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十五章 要债
    <h3>第十五章 要债</h3>

    陆天铭回到家就闻到了家里传出来了饭菜的香气,看来小妹已经准备好了饭食。

    “啊……你们都滚开!”院落里面传来了小妹的喊叫,陆天铭顿时知道家里出了大事。

    当他准备进去院落的时候,听到一个淫荡的男声。

    “好有个性的妹子,哥哥很喜欢,来,投入到哥哥的怀抱里面来。”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住手!”陆天铭及时赶到,不然小妹危险了,以她刚烈的性格,如果她被人……她不敢相信小妹会做出什么傻事。

    “哥!”小妹在呼喊,眼里的泪像是一连串断线的珍珠。

    如果有人敢无端的闯进他家的院落,而且还非礼他的妹妹,那么连陆天铭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两个中年男人在院落里面,围着陆天莉,陆天铭和他们认识,可以说是熟人。

    “妈的,又是他,两次坏我们的好事。”为首的中年混混骂咧咧的说道。

    陆天莉此时已经跑到了陆天铭的身后,一脸的害怕,有了哥哥这根主心骨才总算安心了点。

    这不是和陆天铭在车上遇到的两个混混吗?上次被陆天铭打断了他们的好事,没想到现在居然撒野到他家里来了。这应该不是蓄意的报复,应该还是有一些别的原因的。

    “我劝你们赶紧滚,你们的刀子还在我的手里呢。”陆天铭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如今小妹被他解救了,他提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下了。

    这两个混混其实也很“不容易”,不远万里从云山县来到云山村收债,到这里就已经天黑了,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就看到了一个模样娇好的妹子,本来还想和她乐呵乐呵的,但是却再次遇到了陆天铭这个煞星。

    为首的混混叫做赖三,还有一个叫做赖四,他们是兄弟,也是云山县之中很不好招惹的存在,一般干一些偷鸡摸狗、压榨村民的事情,一些收债的活计也是接的,村民淳朴,遇到这样的瘟神都是远远的避开了。

    陆天铭在思考,自己家怎么招惹他们了。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你们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陆天铭皱着眉头说道。

    赖三看到自己有两个人,而且两人都有着刀具,壮着胆子说道:“小子,大爷我今天是来收债的,快拿钱出来,不然就住你们的,吃你们的。”

    一副无赖的样子,任谁看了都要来气。

    “还债?”陆天铭一脸的诧异,疑惑不解的眼神望向陆天莉,这件事情,他从来不知道。

    “是这样的,妈妈在一年前得了一场重病,在云山县的医院花了很多钱......就借了他们五万块钱。”陆天莉的眼泪又快要流出来了,这件事情她答应了爸妈绝对不和哥哥提起。

    “什么五万块钱,现在成六万了,当然,如果没钱把这个小妞抵押给我们也行。”赖三毫不客气的说道,同时还带着淫笑看着陆天莉。

    陆天铭取出一把匕首,正是在大巴车上抢夺了赖三的匕首,如今拿出来是对他们这群混混的讽刺。

    院落外面好像有人,脚步很轻,但是陆天铭还是听到了。

    是陆远山和张彩梅,陆天铭的爸妈,正一脸倦容的看着自家庭院中发生的闹剧。

    陆天铭和小妹一样,眼泪都开始在眼眶里面打转了,属于男子汉特有的尊严才让陆天铭没有哭出来。从小父亲就告诉过他,“男儿有泪不轻弹。”

    母亲得了重病,没想到她还坚持去干农活,而自己这个儿子却在干什么,只知道完成自己的事情罢了。倘若以后修仙能够大成,却忽视了父母,那么他绝对会良心不安,心魔缠身的。

    所以,明天,他绝对不能够再只辛苦父母两个人,他决定将炼体的事情先放一放。

    话题扯得比较远,此时赖三和赖四依旧在这里,看来他们今天没有要到钱是不会轻易离开的。父母一脸歉意的看着他们,因为确实是他们借了钱,而且现在还不起。

    但是本能的对这两个混混有着抵触的情绪,在他们儿子面前说这些就是不应该。在陆远山看来,这是他自己欠下的债,应该自己来还,他认为儿子马上就要进城,这时候还是他事业的起步阶段,一定不能够给他添堵才对。而这善意的谎言一下子就被这两个混混拆穿了。

    赖三说道:“我们两个人从云山县来到这里,现在累了,到你家去休息,做一些我们喜欢吃的饭菜。”命令的口吻和陆天铭的父母说话。

    陆天铭当即就是火冒三丈,本来知晓了母亲的病情就心情不好,如果再容他们闹下去的话他的头都会炸掉。

    “我再说一次,滚!”陆天铭的怒气毫无掩饰的发泄了出来。

    “你......你欠了我家老大的钱,还这么理直气壮地。”赖四结巴的说,被陆天铭的气势所影响,他有一点心虚,但是想到自己是债主,自己才应该是站在理的这边。

    “高利贷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三天之后来拿五万块钱,不然就一分钱也别想拿到。”陆天铭毫不客气的说道。

    赖三指着陆天铭的鼻子,无理取闹的说道:“小子,我大哥可是道上混的,你不要惹急了我们,不然你全家人的性命都难保。”

    “啊......”应付他这句话的是陆天铭的拳头,以及赖三之后发出的惨叫声。拳头直击赖三的面门,他的鼻梁都被打塌了。

    赖三和赖四从来都是欺负村民的份,从来没有被人打得这么惨过,当即觉得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两人皆是拿着匕首向陆天铭冲来。

    陆天铭的父亲陆远山、母亲张彩梅看到这一幕,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儿子遭遇任何不测,妹妹陆天莉也是为哥哥捏了一把汗。

    或许之前的陆天铭应对两个小混混还要费一些力气,小心去应付,但是现在已经经过了初步的炼体,已经差不多是一个武林高手了,应对两个小混混还不是和玩一样。

    他们此时的动作在陆天铭的眼里就像是按了慢放键一样,如同小孩子在挥舞着匕首,甚至连小孩子都不如。陆天铭的速度在他们眼里就像是看到了一阵飓风,他以迅捷的速度取走了赖三和赖四的匕首,虽然他不怕被两个人的匕首所伤,但是父母和妹妹却是害怕的。

    果然,父母和妹妹一看到匕首被夺了去都是松了一口气。

    来到他的家里撒野,陆天铭怎么说也是会给他们一掉教训尝尝的。陆天铭又是一拳,打到了赖三的眼睛上,一个大黑眼圈慢慢的浮现,又是提着赖四的胳膊,直接听到“咔嚓”的声响,他的胳膊脱臼了。

    这不过是小惩大诫,其实对于陆天铭来说,三成力量都没有发挥出来。现在毕竟是一个法治社会,打死了人终究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的。

    “还看着我是没有被打够吗?还是想接着继续打?”陆天铭冷冷的说道。

    赖三和赖四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身体,赶紧出了这个院子,逃走的时候就是连狠话都不敢放,怕被追上来的陆天铭再打一顿。

    这场危机看似是解决了,其实却还是留着后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