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洪荒之恶来 > 第一章古之恶来
    <h3>第一章古之恶来</h3>

    大商朝歌城一座府邸内,恶来周身环绕着一金一红两道光华,随着恶来的吐纳而不断变幻。

    “凝!”恶来清喝一声,这两道光华各自一颤,白色光华化作了一尊端坐在金色莲花上穿着白色僧袍的年轻僧人;而红色的光华则化作了一尊身穿青色长袍的道人,这道人手中握着一团红光。

    恶来望着这两道咒灵,心中长出了一口气:“穿越数年,终于将两大咒力凝练成了咒灵!”

    “显!”

    恶来伸手一点僧人,这道咒灵融入己身,恶来顿时化作了一个眉清目秀,神秀不凡的年轻僧人,脚下金莲将其托起来,漂浮在口中,周身金光闪耀,神异不凡,心中一动,白色咒力飘散,化作无数金莲在周身漂浮。

    融入这菩提咒之后,恶来尝试融合纯阳咒,身形化作了一尊身穿青色长袍的道人,伸手一抓红色光华,这光华顿时崩碎,化作无数各色武器,漂浮在屋内,随着恶来的心意,继而又化作各色鸟兽和蛊虫扑腾闪烁。

    菩提咒神异防御无双,纯阳咒善变化,幻化无穷。

    “回来!”恶来轻轻一喝,两大咒灵化作两个光华没入脑后将恶来承托的极为神圣。

    这两道咒灵乃是恶来穿越后所得,神异之极,只要将持咒法门传播出去,生灵持咒诵念,自己就可以吸收咒力,不断提升实力。

    自己穿越到这封神时代的商朝,成为纣王的臣子恶来,这三年来,利用这个身份向自己麾下的士兵和朝歌城大量的奴隶传播持咒法门,随着大量的咒力凝聚,恶来也凝聚了两大咒灵。

    有了这两大咒灵,自己就可以通过咒灵去感应持咒之人心中所想所得,如果是修士持咒诵念,自己还可以通过咒灵将修士的法力化作咒力。

    “砰!砰!”就在恶来揣摩两大咒灵力量的时候,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将军,你让我留意的道人出现了,他向大王献出了一柄木剑,说娘娘是妖妃,大王烧了木剑,将这道人赶了出来。如今正在集市上晃悠。”

    门外的士兵快速说道的时候,恶来嗖的一下跳了起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云中子出现了!太好了!太好了,这可是金仙级别的高手啊,乃是我的大机缘啊!”

    恶来大喜的时候,立刻走出去,对着这个士兵道:“快点带我去拜见这位道长!”

    “将军,我已经派人跟随在这个道长身后,肯定可以找到的,将军不必着急。”这个士兵见到恶来急促的模样,立刻道。

    恶来此时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见到云中子,心中也不断的梳理着云中子的信息。

    云中子可是阐教的金仙,收了雷震子,大商朝的支柱闻太师就是被他的通天神火柱烧死的,在封神大战的时候,更是逃过黄河大阵混元金斗削三花之厄,乃是阐教第一福缘之仙,如果自己能够向他求取一些法决,或者是求取一两件宝物,那可是走了大机缘,绝对不能就此错过。

    想到这里,恶来走的更是快了几步,甚至拽着这个士兵疾走,自己这具身躯本就力大无穷,如今又修炼两大咒力,更是实力暴涨,就是不知道在修士中算是什么样的修为。

    恶来疾步如飞,心中也不断盘算着,菩提咒可以化作白色莲花,纯阳咒可以化作各种武器,两件宝物都神异之极,可以送给这云中子,只要云中子炼化了这两个宝物,自己就能够感知到云中子的心神。

    想到这里,恶来不由想到:“可惜这云中子是福德金仙,不会上封神榜,否则他被杀的时候,咒力可以滋养其真灵,重新凝练元神,成为自己的咒灵,为自己所用。”

    这种想法一闪而过,恶来忽然想到:“那石矶娘娘好像被太乙真人打杀了,真灵还没有上封神榜,自己或许可以送给她一道咒力,这样一来,不仅能够让自己得到一个强大的助手,还可以救她一命,当真是一举两得了。”

    想到这里,恶来欢喜的拍手:“对,稍后我就去找这石矶!”

    恶来疾走了一阵子后,在一个集市上终于见到一个中年的道人。

    这道人相貌堂堂,身穿青袍,上绘八卦图案,右手执着一柄银丝拂尘,气质非凡。

    恶来见到云中子,直接就要上前拜道,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忽然传来阵阵呼喝声,一群士兵朝着云中子冲撞而来。

    “抓住前面那个妖言惑众的道人!”为首的将领张口呼喝起来,众人很快就将云中子围了起来。

    见到这种状况,恶来心中一喜:“正愁如何和云中子相见,没有想到瞌睡正好有人送枕头了!”

    恶来心中欢喜,见到领兵的是殿前将军方相,此人曾经是自己的麾下将领,立刻上前,听到方相对着云中子呼喝:“你这道人献什么宝剑,害的娘娘头疼,给我抓回去。”

    方相呼喝的时候,云中子则淡淡的看着这些人,脸上露出悲天悯人之态,不言不语。四周的士兵就要出手。

    恶来见到此种情况,立刻上前喝道:“住手!”

    这一声呼喝的时候,方相也认出了来人是左将军恶来,立刻躬身道:“见过将军。”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胡乱抓人?是谁下的命令?”恶来冷冷喝道,方相立刻上前道:“恶来将军,这道人妖言惑众,说娘娘是妖妃,费仲大夫令我将这妖道抓回去!”

    “费仲尤浑,又是这两个奸臣,我定要向大王参他一本,尔等退下,不得打扰道长!”

    恶来冷冷喝道,虽然自己只有二十岁,可乃是贵族,当今世界,不论哪一个国家,都是贵族当政,平民虽也有机会参政,可是只能得到贵族的举荐,这方相见到恶来怒吼,也不由忌惮起来,只是一脸为难,一副想退不敢退的模样。

    “方相,你只是平民,又曾是我的麾下将领,难道费仲的话听得,我的话就听不得,若是他们问起,就让他来寻我!”恶来冷冷的喝道,方相也不再言语,抱拳道:“吾等听将军的!”

    说完后,方相立刻带着众多士卒离开,恶来这个时候,转身望着云中子,极力压抑心中的狂喜,佯装平淡道:“在下恶来革,现为大商下左将军,见过道长,让道长受惊了!”

    “恶来革?你祖上是颛顼后裔的一支吧?”云中子打量着恶来,淡淡道。

    “道长好眼力!”说道这里,恶来露出苦笑之色道:“在下祖上虽然显贵,可是在下因为向大王进谏妲己的事情,而被大王冷落,罢职在家,听闻道长也是因为妲己之事,不由上前解围!”

    “你也看出妲己的身份?”听到恶来的话,云中子不由一愣,蹙眉定睛的看着恶来,喃喃道:“不应该啊,我观你气质超然,只是你气海未开,并非修士,如何知晓,就算是修士,怕也不会知晓妲己的身份!”

    云中子虽然喃喃低语,恶来却听得一清二楚,上前笑道:“在下乃是一介凡人,却也知晓如今的娘娘有些问题,并非我大商社稷之福!”

    说道这里,恶来故意露出惊骇之色:“难道道长知晓妲己身份?天下能人异士极多,在下听闻四方有阐教和截教练气士,不知道道长是哪一派修士?是否与我朝闻太师一脉?”

    云中子轻叹道:“在下终南山练气士云中子,乃是阐教一脉,与闻仲算是师兄弟,只是这闻仲守护大商不利,天下怕是要生灵涂炭了。”

    云中子叹了下后,转身欲走,见到云中子要走,恶来心中顿时一急,自己表演了半天,这云中子怎么一言不发啊,自己好歹也是天资聪颖吧,难道不应该收为弟子么。

    看来还得靠自己了,当下上前道:“在下听闻海外练气士修为强悍,闻仲太师修炼回来,便是我大商的支柱,在下想请道长收为弟子!不知道道长可否移驾府邸?”

    云中子扫了下恶来,轻轻的摆了摆手道:“你乃是显贵之后,不宜修炼,贫道掐指算了下,你我更无师徒之缘!”

    恶来听到云中子这般直接话,神色更是着急起来,双手举起躬身道:“弟子修炼之心甚真,请道长不吝赐教!”

    云中子见到恶来不依不挠,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色,刚才他是感慨天下生灵涂炭之苦,又见到恶来替自己解围,便多言语了下,否则早就拂袖而去,现在见到恶来的样子,忽然明白为何有人跟踪自己了,更是厌恶起来。

    恶来穿越而来,算是两世为人,一眼便看透了云中子眼中的厌恶,心中不由苦笑,自己还真的倒霉呢,神仙就在眼前,却没有丝毫的机缘,看来只能用咒力窥伺云中子的心神,希望可以窥伺一些修炼法决,当下从怀中取出咒力凝练的白莲,对着云中子道:“弟子无意之中得到了一朵不知名的异宝,愿意献给道长,希望道长可以传下一个护身的法术!”

    云中子听到恶来的话,便准备拂袖而去,只是目光瞥到恶来手中的白莲花后,心中一惊,上前道:“此物倒是奇特,蕴含香火信仰之力,可却又如同生灵,凝而不散,你是从何处得到的?”

    云中子伸手捧起白莲,仔细端详起来,恶来心中一喜,现在这云中子只要运功炼化白莲,自己便有机会窥伺其心神,即便这云中子是金仙,但是恶来不相信他的心神毫无瑕疵,这咒力最能污浊人的元神,无声无息,怕是金仙都无法幸免。

    云中子看了下这白莲半晌后,对着恶来道:“此物玄妙,不过威力有限,贫道还需要参悟一番,既然贫道收你的宝物,便也赐你一次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