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十七章 疗毒
    <h3>第十七章 疗毒</h3>

    陆天铭在长久的劳作之后也是额头上开始留下了细密的汗水,农民很不容易,每一粒粮食都是用汗水换来的。

    但是,陆天铭却很享受这种感觉,他觉得农民这个职业非常的崇高,每一粒米、每一把蔬菜都是他自己亲手种下、亲手收获的,这样吃着踏实,而且养育了千千万万的其他人。

    小妹陆天莉送了一壶茶水过来了,一家人迎来了难得的休息时间,直接坐在田埂上就大口大口的喝着凉茶,陆天铭没有娇生惯养的习惯,也是毫不顾忌形象的就坐在田埂上,他的骨子里就是农民人,这一点没有什么需要掩饰的。

    “小莉,这茶真好喝。”陆天铭说道,凉茶很清爽,而且对缓解身体的疲劳也起着很重要的作用,长期喝还能够达到固本培元的效果。

    “还不是哥给我的配方有用,我按照哥给的药方一点一点配置的药物,然后才煎出的一壶茶。”陆天铭给了陆天莉一张泡制凉茶的配方,这可不是普通的凉茶配方,而是《神农经》之内的配方,考虑到需要的药材都是一些常见的,所以陆天铭才连夜写了出来交给了小妹陆天莉。

    “你也喝一点,对身体有好处。”陆天铭递了水杯给陆天莉,一家人用两个水杯,一点都不会嫌弃彼此。农村人就是这样,不用太过于拘泥细节。

    陆远山和张彩梅也是这样,几杯凉茶下肚,都感觉到神清气爽,长久喝这种凉茶,可以清心养肺,甚至延长寿命,减少灾病。其实,这也算是陆天铭在给家人变相的炼体。

    虽然,他们以后达到炼气期会比较困难,但是他们就算不能够长生,也能够一生少灾少难。

    陆天铭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父母能够安享晚年,小妹能够有一个大好的前程。

    “快来人啊,谁能够来帮帮忙?”从田垄的另外一边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声音很熟悉,似乎是五婶子的声音。

    陆天铭下意识的就认为是五婶子有了难处,需要别人来帮助。五婶子走了男人,一个人生活艰辛不易,女人家遇到难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当初陆天铭没有学费,五婶子虽然没有能力借给他家什么钱,但是总是会送出一些蔬菜、鸡蛋什么的,陆天铭一直心怀感激,如今能够帮忙,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五婶子家的田地就在陆天铭家田地的边上,所以很快就可以赶到。

    “来了,五婶子。”陆天铭大声喊道。跟在他身后的,还有陆天铭一家子,村民都很淳朴,彼此之间存在着什么困难都会出手帮忙的。

    “怎么了?”陆天铭看到五婶子一脸焦急的样子,还有程芳嘴唇乌紫的躺在田埂之上。

    料想定然是程芳出了什么意外,果然五婶子焦急的说道:“是五步蛇,五步蛇咬了小芳一口,现在小芳已经中了蛇毒了。”五婶子焦急是有原因的,五步蛇的毒素非常的致命,过了很久不医治的话那可是致命的。

    今天,程芳和五婶子在田地里干活,在割取稻杆的时候却突然窜出一条五步蛇,五步蛇本就是主动攻击的蛇类,毫不客气的就往程芳的大腿上咬了一口。

    村中存在着或多或少的五步蛇,一般被这种毒蛇咬过的人都丧命了,所以,村民对这种蛇类很反感,一旦遇到就会将它打死,省的它为祸村庄。上次陆天铭在玄黄参的边上就遇到过这种毒蛇,只是他心怀仁慈,将剧毒的五步蛇给放走了。

    为什么要叫五步蛇,五步之内,毒发身亡。虽然有一点言过其实,但是很少有人被这种毒蛇咬到能够存活的。

    五婶子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在这个世界上,她就只有程芳一个亲人了,如果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话,那么她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让我来先压制一下毒液的扩散吧。”陆天铭走到小芳和五婶子的面前,极为冷静的说道。根据《神农经》的记载,想要解除五步蛇的毒素并不困难。只是如果不赶紧施救的话那么程芳也是极为危险的。

    陆天铭取出两根松针出来,将小芳的长袖挽了起来,用两根松针刺中小芳右臂上的两个穴位。

    在场已经来了很多村民,一看到程芳此时脸色乌黑,就知道估计这女娃子已经没有救了。但是看到陆天铭竟然将两根柔软的松针刺进了血肉之躯之内,都是啧啧称奇,都发出小声的议论。

    之所以不敢将声音弄大,是因为害怕耽误了程芳的治疗。

    “嗯……五婶子,小芳被咬的伤口在什么地方?”虽然陆天铭已经根据血液内毒素的流动隐隐猜测到了伤口的位置,但是还是不好意思的问道。

    “是……是在大腿上。”五婶子也是结结巴巴的说道,对于女儿的贞洁,她在之前还是极为看重的,就像她,遇到了一个辜负自己的男人那就是苦了一辈子。

    可是,女儿的性命更为重要,难道不是吗?况且,这个小伙子还是很不错的,长得也还算英俊,非常符合年轻姑娘的审美。关键还是一个大学生,这在云山村可以说是一个宝。但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想得实在是太远了。

    “现在,我需要吸毒,将毒液全部吸出来,还请各位乡亲们回避一下。”陆天铭不好意思的说道。就连中毒几乎快要昏倒的小芳也是一脸的潮红之色。

    吸毒这种事情,对于一个未出阁的少女来说难免会感到羞赫,村民们也都理解,纷纷的离开了这里,毕竟小芳的性命最为重要。

    最后,就是连陆远山和五婶子也离开了这里,给他们腾出来了一个两个人的环境。

    陆天铭也流露出尴尬的神色,他试探性的问道:“我是将你的裤子割下来还是将你的裤子脱了?”

    程芳听了这样的话,面色不由得更加的潮红了。

    “你现在不要瞎想,没有很多的时间给你考虑,不然毒素攻心就麻烦了。”陆天铭冷静的说道,将那一抹尴尬的神色也是深深的隐藏在心里。

    “嗯……你把我的裤子脱了吧,我暂时还没有换的裤子。”小芳也是恢复了一丝血色,虽然蛇毒依旧存在,但是她也冷静多了,现在瞎想也是徒增是非罢了。

    陆天铭手脚麻利,将小芳的裤腰带给解开,然后将长裤缓缓的褪去,露出一条纯白色的小***以及非常白皙细嫩的大腿,即使小芳是一个农村人,她的保养也是十分不错的,比城里人没差,而且更多了一分城里人没有的纯洁质朴。

    说陆天铭是完全的清心寡欲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他的心里也是心潮澎湃,但是在危机与性命面前,却容不得陆天铭瞎想,他必须要赶紧的采取措施,不然小芳性命堪忧,他可狠不下心来看到这么一个平易近人的村花就这样中毒死去了。

    白皙细嫩的大腿处可以看到两个殷红的血色牙印,接下来的动作可以说更加尴尬,因为陆天铭的嘴必须要靠近小芳的大腿,一口一口将毒素和血液给吸取出来。

    “铭哥哥,麻烦你的动作轻柔一点。”小芳不好意思的说。

    陆天铭一喜,也就是说,小芳的内心没有一点的抵触心理,他可以不用承受任何的心理负担。

    而当事人小芳也绝对不是那种会死缠着一个人不放的那种人,她不会因为仅仅陆天铭为救她亲了她的大腿她就要求陆天铭一定要娶她。

    当然,如果陆天铭能够听到她的心思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说,小芳,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小芳不仅人长得漂亮,更是温柔贤惠,应该是父母眼中的好儿媳。

    呃,好像扯得有点远。

    陆天铭专注于吸毒,并没有注意太多,只是感觉大腿上的肉很柔软、很细腻,在几下吸允之下就像是一阵的享受。陆天铭每吸一口都会将混合着血液的毒素给吐掉,这个过程其实说简单也不简单,其中有一个吸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之中陆天铭还不得不时刻的在小芳的身上一些穴位扎上一些松针。

    松针之内蕴含着真气,所以松针挺直,看上去就像是古老的医者在行医。

    小芳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恢复正常,直到脸色完全的恢复成了血红色,薄薄的嘴唇也成功的从乌红转到白里透红,恢复了常人的颜色。看到这一幕,陆天铭知道,小芳已经完全的脱离生命危险了。

    反倒是自己,现在被残余的毒素给缠身了,好在自己的身体素质强悍才没有出什么危险,如果是换成其他人,就算是吸毒也救不了人,反而会将自己也折进去,两个人双双殒命。

    陆天铭的松针将危机解决,只要将松针扎进一些人体特定的穴位就可以,现在就连他自己的身上也是好几处有着松针被扎的痕迹。这样,大家都不会有事。

    陆天铭帮助小芳穿好裤子,两人都小心翼翼的,还不是四处张望,就好像是在天地荒野里面干着那啥的少男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