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三章 车途
    <h3>第三章 车途</h3>

    当杜诗妍坐稳,车身再次剧烈的晃动起来,而且这一次更加的剧烈,使得杜诗妍的娇躯乱颤。一个不小心直接就扑在了陆天铭的怀里。

    本来,陆天铭在极力的保持平衡,在美女面前如果失态那就不好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是这杜诗妍先没有把持住,往自己的怀里扑去。他自然不是认为这是杜诗妍有意为之,他自认为还没有这么大的魅力。

    杜诗妍正想要起身,可是车身再次晃动,杜诗妍往陆天铭的下面狠狠的栽了下去,就连原本把持得很好的陆天铭也是身体剧烈的摇晃,往杜诗妍的背部栽去。这个姿势尴尬了,一男一女都是变得面红耳赤了。

    好香,一阵女人特有的处子清香传到了陆天铭的鼻尖。其实,杜诗妍看起来也就是一个刚出二十的女人,就算因为天生丽质看起来要比实际上年龄大一些,但是最多也不超过二十五岁。

    背后的老大爷被摇晃了几下,从昏睡之中悠悠转醒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不禁感慨起来:“唉,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大胆了!”

    杜诗妍听到这句话瞬间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了,那一句“大胆”到底指的是什么啊。她感觉到她的脸像是火烧一般的热,背上还被人压着,顿时一股无名的怒火就要发作了。

    但是这个男人好像刚才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她也不好怎么说。“陆天铭,你快起来啊,这样让人看到了不好。”

    正当陆天铭还在享受的时候,这一句话却如同当头棒喝一般砸中了他的头。“哦。”陆天铭慢慢的坐好,并且将杜诗妍扶起来。刚才的感觉太棒了,美女在身下,这样陆天铭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不由得十分的激动和享受。

    两人都已经坐好了,但是还是四目相对,两人都陷入了尴尬的地步,顿时,车身再次猛烈的晃动,整个车厢都不断的抖动了。

    戏剧化的剧情发生了,两人身体在抖动的同时双唇紧紧的贴在一起。还有着双方目瞪口呆的样子。

    “好柔软啊!”这是陆天铭的感觉。而杜诗妍的感觉就是像被电击了一样,这可是她的初吻,没想到送给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男人。一想到这个男人曾经救过她的性命,那么这个吻就算是送出去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况且没有他的话说不定就会被那两个混混给猥亵了吧,这可比损失初吻更加的严重了。

    杜诗妍一脸的羞红,为什么自己要这么想,明明这个男人相貌平平,而且从穿着来看还不像是有钱人的样子,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想。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还知道在老头子面前秀恩爱,喂狗粮咯!”背后的老头子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打断了两人的长吻。

    杜诗妍面色潮红,就连陆天铭也是一样,这种事情被一个老人家嘲笑确实不是一件十分光彩的事情。

    看到两个年轻人停了下来,老大爷继续说道:“没事,你们继续,我闭上眼睛就成了。”说完他还真的闭上了眼睛。

    杜诗妍感觉不可思议:“这…..”

    “我们别理他。”陆天铭说道,还真怕他的下一句话是“我们继续。”陆天铭镇定的坐着了,他下次一定要把持住,不要让类似的事件再次的发生,虽然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但是总不能得罪人家不是,不然就是连朋友都没得做,陆天铭对进退有度把握的非常的好。

    好在这段山路很快就走完了,很快,大巴车再次的走在了平坦的泥土路上了。这一段泥土路其实也不好走,但是只限在下雨天的时候,现在这样的大晴天倒是很好走的。一旦下暴雨,那也将是寸步难行。

    陆天铭开始和杜诗妍交谈,以避免再这样沉默下去的尴尬。“杜诗妍,你不是这县里的人吧。”

    “对啊,来云山县办点事情,也说不定就住在这里了。你呢?你住哪里啊?”杜诗妍好奇的问道。

    “我啊,我是云山村的人,读完大学回家咯,已经好久没有看到父母了。”陆天铭说着,眼中闪过一丝落寞,读大学非常的不容易,消费很高,为了节省车费,他已经两年没有回去了。

    好在陆天铭还算自立,不需要家境贫寒的父母出学费,在学习之余做点兼职,拿奖学金和救助金勉强维持学费和生活费的支出。他这样在很大程度上减缓了父母的压力,与其他一些富家子弟相比,他算是一种奇迹,而陆天铭对于其他人花着父母的钱毫不节制的行为则感到十分的恶寒。

    一想到还在家里受苦受累的父母和妹妹,陆天铭就有些于心不忍。

    看到陆天铭落寞的情绪,杜诗妍心中的柔软触动了,她低声的劝慰:“陆天铭,这不是很快就要到家了吗?你在家好好的照顾父母,之后凭着你的学识外出创业或者是找工作,生活环境迟早会变好的。”

    “难道你觉得我在家里发展不行吗?”陆天铭反问道。

    杜诗妍表现出惊讶的神色,说道:“你一个大学生,怎么就是想要玩农村钻呢,别人想出去还来不及呢。”

    陆天铭垂头丧气,没有再说话。对话再次停止,双方再次的沉默下来。

    好在这种沉默没有持续太久,车马上就要到云山县了,他们的目的地很快就要到了。

    司机大声喊道:“车到站了,大家准备拿行李下车了。”

    陆天铭拿着一个大行李箱和一个大旅行包就准备下车。在临走之前,还帮助了杜诗妍一起拿了行李,她的行李就显得有点太过于多了,大包小包就像搬家一样,着实累坏了陆天铭。看着她像着一辆宝马走去,果然这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女人。

    “再见,陆天铭,这次真的要谢谢你,有空就来云山县找我玩。”杜诗妍满脸的孩子气,她说完后才发现自己气鼓鼓的,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话,甚至还有着一些撒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