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洪荒之恶来 > 第五十章字字如山
    <h3>第五十章字字如山</h3>

    西伯侯惊恐的时候,恶来哈哈一笑道:“西伯侯乃当世大家,难道不知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更何况西伯侯根本没有见过在下,他人口中所言,如何能够当真!”

    “不可能,大商的文武大臣,我西周皆是知晓,如何不知晓你不过是承了祖上的恩义才被封了将军!”

    西伯侯的话让恶来轻轻的叹了口气:“西周乃是我大商的臣子,却有不臣之心,这岂不是违背忠君爱民之道!”

    “哼,我西周历代君王夙兴夜寐,无不在为大周兴盛而努力,大商却止步不前,我大周实行新政,顺应天道,而大商却信奉玄鸟,不尊天地,如何能够与我大周相比!恶来革,你被纣王那无道昏君贬斥到了淮水,那里乃是烟瘴之地,这对你不公平,尤其是你如今参悟人道变化,书写人道经典,占据了人道大运,何不投靠与我西周,随我一同伐无道昏君,事成之后,我便将东方和南方封与你为国!”

    西伯侯见到这恶来挡路,显露出了君主威严的一面,先是威吓,然后进行招揽。

    恶来看了下西伯侯道:“西伯侯不必在我面前逞什么郡王风范,你我道不同,不能为谋!”

    “那里有什么道不同的,你祖上乃是上古颛顼大帝,也曾经统御天下,你何必为了无道昏君卖命!”

    “西伯侯不必言语了,大周所谓的顺天不过是天道灾劫转化成人道劫难罢了,你我都无法违抗这天地之道,那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何必白费口舌,我今日前来,只是要请西伯侯去我那楚地做客!”

    “你想要囚禁我?”姬昌的眼睛微微一凝,心中在快速思索法子。

    恶来看着面前的西伯侯,指了指面前的茶水道:“原本想要与西伯侯一品这茶水之妙,既然西伯侯不愿,那就罢了!”

    西伯侯听到恶来的话,心中苦涩,当下收起了招揽之心,直接坐了下来,看着案牍上的茶水道:“何为茶水?”

    西伯侯口中言语,心中却是希望有奇迹发生,甚至他此时宁愿被抓到朝歌城,也不愿意远涉万里去那淮水之地,因为在朝歌城还有逃跑的可能,若是去了淮水,怕是再无逃脱的可能了。

    西伯侯现在希望能够拖延时间。

    恶来看了下西伯侯,伸手将茶水递给他道:“茶水之妙,在于品,我敬西伯侯乃天下大德,特备了此物,待西伯侯饮完之后,便随我走一遭吧!”

    恶来此时已经感觉到了那雷震子正朝着这里赶来,只是恶来并不担心这雷震子,这雷震子已经被自己的纯阳咒侵染,被自己所控制,没有任何威胁性。

    西伯侯看着恶来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长叹一声,将茶水一饮而尽淡淡道:“走吧!”

    恶来看着西伯侯的样子,淡淡的点了点头道:“不错,西伯侯乃是非常之人,我那楚地虽然在凶蛮之地,但是楚地不会让西伯侯失望的!”

    恶来革说道的时候,空中一颤,一个双翅闪烁着雷光,穿着金色战甲,手持金棍站在虚空之中看着下面的金色亭子中的恶来和西伯侯。

    目光落在西伯侯的身上,心中暗思:“粉青毡笠,皂服号衫,这应该就是我父了!”

    当下口中喊道:“下面可有西伯侯姬老爷么?我乃是云中子座下弟子雷震子,前来拜见我父!”

    正满脸绝望之色的西伯侯看到空中呼喝之人,不由一惊,然后抬头看了下,只见这雷震子面如青靛,发似朱朱,眼睛暴甚,牙齿横生,出于唇外;身躯长有二丈,凶恶之极。

    不过听到雷震子这个名字的时候,忽然想到自己进入朝歌城的时候,在燕山上救的一个孩童,神色大喜道:“雷震子,我儿,我便是西伯侯姬昌,速来救我!”

    西伯侯叫嚷的时候,这雷震子顿时大喜的俯冲而下,巨大的身形直接站在西伯侯的身后。

    “雷震子拜见父亲!”

    雷震子高声拜道,西伯侯此时心中欢喜之下也满是疑惑的问道“我儿,你为何生得这个模样?你是终南山云中子带你上山,算将来方今七岁,你为何到此?”雷震子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也是欢喜道:“孩儿奉师法旨,下山来救父亲出五关,退追兵,故来到此。没有想到在此地遇到了父亲,不知晓面前这位是何人?可是父亲的好友?”

    雷震子问道的时候,西伯侯心中更是大定,看着恶来革,哈哈一笑道:“这是大商左将军恶来,正是追击为父的!”

    “什么?”雷震子看着恶来的脸色大变,口中带着几分冷意,双翅震颤,周身雷光环绕,手中金棍直指恶来。

    恶来革看着西伯侯的叫嚷,轻轻的喝着茶水,只是眼神中满是戏谑之色,没有丝毫在意。

    一口茶水喝完后,对着西伯侯轻轻笑道:“西伯侯,我与那云中子也有些交情,今日若是那云中子亲自前来,你或许有机会离开,可是这雷震子不过是吞了两颗仙杏,有了风雷之力,却非我的对手,他护不住你的!”

    恶来一副自信的模样,让西伯侯刚刚欢喜的神色顿时大变,那雷震子的神色也是一变,没有想到这恶来竟然瞧破了自己的根底,这是自己下山以来,第二次有人瞧破自己跟脚了。

    雷震子心中一惊,当下立刻喝道:“父亲,你先走,我来拖住这恶来!”

    雷震子说道的时候,周身雷光环绕,威猛之极,犹如雷神降世,充满着恐怖的力量,这恐怖的雷电将金色的亭子直接震碎,但是却没有伤到西伯侯。

    西伯侯见到雷震子如此模样,心中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只是恶来笑了下,这雷震子一身的法力早就被自己的咒力侵染,只要自己挥手一动,就可以将其镇压。

    不过为了掩盖另一个身份,当下伸手取出这天地间的第一张纸,这纸上书写的正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这纸张一出现,一股煌煌如同大日的人道之力便涌动而出,上面的字迹更是字字如山岳一般沉重,让西伯侯和雷震子的脸色都是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