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十六章 农忙
    <h3>第十六章 农忙</h3>

    陆天铭一脸惨笑的看着陆远山和张彩梅,讪讪的笑到:“他们被我打跑了。”

    说完就先行回去了屋里,父母看他的背影都是落寞的,心里不由得像是针扎一般难受。

    “对不起我的孩子,给不了你们想要的生活。”这是陆远山的心里话,来自于一个平凡的人内心深处的叹息。

    一家人还是像前两天一样在吃饭,只是氛围变得有了几分的尴尬,似乎今晚的要债时间打乱了一家原本还算踏实的生活。陆天铭感觉到了深深的愧疚,自己不在家的两年,家里早已经变得千疮百孔。

    农活还没有忙完,陆天铭准备明天去田地里帮忙,再去云山县找买家卖出那株野山参。

    突然,原本沉默的吃饭时间被陆天莉给打断了。“爸、妈、哥,我不读了,我和你们一起挣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承载着太多的东西,一个年轻人的梦想可能因此而破碎。

    “傻孩子,瞎说什么呢,你读书多以后才能够好找工作,你不是常说想和哥哥一样吗?”张彩梅轻言劝慰陆天莉,眼神中的伤心和溺爱不言而喻。都怪自己,怪自己不争气,还突然得了重病。

    陆天铭不知道的是,当初母亲张彩梅得了病要动手术的时候,她就不想活了,经过一家人的劝阻才接受了手术。饶是如此,也是落得个一身的病根。

    父亲陆远山坐不住了,他站起来,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吃完饭去房间学习,这种话要是再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了。”

    陆远山是一个严肃的父亲,他读书少,但是却深知只有读书才可以改变命运。所以家里就算是再没有钱,他也竭尽全力去帮两个孩子凑学费。

    陆天铭取出那支野山参,说道:“不要担心了,我在云山挖到了一支人参,还钱绝对没问题,就连交了学费之后也会有很多剩余。”

    一家人看到这支人参都是十分的惊喜,尤其是陆天莉,看来她读书的心愿还是有了着落。陆远山很欣喜,因为妻子的病情还存在着,病痛没有彻底的清除,有了这笔钱之后就可以去云山县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天铭,买家需要好好找找,可不要白白辜负了这支上好的人参。”陆远山盯着野山参说道。

    “爸,这我知道,我在云山县有几个熟人,他们会给我个公道的价格的。”

    陆天铭没有将野山参拿去药浴,眼前家里贫寒,需要大笔的现金去缓解经济危机。

    姜狸在餐桌下吃了一口米饭,似乎是不太喜欢,很快就随着陆天铭到了房间之内。今天陆天铭的药浴时间取消了,原因就是没有那么多的药材,一些囫囵的药材虽然勉强可以药浴,但是没有特别大的功效,还不如直接的使用松针刺穴。

    一进入房间的姜狸眼睛就直直的盯着那株栽在陆天铭床头花盆之中的玄黄参。玄黄参此时的状态不是特别好,叶子有一点发黄,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姜狸,不要动它,以后分你一点,这种宝贝暂时需要好好的呵护。”

    陆天铭劝阻姜狸,姜狸好不容易才收起它那一双小小的、贪婪的眼神。

    “我现在需要修炼,你好好的待在房间里面,如果有人来就提前来提醒我。”陆天铭从背包里面取出一把松针,然后对姜狸说。狐狸通人性,轻轻的点了点头。

    其实姜狸跟在陆天铭的身边,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觉得陆天铭的身边有着充足的灵草、灵药,虽然没有如愿,但是陆天铭拥有神农的传承,这些东西迟早会有的。而且,陆天铭身上神秘的气息吸引这姜狸留了下来,似乎是远古祖先的气息。

    陆天铭没有再理会姜狸,取出松针往自己的身上扎去。现在他松针刺穴的手法更加的高超,因为可以用真气直接渡入到松针之内,可以让松针犹如钢针一般的坚硬,所以,现在松针刺穴的效果更加的明显了。

    在充足的药浴之后,陆天铭的体内生出了第一丝真气,这丝真气在潜移默化之中已经改变了他很多,甚至有些是本质上的东西。就比如可以将真气渡入到松针之内,不仅可以用来治病救人,也可以用来充当暗器。将真气运用到拳脚之内,那么就可以提升他的攻击力。

    一夜虽然没有睡觉,但是陆天铭比睡了一觉更加的神清气爽,白天在山林之中的所以疲惫全部消失了。感受着体内的真气开始缓慢的运行,比昨天的一丝真气明显变得更加的浑厚。

    虽然,真气的提升过程还有着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是每一丝真气的提升陆天铭都感觉非常的舒畅,每一次真气增加对身体的改善都很大。

    早晨六点,陆天铭便停止了修炼,这时候父亲和母亲也已经起来了,早上天气凉爽最适合忙农活。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和他们一起去田地里帮忙。

    夏日的农忙简单枯燥,但是却特别的累人,不是性格坚韧的人还真的吃不了这样的苦。陆天铭凭着强悍的身体素质,干活十分的卖力,几乎一个人可以抵得上两个人的工作量,这么下去的话,今天就可以将所以的谷子全部收割完毕和送回家去,接着就只剩下要插秧了。

    收割稻谷可以说是最苦的活计,又脏又累,而农民们却不觉得这样,看着辛苦种植可培养的种子如今可以收获,他们的心情喜悦还来不及,怎么会嫌累呢?

    陆天铭在一些劳累的活上,总是抢着和父亲做,这些对于他来说如今已经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需要两个人才抬得动的袋装谷子,他一个人一只手就可以抬起来,为了避免父母的怀疑,他还是没有表现得太过于不寻常,一袋谷子扛在肩头,就往家里赶去。

    陆天铭的加入倒是节省了父母不少的时间,明天他就可以暂时停下来,插秧的事情太过于耗时,他没有准备参与,而且明天要去云山县卖出那支山参,所以陆天铭明天也没有时间和父母一起插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