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十九章 退隐兵王
    <h3>第十九章 退隐兵王</h3>

    在偌大的豪华别墅之内,有着一个非常简单的小庭院,小庭院内简朴的布置与外面别墅的繁华景象格格不入。

    庭院里,一老一少在照顾着花草。老者鹤发童颜,而那名少女陆天铭确实认识的,可不是就是在大巴车上遇到的杜诗妍吗?

    “爷爷,我真的很生气,你竟然……竟然不叫人来接我,你都不知道我这一路上都是怎么过来的。”杜诗妍哭丧着脸,对着面前的老者埋怨道。

    “好了,妍妍,是爷爷的错,爷爷悔过,可是你也不要总是提这件事行吗?”鹤发童颜的老者安慰着杜诗妍,但是怎么也有一种敷衍的感觉。

    老者年过六旬,能够拥有这么一间别墅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人,事实上,他确实是一个极度不平凡的人。杜岩在早年被称为特种兵之王,只是可惜,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敌方暗算,虽不致命,但是却也没有了在部队继续待下去的能力。

    考虑到杜岩年轻时所做的贡献,国家给了他儿子莫大的职位提升,而且他也能够安享晚年。其实仔细想想,这种生活让他更加的向往。孙女时不时就回来看看自己,无聊的时候就种种花草,日子简单充实。

    要说这杜岩绝对是对杜诗妍溺爱有加,其实在大巴车之上,他又怎么会不安排人手去保护杜诗妍呢?暗中保护她的人告诉杜岩,在他们想要出手之际,是一个年轻人帮助了她。

    杜岩在心里嘀咕,会不会因为那个小子出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自家的孙女就对他有所感觉了吧?应该不会,孙女的眼光这么高,应该不至于喜欢上一个长相普通而且还贫穷的人。

    “爷爷,为了能够长久的陪着您,我看啊,我还是在这云山县当县长得了。”杜诗妍试探性的说道。

    杜岩看了一眼杜诗妍,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他严肃道:“这个问题我还需要考虑,云山县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千万不要认为这只是一个僻静贫困的小县城,这里面的水很深的,我需要好好的考虑。”

    似乎想要转移话题,杜岩指着那盆兰花说道:“妍妍你看,这株碧玉兰现在都快要枯萎了,本来还以为今年能够开出美丽的花来呢?”

    “哼,爷爷,我不理你了。”杜诗妍说完就一路小跑出了院子,留下杜岩一个人继续待在院落里。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院落。

    他永远也忘记不了云山县之中的那些人,那件事。

    “小花,你在天国过得还好吗?”杜岩的眼里闪过了一丝落寞,他在心里不时的细语“小花”这个名字。

    如果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所以,一代退隐的兵王才会出现在这里,虽然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骁勇善战,但是他的那颗心依旧火热,以及他对当初回忆的追寻。他在退隐之年出现在这里,对于他来说,也是对宁静心灵的一种享受。

    “杜老,有贵客来了,是那名给您看过病的老中医蒋老先生,他还带着一个年轻人。”在杜岩思索之际,一个中年男人来到了小院落之内,他是杜岩的司机以及心腹,也只有他和杜诗妍才被允许来到这里。

    “快有请,大厅里面备茶。”杜岩似乎看起来十分的喜悦。

    当初,杜岩初到云山县,那时候他的身体因为暗疾而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却恰巧和蒋中秋相遇,蒋中秋用中药的法子给杜岩调理身子,杜岩才活到了现在。这也在侧面说明了蒋中秋医术的高明,就连世界名医都治疗不了的疾病,而在他这里却能够缓慢的化解和恢复。

    杜岩看重他,蒋老不仅对医术有着深厚的造诣,而且还不贪恋财物。在闲暇无事之时,两人偶尔坐在一起切磋着棋艺。

    陆天铭伫立于金碧辉煌的别墅大厅之内,这么大的房间可以说比他家整个房子都大,别说什么这是一个别墅,简直可以说是一座宫殿,只有古代的王侯将相才能够住得起这样的房子吧。

    人还未至,就可以听到一连串爽朗的笑声,“哈哈哈,蒋老你终于来了,等我们先下两盘棋。”看上去浑然不把陆天铭放在眼里的样子。

    陆天铭倒也不恼,自己现在这副德行想要别人正眼看下都难。但是看到这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的时候却觉得他定然不简单。

    这是,炼体期的顶峰。

    一看他就知道他一定是武学上的高手,身体内浑厚的真气让陆天铭都有一点战栗的感觉,只是似乎这股真气并不稳定,陆天铭之所以能够察觉到如此的直观,完全是依靠《神农经》的观体之术。

    老者太阳穴凸起,就可以知道是武学大家,虎口摩擦出了老茧,就可以知道他一定少不了军旅生涯。但是眼睛黯淡灰浊,还有几处经脉凸起的状况来看,已经是将近熄灭的烛火了。

    他的眼神朝着陆天铭望去,然后礼貌的一笑,就和陆天铭打了招呼。有人奉上茶点,接着又有人布上棋局。

    陆天铭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待着这个棋局。双方的厮杀很猛烈,但是陆天铭觉得他们的棋艺竟然抵不上他和陆远山,看似很容易破坏的棋局竟然还要想半天。

    他是多么的想要上去指点一番,但是这样太过于不礼貌了,还是让他们自行思索,而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并不能够说明他们二人棋艺非常的差劲。

    最终,还是杜岩棋高一着,他不愧是特种兵出身,而且被称为“兵王”,他的布棋手法明显更加的高超,对大局的思考也显得更加的周密,逼迫得蒋中秋不得不认输。

    “杜老,你的棋艺真的是越来越高超了,我已经完全不是对手了。”蒋中秋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一局棋持续的时间一点都不长,仅仅二十几分钟蒋中秋就败下阵来。

    陆天铭在棋局开始的时候完全是一个旁观者,但是现在开口说话了,“其实现在的局面看似是死局,其实却还有可能破解。”

    “哦?”蒋中秋和杜岩都来了兴趣,并且对这个年轻人更加高看了几分。也不是没有哗众取宠的可能,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没有好处,应该没有人会这样做。

    蒋中秋从座位上离开,示意将位置让给陆天铭,陆天铭微微一笑,也不谦虚,直接就坐在了位置上,毫无那种虚伪奉承的感觉。杜岩一双浑浊的老眼一直盯着陆天铭,这个年轻人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绝对也是一个奇人。他淡定的表情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看似无路可走的局,在陆天铭的眼里却能够绝处逢生。这不是什么超能力,而是从小练就的一双慧眼和精湛的技术,又或者可以归咎于陆天铭本身对于下棋很有天赋。

    下棋的陆天铭变得极为冷静,杜岩也在尽力的保持冷静,但是陆天铭的下棋速度太快了,长久的应付之下他也是惊起了一身的冷汗。

    长久应付起来,杜岩的优势荡然无存,现在胜利的天平向着陆天铭倾斜,棋场如战场,一步胜步步胜,很快,杜岩就彻底的败下阵来。

    一看时间,竟然焦灼了大概三四个小时。

    陆天铭虽然看出来了长久的下棋,杜岩的精神状况不是太好,但是对于身体的恢复与稳定却有着很大的裨益,能够沟通气血,使得真气更加的运行通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