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十八章 售卖野山参
    <h3>第十八章 售卖野山参</h3>

    陆天铭轻声对小芳说:“这两天你就好好在床上躺着就行,今天晚上让你妈来我这里那几副药去,吃完就可以将蛇毒完全的清除了。”

    程芳羞红着脸说道:“谢谢你,铭哥哥。”

    “嗯……我现在背你回家吧,你现在不能够运动,不然毒液再度扩散就不好了。”

    “好。”

    年轻的男子背上背着一个身材妙曼的女子,行走在金黄色的田野里,看上去就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程芳被陆天铭背在背上,小脸凑着陆天铭的后颈,仔细的感受着那阳刚的男子气概,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优秀,渊博的智慧,精湛的医术,这个和她从小玩到大的铭哥哥看起来还和原来一样,但是突然之间,程芳感觉和他的距离变得远了。

    “小芳,你在想什么呢?”陆天铭好奇的问道。

    刚才程芳想问题太过于投入,现在嘴唇已经完全的贴在了陆天铭的后颈,感受着程芳气吐如兰,心里痒痒的。

    “我……我什么也没有想啊。”程芳脸红的说道。“对了,铭哥哥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么精湛的医术了,就是连五步蛇的毒素也可以医治。”程芳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大学时候闲得无聊,所以去图书馆去看了一些有关医学方面的书。”陆天铭敷衍着说道。自然不是因为图书馆的医书,虽然图书馆的医书有很多,但是那些怎么可能比得上从上古就传承下来的《神农经》。

    而有关神农传承的秘密,陆天铭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的,哪怕是至亲之人。这个传承匪夷所思,在没有完全弄懂之前,陆天铭万万不会和其他任何人提及。

    “我也想读大学,可是……”

    程芳的模样看起来楚楚可伶,陆天铭当初和她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并非她的成绩不好而考不上大学,而是实在是家里没有那么多的钱,五婶子没有什么手艺,一个女人家怎么能够有能力供一个孩子上大学呢。

    “铭哥哥,以后有机会能够带我去云海市转转吗?我还没有去过大城市呢。”年轻的女人对大城市和新鲜事物有着很大的向往之心,可是她一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还是云山省。

    “好的,我一定带你去。”陆天铭保证,他的言语也并非是一诺千金,但是他绝对不忍心拒绝小芳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的。

    翌日。

    陆天铭在田间忙活了一阵,就骑着自家的摩托车准备去云山县了,他的背包之中就装着那支野山参,找一个好买家,一定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

    但是,想要找一个买家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云山县其实也并不算是特别发达的地方,虽然说是县城,但是其实规模差不多就像是一个大镇。有钱的人家不少,但是也绝对不多。而只要有钱人家才能够出得起价钱。

    而想要卖出高价的一个最重要的阻力就是陆天铭没有充足的人脉,如果人参卖不出陆天铭想要的价格的话,那么陆天铭就没有必要卖出去的。

    当然,如果能够去云海市这样的大城市的话,那么这支差不多八十多年年限的野山参绝对能够卖出上十万乃至上百万的价格,可是考虑到路途遥远,而且陆天铭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时间能够等。

    就是在明天,赖三和赖四那帮人肯定又会来,陆天铭虽然不畏惧他们,可是他的家人可经不住持久的骚扰。

    云山县最大的药店叫做春和药店,陆天铭想先去这里去问问价格。

    看着店铺的是一个老中医,带着一副老花眼镜,在忙活着一些药材的事情。

    蒋中秋是春和药店的掌柜,他本来经营着自家的医馆,但是云山县的大医院在前两年开发,他的医馆生意就不好的,好在他机智,将原本的医馆改成了一家药店,药店内贩卖和收购一些中药材,凭借着已有的人脉,他也能够以此过生活。

    “小伙子,买药吗?”蒋中秋看到年轻高大的陆天铭,习惯性的问道。

    “不,我是来买药材的,想必这里会收购一些中药材吧。”

    “嗯,对的,这里收,只要药材成色好我这里就收。”蒋中秋本来还有点诧异,但是看到陆天铭一副农民的打扮就大概知道了,这不是什么有钱人。虽然云山县之中也有着很多的农民,但是却不像陆天铭一样这么不注意穿着。

    倒也不是陆天铭不注重打扮,而是上午在田地里忙活,溅了一身泥土没有完全的弄干净,就显得身上有一些脏,这与农民的打扮更加的吻合。

    “我拿出来的这件东西可不简单,老先生,还希望你好好看看。”

    蒋中秋也是来了兴趣,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饶有兴趣的说道:“你先拿出来看看吧。”

    陆天铭小心翼翼的从背包之中取出一个塑料盒子,盒子之内隐约可以看到那是一株微黄的人参。人参的本体并不算特别的大,但是参须竟然如同发丝一般细密绵长。

    “这,好东西啊。”老中医蒋中秋惊讶的说道,虽然他阅历药材无数,但是已经有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珍贵的人参了。

    “依照这支人参的形态和参须的细密以及人参本体的长度,我大概判断是一株八十年份的野山参,美中不足的是这支人参的根须被拔取了一部分,这对药效有了一些轻微的损失。”蒋中秋侃侃道来。

    他不是庸医,老祖宗几千年的医学文化他虽然只涉猎皮毛,但是对于他一个市井郎中来说已经足矣。

    “先生果然高明,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误。”陆天铭恭维的说道.

    “年轻人,这么珍贵的东西你确定要卖掉。”老中医十分的具有医德,他不会肯蒙拐骗,而是耐心的和他解释这支人参的价格,可不要白白辜负了这种好东西。

    “我现在急需要用钱,还希望先生能够出一个合适的价钱,这支山参我虽然知道他很重要,但是我也能够用它来换取一些更为重要的东西。”陆天铭听取了老中医的言语,不由得对他又高看了几分,虽然中医在不断的没落,或许有一天会逐渐的消弭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但是,只要还有着这样的人存在,那么这种情况就一定不会发生。

    “罢了,小伙子,你坚持要卖我倒也随你。春和药店大概值两万块钱,老头子我有五万的积蓄,用这些换你的野山参或许都不足。但是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他或许能够出一个更加公道的价格。”

    陆天铭一喜,这样说的话,那么陆天铭至少可以将野山参卖出七万的价格,甚至在这个基础至少或许能够成倍的增长。

    云山县作为一个僻静的小县城,不要以为这里就没有大人物出现,在远离居民区的地方,有着一座格调高雅的别墅,而今天陆天铭的目的地就在这里。

    陆天铭骑着摩托车载着蒋中秋在路上飞驰,这里是一条平坦的大路,看来是专门为别墅内的主人通行准备的。

    永远也想象不到穷人和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么之大,陆天铭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感觉到了,在大学时期,有些学生挥金如土,但是他只能够省吃俭用,他不羡慕,他只是想依靠自己的本事能够养活家里人和自己这就足够了。

    “蒋老,那户人家是什么来头啊?”陆天铭好奇的问道。

    “我曾经为一个老先生诊断过身体,也就结下了善缘,知道他定然对这山参感兴趣,所以才带你去的,至于这户人家的一些其他东西我却知之甚少。”

    一路上的相处,已经令一老一少相见恨晚,陆天铭学到很多蒋老的实践经验,蒋老从陆天铭那里听到了很多的理论依据。尤其是蒋老,对这个年轻人很看重,如此精心钻研中医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况且,看他的学识,应该在中医药学领域很有建树才对。

    “你看,快要到了。”

    陆天铭和蒋中秋已经离那栋富丽堂皇的别墅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