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二十章 松针疗伤
    <h3>第二十章 松针疗伤</h3>

    陆天铭对杜岩说道:“前辈,您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多多下棋有益于身心健康,您可以让您的儿女们多和你下下棋。”

    陆天铭建议道,他的提议是真的为杜岩考虑,他的身体想要恢复过来估计已经很困难了,但是细心的调理说不定能够活得久一点。

    杜岩的眼里闪现了一丝落寞,但是很快就将这丝落寞给掩盖,他可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兵王,控制住自身的情绪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我的儿女的棋艺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只有孙女才能够勉强和我过两招。”杜岩没有说儿女时间太忙而无法和他下棋,而是将一切归咎到棋艺,至于他口中所说的孙女应该是一个对他很好、很关心的人。

    杜岩对陆天铭更加高看了几分,能够在任何场合处变不惊,而且棋艺高深,最为重要的是能够依靠他的面相看出他的身体状况。

    “杜老,你的身体……”蒋中秋诧异的说道。

    蒋中秋虽然知道杜老身上存在很多的陈年旧疾,但是并不知道此时他的病情加重了。

    “都是一些老毛病了,我也习惯了。”杜岩倒是显得非常的乐观,一点都没有那种病入膏肓所带来的悲怆之感。人固有一死,只是时间的早晚罢了。

    小花,我可以来陪你……

    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孙女杜诗妍,这个外表看起来非常坚强的女孩儿,希望她能够先找到一个好人家才对,可是杜岩所指点的一些名门贵族的公子他却一个也看不上。

    “天铭来的正好,他手里有一支差不多百年年份的野山参,你用来好生服用,对你的身体很有好处。”蒋中秋说道。

    陆天铭从随身的背包里面取出那支简易放置在塑料盒之中的野山参,并且说道:“这是一株八十年份的野山参,我还拔下了几根参须。”陆天铭一点都没有隐瞒的想法,直接说出了真相。

    “其实说实话,这野山参对您的用处不是特别的大,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可以使用出我祖传的针灸手法,不说完全治愈您的旧疾,但是您要多活十几二十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您的身体出现的状况主要是经脉受损,全身的真气无法贯通,长久这样下去只会损伤您的身体,所以我可以疏通你大部分的经脉,但是您的一身真气可能也需要全部的疏通出去。”

    陆天铭只是询问杜岩的意见。看似只是废去一身修为而多活一二十年,这是一件极其划算的买卖,但是有一些武林之人却不是这样想的,他们的一身修为甚至比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

    没有对陆天铭的怀疑,杜岩只是凄惨的一笑,他说道:“我本来就是捡来的一条命,又何必在乎这十几二十年呢?

    不过,我的性命也是牺牲了一条更加珍贵的生命而换来的,我要代替她活下去。就算是终其一生碌碌无为,我也愿意,一身的修为,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杜岩对一切都看得比较轻,他认为最重要的东西都已经失去了,但是现在还有一些东西需要守护,就比如,他的孙女。

    “人参留下吧,我出五十万。”杜岩说道。

    金钱来得如此之快,陆天铭感到不可思议,在有钱人家眼里,这些东西比金钱更加的重要。

    “杜老,请褪去你的上衣,我现在就可以为您施针。”陆天铭说道,他知道杜岩没有拒绝的想法。

    虽然杜岩已经年过七旬,但是杜岩的肌肉和皮肤依旧,一点都没有干枯粗糙的感觉,可能是在年轻之时真气灌体,又或者是注意保养。

    陆天铭在杜岩的身上找寻各处经脉,他拿出的是松针,将真气注入到松针之内,松针就如同寻常金针一般刺进了杜岩的身体。

    杜岩惊讶,没想到一开始没注意到陆天铭也是习武之人,而且,如此年轻的他现在就已经真气这么浑厚了。

    陆天铭也是十分的惊讶,这种情况十分的罕见,经脉破损得如此严重,又是怎样活下来的,他的身边一定有着高人在他的旁边为他调理,应该不是蒋中秋,虽然蒋中秋的中药调理的方法有好处,但是却并不会如此的奏效,至少这也是一个内功行家用真气调理的结果。

    “我现在用松针将你体内的真气全部排泄出来,这个过程很痛苦,您需要忍住全身的疼痛。”陆天铭提醒道。

    “老头子我什么痛苦没有经历过,你尽管来吧。”杜岩表情很是轻松的样子,并没有因为将要经历痛苦而表露出一丝为难的情绪。

    六十多年的真气就这样付诸东流,杜岩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好不容易修炼到了炼体期的顶峰,以他的能力是有可能达到炼气期的,但是现在所有的真气就这样全部消融了。

    杜岩闭着眼睛,仔细的感受着痛苦,他想到了很多东西,大多是关于年少时期的,要是当初勇敢一点,那么就一定不会有现在的遗憾发生了吧。

    对于经脉的调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完全昏暗了,但是室内却依旧是灯火通明,陆天铭很快就大汗淋漓了。这种高负荷的使用真气,陆天铭还真的吃不消,他修炼没有多久,体内真气并不是特别的雄厚。

    对于杜岩来说,这却是十足的煎熬,虽然作为特种兵的时候没有少吃过苦,但是现在习惯了安逸的生活,反倒让他变得极度的不适应。

    随着时间的推移,杜岩的身体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的污秽,甚至传出来恶心的气味,虽然极度的使人不舒服,但是陆天铭却依旧只能够忍受着。

    时间已经驻足到了晚上九点,陆天铭长舒了一口气,终于,针对于杜岩经脉堵塞的状况终于修复了大半,杜岩在痛苦过后也尝到了甘甜,他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自己清楚。

    “杜老,我已经用松针替你疏通了堵塞的经脉,长久压抑的真气也完全释放了出来,你的身体和正常人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两样的,如果仔细的保养,活个百来岁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如果你想要恢复你的修为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除了日夜的勤加苦练之外,可以用外在的药物来提升自己的体质,那株野山参就可以达到这种目的,我给您写下一张药方,如果按照上面的药方和野山参一起服用,效果才能够达到最佳,我估计你的修为至少也能够恢复两成左右。”

    陆天铭侃侃而谈,说出来的全是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对于这些杜岩没有反驳的想法,至于蒋中秋则啧啧称奇,这个年轻人的造诣原来远远超过自己。

    自己虽然没有观面相之术,但是也为杜岩号过脉,对于他的情况十分的棘手,而且没有根治的办法,而眼前的年轻人依靠自己的一套阵法就成功的医治了病情。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呢?”杜岩轻声说道,差不多大半天的治疗使得他有着很大的虚弱感袭来。

    “我叫陆天铭,是云山村的一个普通农民。”陆天铭如实的说道。

    “农民?”杜岩和蒋中秋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反问道,对于这个身份他们都是极为诧异,如此修为和医术的年轻人竟然甘愿当一个农民。

    陆天铭没有搭话,这让杜岩和蒋中秋终于认可了这个身份。

    “既然我比你痴长几岁,我就叫你天铭吧,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在我家住下,明天我就将报酬给你,顺便把我的孙女介绍给你认识认识。”杜岩半开玩笑的说道。

    陆天铭想要拒绝,毕竟没有回家父母可是会担心的,而且,陆天铭也没有在其他人家里过夜的习惯,他的想法是拿着野山参卖出的五十万离开。

    杜岩似乎是看到了陆天铭一脸的为难神色,他劝说道:“天铭你就留下来吧,你看蒋老一样留下来了,他明天可还等着你送回去呢?”

    陆天铭虽然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杜岩家里这么有钱难道还少得了车,但是他还是不好意思再多加推脱了。

    “那好吧。”陆天铭笑着说道。

    一个中年男人带着陆天铭进了一间客房,中年男人沉默寡言,但是却细心有礼貌,和陆天铭仔细的说明一些东西的位置,甚至还准备了一些换洗的衣物。客房很宽敞,远远不是陆天铭在家的卧室可以比拟的。

    “陆公子,今晚您就在这间卧室休息吧,里面有着换洗的衣物,你放心,都是没有用过,杜老特意为客人准备的。”陆天铭看到这个中年男人礼貌的退了出去,再次认真的打量起这间偌大的客房起来。

    果然是富贵人家,这样的生活或许是自己想都不曾想的吧,可是想一想这些东西其实对于自己来说并不特别是重要,他有着神农的传承,以后能够治愈更多的疾病,拥有更强大的力量,甚至能够长生。

    而一些人,虽然拥有无尽的财富,却没有悠久的寿命能够享受,所以,到头来终究是虚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