开口道,“吕隐,你的意识已经磨灭,自此彻底烟消云散,而我,也算是彻底回归本源,重新成为一个人了……只要我吞噬了唯一真界,我就可以踏足更高境界了!”

    “哥哥,他真的被你吞噬了么?”突兀的,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在审判者的身旁响起。

    审判者静静的看着来人,淡然开口道,“是吕莹啊……吕隐已经做了太多了,甚至,他让弑天背叛了本尊……可是如今,他的意识已经彻底磨灭,已经被我吞噬……我和他,在分离了无数年之后,再度融合归一了。”

    吕莹的双眸闪过了一丝泪花,她轻轻一笑,“哥哥消失了……呵呵,也好。与你斗了无数年,哥哥应该也很疲乏了吧……现在哥哥陨落,也算是让哥哥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了。”

    “属于我和吕隐的梦世界在崩溃,不如,你也崩溃了吧,化为最精纯的力量,成为我的补品吧!”审判者嘴角浮现了一丝邪异的笑容。

    吕莹擦去了眼角的泪花,笑道,“你若想杀我,那就动手,就算是死,我估计我也能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审判者耸了耸肩,“你又不是狗……你若是想咬我一块肉,不如我送你一块肉如何?”

    “混蛋!”吕莹大喝一声,霜之哀伤出现在她的手上,她直接一剑刺了出去!

    审判者冷笑一声,动也不动,有眼陡然射出一道金色光芒,直接将吕莹的攻击直接湮灭了去。

    吕莹轻哼一声,收起了霜之哀伤,淡然开口道,“你想要成为更高境界,做梦吧……唯一真界在当年那一战之中,被生生打废,你想吞噬唯一真界,成就更高境界,那就是在做梦。”

    “喂,丫头,你对我说话的语气,应该温柔一些才对啊,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哥哥!”审判者淡然笑道。

    吕莹冷哼一声,“你不是我哥哥,就凭你,也想做我哥哥?你一辈子,永远都不是我的哥哥!”

    “别忘记了,我和吕隐本来就是一个人。现在我吞噬了他,我和他,自然就是一个人,你就是我的妹妹!”审判者轻笑了一声。

    吕莹冷哼道,“你是在做梦吧!还有,审判者,你仔细看看,好好看看,这梦世界,并不会全部崩毁!”

    审判者淡然一笑,看向了梦世界,说道,“的确,那个叫做白夕羽的家伙,创造了一片新宇宙,并且正在吞噬梦世界,将我和吕隐的意识给驱逐了出去,如今,他的新世界已经吞噬了一半的梦世界,呵呵……”

    “但是,只要杀了他,而后吞噬了他的新宇宙,我同样可以继续进步……”审判者轻轻笑道,“这宇宙,是我和吕隐打废了唯一真界,而后以我们的意识融合而成就,只要我能将其彻底吞噬,我就可以踏足到更高的境界!”

    “所以,那个叫做白夕羽的小子,必死无疑!”审判者淡然说道。

    “审判者,你想杀我,那就来试试吧,看看是你杀我,还是我杀你!”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带着无尽的威严。

    白夕羽出现在这里,杀意凛然的看着审判者。

    “你来了……”审判者轻轻一笑,“你是来送死的么?若是你不来送死,我想,我应该还是要先吞噬了破碎的宇宙之后,再去找你的……”

    “太衍何在?让他一起出来吧!”审判者淡然说道。

    白夕羽冷笑道,“你在害怕太衍大哥是么?”

    “胡说八道。本尊怎么会惧怕一个小小的太衍?”审判者仿佛被踩了尾巴的耗子,猛然吼道。

    白夕羽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你不惧怕太衍大哥,那你告诉我,你的潜意识为何要对太衍大哥出手?哼,你根本就是口是心非,当年太衍大哥还是圣尊境,你就被他重创,你在害怕,害怕无数个岁月之后,太衍大哥成为归一境界!”

    “一旦成为归一境界,你就不是太衍大哥的对手,所以,你在害怕太衍大哥!”白夕羽冷冰冰的说道。

    审判者冷笑了起来,“就算是太衍复生,他又能奈我何?本尊虽然一直都在与吕隐意识斗争,处于沉睡之中,但是,却没有感应到,有人成为归一境界!”

    “所以,你现在才敢叫嚣……”白夕羽冷笑了起来,“若是太衍大哥与你同为归一境界,太衍大哥绝对可以虐死你!”

    “哼!”审判者冷笑道,“你也敢对我叫嚣?你以为你是太衍么?”

    “我不是太衍大哥。”白夕羽冷然说道,“当年若非是太衍大哥将金鼎留在这里,否则的话,你早就陨落了!”

    审判者一怔,“什么金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