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洪荒之恶来 > 第四十九章渑池拦路
    <h3>第四十九章渑池拦路</h3>

    商容嚎哭的时候,恶来站在一旁,也是一脸的苦笑,不知晓该如何安慰这个兢兢业业为大商效劳了数十年的老臣子。

    当商容安静下来后,恶来上前躬身道:“老丞相,如今不是灰心的时候,我们应该振作,武庚少主还健在,我大商的族人还在,我们需要在这里为大商族人开辟一个乐土,为武庚王子开辟一个新的大商!我如今已经在这里努力建设了,神庙也得到了上天的认可,希望商老丞相可以担任祖庙的大祭司,看守祖庙的香火,整理我大商的典籍,保证我大商文明不灭!”

    商容听到这里,长叹了一声道:“老夫一介残躯,愿意驻守祖庙,护卫大商香火不灭!”

    商容长叹一声,恶来也是满脸的唏嘘之色,拱手道:“商容老丞相,我楚地新立,除了看守祖庙,还希望你可以替我们把关,让楚地快速的成长起来!”

    “恶来革,你放心吧,这里不仅仅是你的领地,更是我大商族人生存的一块土地,也许这里真的是我大商的最后一块乐土了!”

    商容满脸苦涩的时候,恶来也不由长叹,封神大战之中,但愿自己可以攫取更多的好处,这一场大战也要尽力的消耗阐教的力量,为日后谋算。

    恶来心中谋算万分的时候,此时朝歌城也是大乱,西伯侯长子伯邑考前来朝歌城营救西伯侯,只是没有想到这伯邑考被妲己斩杀,做成了肉丸子,送给西伯侯吞吃,以此来考验西伯侯是否真的能够算无遗策。

    玉石琵琶精也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传到给了恶来,面对这个情况,恶来的脸色也是难看之极,心中暗道:“这妲己倒是恶毒。不过伯邑考用自己的命救出了西伯侯,想来这西伯侯也将离开!”

    恶来心中沉思了下,觉得自己应该在路途上拦截一下,甚至要找个机会去盘溪拜访那姜子牙,这姜子牙手中杏黄旗被自己的咒力侵染,已经成为了自己手中的宝物,找个机会可以将这个宝物占为己有。

    恶来心中盘算着姬昌即将离开,心中不由一动,对着一直跟随在身边的余元笑道:“余元道友,我要出去一趟,正好那哪吒久未归来,我也正好去一趟钱塘关!”

    “恶来道友怕又算到了什么了吧,不过你放心去吧,我会协助石矶师叔看守好楚地的!”

    余元说道的时候,恶来道了一声谢,纵身一晃,朝着黄河附近的渑池而去,这西伯侯返回西岐,定然要度过孟津,过黄河,从渑池走。

    自己也正好在哪里等待一下,若是可以的话,就将这西伯侯抓到楚地来,让西岐乱一阵子,只要西伯侯不归位,一时间就无法将姜子牙寻到,西周进攻大商的时间就会推迟。

    恶来心中盘算的时候,直奔那渑池而去,而这个时候妲己等人见到西伯侯将伯邑考肉所做的肉丸子吞吃了下去,觉得这西伯侯空有虚名便让西伯侯离开了。

    而武成王黄飞虎知晓这件事情的时候,顿时大怒,对着殷破败和雷开两将道:“荒谬,就算西伯侯没有算法,也不应该让西伯侯随意离开羑里,一旦离开了羑里,他便能够逃走,而西周也将再无顾忌,大王费了多少心思才将这西伯侯抓来,如今怎么又放他离开!”

    武成王黄飞虎大怒的时候,雷开小心道:“武成王,这西伯侯只是去郊外吊唁其子,应该不会有事情的!”

    “愚蠢,立刻领着兵马给我追,一定要将姬昌抓到!”

    武成王怒吼的时候,四周的将领也不敢懈怠,立刻起兵追击而去。

    只是此时的西伯侯在散益生等人的掩护下,直奔那黄河而去,转眼间已经到了孟津,度过散益生在黄河准备的船只。

    当度过黄河的时候,西伯侯终于长松了一口气,只要再度过渑池大道,他就可以到达西周的地界,然后混合在边界等待的数万大军,安全返回西周。

    “侯爷,我们快要到了渑池!过了渑池,我们就安全了!”西伯侯身边的一个侍卫看着远处的渑池大道,心中欢喜万分。

    西伯侯也是大喜道:“不错,过了前面我们就安全了,我刚才用卦象算了下,前面没有任何危险,七年的灾劫就要过去了!”西伯侯大喜的说道,快速的朝着前面走去。

    当他们奔袭了十几里后,忽然在道路中间多了一个金色的亭子,这亭子上面坐着一个人,正穿着一袭长袍,摆弄着桌子上的一个茶盏。

    西伯侯看着这个亭子,脸色大变:“怎么可能?卦象没有显露出任何异象,难道此人不再天地间?不可能?”

    西伯侯大惊的时候,身边的两个侍卫已经道:“侯爷,我们去问一问!”

    “嗯,小心一点!”西伯侯郑重的对着身边的两个护卫说道。

    这两个护卫立刻纵马朝着前面走去,只是刚接近亭子的时候,两道红光将这两个护卫直接裹住了,化作了一道流光飞向了远处。

    见到这个情况,西伯侯的脸色更是大变。

    恶来看着远处的西伯侯,伸手轻轻的一点,一条金色的大道直接蔓延到西伯侯的脚下,口中笑道:“西伯侯远道而来,恶来在此一尽地主之宜!”

    这声音传到西伯侯耳中的时候,神色一惊,下意识就要朝着远处逃走,只是还没有动弹,脚下的金色光华直接将西伯侯带到了亭子前。

    “你是谁?”

    西伯侯脸色冷冽的看着面前的身形高大,眉目威严的少年问道。

    恶来轻轻一笑,身上的力量一晃,化作了一个儒生的模样。

    “你是羑里寻我的那个人?”西伯侯终于想到羑里的那个奇怪少年,脸色一变,而这个时候,恶来变回了自己本来的面目,轻轻的笑道:“大商楚侯恶来革见过西伯侯!”

    “什么?恶来革?怎么可能?那纸张和毛笔以及那文道大言是你所创,你不过是一个武夫罢了,如何有这等见解?”西伯侯的脸色变得煞白,伸手指着端坐不动的恶来一脸的惊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