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其他小说 > 渔夫特工 > 第七百三十八章 世界剑、造化玉碟、大道天碑!
    “大言不惭,本尊送你..lā∽↗,”

    审判者冷笑一声,再度向着白夕羽冲了过來,他一掌拍下,他的手掌之中,陡然浮现了一座座宫殿,向着白夕羽镇压了过來!

    这一座座宫殿,尽数散发着强大的气息,重若万钧,压得天地都在颤抖!

    宫殿铺天盖地,无穷无尽的力量在爆发,破灭诸天,逆乱阴阳!

    每一座宫殿都可以压塌一方世界,如今,尽数对着白夕羽砸了下去,可想而知,其中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白夕羽大吼一声,手中天子剑直接爆发最强的剑气,天地棋盘盘旋在他的头话,手中的天子剑和世界剑碰在了一起,化为了一团液体,而后融合在一起,开始重新塑造形体!

    一股傲然的剑意从融合的液体之中散发出来,而后,化为了一把长剑!

    这是一柄晶莹剔透的紫色宝剑,犹如天然的紫水晶一般,好像没有经过任何的打造修饰,十分的华丽漂亮,白夕羽握住这把长剑,随手挽了几个剑花,长剑上紫光一闪,就像一道紫色的闪电,划出了一道动人的色彩。

    白夕羽将长剑横立胸前,手指轻轻弹动剑身,几乎就在同时,一声异常清越的鸣叫声激昂而出,就如同一头沉睡了万年的嗜血毒龙突然从尖中苏醒,出饥渴的鸣叫!

    剑鸣蓦然冲空!

    “好剑……这把剑,就叫天界剑吧……”白夕羽淡淡的说道,“更何况,在我们之上,还有一个更高层次的世界,那个世界,叫做天界!我总有一日,要杀人天界之中!”

    “就凭这个,还不够啊!”审判者大喝一声,一掌劈下,霎时间,一座古朴的石碑出现,向着白夕羽砸下。

    白夕羽横剑直接挡了过去。

    轰隆一声,白夕羽倒退了出去,手臂爆碎在虚空之中,他轻叹一声,“果然还不行啊……”

    这个时候,白夕羽感应到了,他原海之中的十块造化玉碟碎片开始跳跃起来,释放出一缕缕造化之气。

    已经无数年了,白夕羽都不能动用这造化玉碟,到了现在,这造化玉碟终于有动静了!

    十块造化玉碟碎片从白夕羽原海之中飞出,盘旋在白夕羽的身前,而后,一块接着一块的落到了天界剑的剑身之上,融了进去!

    “那是,造化玉碟的碎片?”审判者惊呼一声,“是了,当年就是如此。世界剑为主,造化玉碟为辅,吕隐等人,就是因为拥有造化玉碟碎片,才能将自身的一切尽数融合……你的天子剑和世界剑虽然融合重铸,但是却无法彻底融合归一,这造化玉碟碎片,倒是让你的武器融合归一了!”

    白夕羽没有说话,他的原海之中再度发出了海啸一般的声音,一座古朴的时间跳了出来,化为了一片粉末,包裹了那新生的天界剑!

    “那是吕隐的大道天碑?”审判者再度惊呼了一声,不过,转瞬间就变得平静下来,“我与吕隐第二次征战,吕隐就手持世界剑,另一只手持大道天碑,方才将我镇压……”

    “想不到啊,真的是想不到啊!”

    审判者感慨了一声,“你居然连这大道天碑也弄到手了!”

    “这大道天碑是唯一破法的武器……”白夕羽淡淡的说道,“这个法,指的并不是什么凡人世界之中的法律,而是,指的你,审判者!”

    “你自认为是法,可以审判一切,可是这大道天碑,却偏偏要破了你的法!”白夕羽傲然开口道,“一旦武器融合,审判者,你必死无疑。若是你害怕了,我允许你向我进攻!”

    审判者嗤笑了一声,淡然开口道,“本尊才不会如此,既然你说这是最强的攻击,那本尊就让你知道,到底什么才是最强!”

    “最强大的是自身,而不是外物!”审判者冷喝了起来,“本尊会让你陷入彻底的绝望之中。”

    大道天碑与造化玉碟尽数融入到了天界剑之中,这一刻,天界剑上闪烁出来一道道黑色的纹路,剑身也宽阔了不少,一股剑气冲天而起,仿佛是一头远古凶兽在复苏!

    白夕羽一把抓住了天界剑,淡然道,“这长剑倒是与仙剑奇侠传之中的魔剑相似……”

    “天子剑与世界剑融合,我称之为天界剑,而如今,造化玉碟碎片与大道天碑也尽数融入到了长剑之中,如此一来,这天界剑也不再是天界剑了……唉,身为你的主人,我却不断为你改变名字,还真是对不起你啊……”

    “不如,你就叫魔剑吧……既然天界不将我们当人看,要灭世,那我们就尽全力扰乱这狗屁的天界吧!”

    白夕羽傲然开口,开口闭口都是天界,浑然不将审判者放在眼中!

    天界……

    是那更高层次世界的名字么?还真是够土的。

    审判者心中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审判者,来吧!”白夕羽手持魔剑,指向了审判者!

    “你太狂妄了啊!”

    审判者大吼一声,一拳轰了下来,霎时间,无数神龙从天而降,扑向了白夕羽!

    白夕羽手持魔剑,一剑斩出,剑气冲天,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一往无前,至死不退。

    霎时间,一条又一条的神龙破碎,任你神龙再多,我只一剑碎之!

    刹那间天崩地裂,日月沉沦,无尽虚无之中,震耳欲聋的声音连绵不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