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洪荒之恶来 > 第四章石矶应劫(一)
    <h3>第四章石矶应劫(一)</h3>

    恶来朝着梅山而去的时候,东海之畔的哪吒已经摸到了藏箭阁,粉嘟嘟的样子惹人怜爱。

    “师傅说这里有一个上古法宝震天弓和射日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不知道威力怎么样呢?”哪吒站在城墙上,闯进了藏宝室,看到一个巨大的弓箭,神色顿时大喜起来。

    将震天弓和射日箭一点一点的移了出来,用脚蹬弓弦,使劲的拉着射日箭,朝着大海射去。

    就在这个时候,早已经进入陈塘关的太乙真人神色大喜,哈哈大笑道:“我那乖徒儿终于行动了,不负老道的一片苦心啊!”

    太乙真人欢喜的时候,哪吒嗖的一声将射日箭射杀了而去,只是当箭矢朝着大海而去的时候,太乙真人身形快速腾空,手中的拂尘不断的晃动起来,这射击向大海的箭矢忽然转变了方向朝着八卦山云光洞而去。

    射日箭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虽然不是上古神祗所拉,但是这哪吒乃是灵珠子转世,拥有神力,可以拉动这弓弦。

    此时八卦山云光洞内外,彩云童子和碧云童子正在嬉笑打闹,玩耍着恶来赠送的两朵白色莲花,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色箭矢从天而降,直奔彩云童子的后背。

    “噗嗤!”巨大的响声中,彩云童子被一箭射穿,脸上还挂着笑容,只是这笑容慢慢凝固了下来。

    “啊!”碧云童子见到自己朝夕相处的彩云被一箭射穿,呆愣了下后,口中发出痛苦的嘶吼,甚至顾不得脸上的血迹,朝着洞内跑去:“娘娘!娘娘!”

    碧云痛苦的喊叫的时候,石矶娘娘顿时大惊,她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穿透而来,立刻走了出来,只是刚走出来,碧云童子开口说话的时候,一柄黑色的箭矢再次穿刺而来,直透碧云童子的后背。

    “射日箭?射日箭!”石矶娘娘脸上顿时露出了慌张之色,伸手去抓这射日箭,噗嗤一声,手掌被射日箭箭杆直接震破,血肉尽毁,只剩下皑皑的手骨,却没有拦住这射日箭。

    “娘娘!”碧云童子浑身鲜血,一头栽倒在石矶的怀中,稚嫩的眼睛看着石矶,充满了眷恋。

    “啊!碧云!彩云!”石矶娘娘看着怀中的童子,癫狂欲疯,她一心遵从师傅的嘱托,静坐洞府,念诵黄庭,却没有想到祸从天降,自己朝夕相处了数百年的两个童子竟然眼睁睁的死在了自己的眼前。

    “射日箭?震天弓,这是陈塘关李家的宝物,我石矶与尔等誓不罢休!”

    石矶抓着射日箭,化作一道光华朝着陈塘关而去,浑身上下透着滚滚煞气,在石矶离开的时候,彩云和碧云两人的神魂在一团白莲的包裹下,朝着远处飞奔而去。

    此时陈塘关内的哪吒将射日箭全都射出去,也不见有任何动作,有些索然无趣,而远处的太乙真人缓缓的收回了法术,看着八卦山云光洞的方向,哈哈大笑起来:“大计已成,吾就可以避免这次劫难了,哈哈!”

    仙风道骨的太乙真人这一刻看上去无比的狰狞,在他的眼中,凡俗之人皆是蝼蚁罢了,对于杀死两个孩童来说,没有丝毫的在意,心中反而欢喜这石矶终于从八卦山云光洞走了下来,来到这陈塘关之地,在这里他就可以慢慢的收拾这个石矶了。

    这个时候,恶来已经跑到了梅山附近,只是脑后的菩提咒忽然一颤。

    “嗯?”

    恶来有些意外的看了下菩提咒,这菩提咒上竟然显露出了两个童子的样子。

    “碧云?彩云?你们怎么了?”

    恶来见到两人的时候,脸色大变,完全没有想到这两个童子这么快就被人杀死了,如此说来,石矶也要应劫了。

    “恶来哥哥,是你,竟然是你,我们是被一道天外来的箭杀死的,原本以为要魂飞魄散了,没有想到来的了这里。”

    两个童子喜极而泣,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显露出来了,互相抱着大哭起来。

    恶来安抚了半天,才将两人安抚了下来,对着两人说道:“你们现在是元神之态,被我这件宝物收摄,否则便魂飞魄散了。我现在传给你们一些持咒的法门,你们安心诵念,我现在带你们去找石矶娘娘!”

    恶来说道便将两个童子收入了如意宝塔中,没有想到如意宝塔竟然存在的生灵竟然是这两个粉嘟嘟的童子,见到两人的样子,恶来也是心疼不已。两个童子此时也是没有什么主意,只想见到石矶娘娘。

    恶来将两个童子收摄下来后,便快马加鞭的朝着东海陈塘关而去,希望自己可以赶得及到东海。

    而在此时,石矶已经赶到了陈塘关,正找李靖算账,这李靖看着石矶手中的两根射日箭顿时大惊,完全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

    “娘娘大驾光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这射日箭是我陈塘关的宝物不假,可是却一直束之高阁,无法动用啊!”

    “李靖,难道我还能诬赖你不成,今日你若不说个明白,我定然不会与你干休!”

    李靖见到石矶神色震怒,不似作假,对着石矶道:“娘娘且稍等,我这就查探一下,娘娘稍等!”

    “李靖,你这是在拖延时间么!我便来查看一下是谁动手的。”石矶看着李靖,冷笑起来,伸手在射日箭上一抹,整个射日箭上残留的气息顿时在空中慢慢的化作一个光幕,这光幕之中正是哪吒弯弓射箭的模样。

    “这逆子,我这就将这个逆子抓来!”李靖看到这个画面,顿时大惊,立刻高声喝道,四周的人立刻将哪吒唤来。

    哪吒见到这石矶戴着鱼尾金冠,穿大红八卦衣,脚踏麻丝鞋,便有些不以为然,脸上挂着几分审慎,不仅不怕还带着几分好奇。

    “孽子,你是否拉开震天弓和射日箭?射杀了石矶娘娘麾下的两个童子?”

    李靖询问的时候,哪吒顿时大急道:“她在那里平空赖我,我如何射杀了她的两个童子,我拉弓射箭只向海外,如何射杀得了她的弟子?”

    哪吒抬头一脸不忿之色,李靖心中大急,顿时批头给了这哪吒一巴掌,只是打的时候,力度缩小了许多:“孽子,物证在此,岂能容你抵赖!”

    李靖打了哪吒一巴掌后,便对着石矶躬身道:“弟子教子无方,愿意替孽子抵过,请娘娘饶恕孽子一命!”

    哪吒见到父亲打了自己一巴掌,又去求这石矶,顿时恼怒起来:“父亲,你为何冤枉与我,还向此人求情,此人修为未入金仙,不是我师对手,父亲且看我如何对付得了此人!”

    哪吒说话的时候,抬手一晃,金色的光圈一闪,乾坤圈一晃,朝着石矶砸去。

    石矶本来看着哪吒是个粉嘟嘟的孩童,有些不忍,只是见到这孩童一言不合就动手,先下大怒,看到乾坤圈,更是恼怒起来:“原来是太乙真人的乾坤圈,我倒是何人敢有如此泼天的胆子!”

    石矶用手接住乾坤圈,这让哪吒大惊失色,脸上露出了惊慌之色,连忙将七尺混天绫施展出来,朝着石矶运转而去,石矶气极,长袖一晃,望上一迎,这混天绫便轻轻的落在袖子里。

    这让哪吒更是大惊,石矶则冷冷的看着哪吒道:“小娃娃,我也不与你争论,你再去你师傅那里寻几件宝贝来。”

    哪吒见到石矶竟然如此强悍,转身就朝着远处逃跑,这让李靖更是慌乱起来,连忙上前拜道:“娘娘,饶恕小儿,我愿意替小儿一力承担!”

    “李靖!不干你事,你回去罢。”石矶一袖子将李靖扫了出去,直去追哪吒,这哪吒在空中飞云挈电,雨骤风驰,想要朝着乾元山而去。

    不过刚没有走多久,便见到自己的师傅站在云头上,满脸慈祥的看着自己,顿时大喜:“师傅,有奸贼追我!”

    “何人追你?不用慌张且慢慢说来!”太乙真人轻轻晃动了下拂尘,满脸笑意道。

    “石矶娘娘诬赖弟子射死他的徒弟,提宝剑赶来杀我,还把师父的乾坤圈、混天绫都收去了!如今追着弟子不放,求师傅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