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二十一章 小姐你在说自己吗
    <h3>第二十一章 小姐你在说自己吗</h3>

    陆天铭在杜老的别墅客房内安静的休息。说是休息,还不如说是修炼,在这之前他洗了一个澡,洗去了一身的疲倦和困乏,长久的松针疗伤对他的身体负荷可是极大的。

    穿上一身新衣服之后,陆天铭显得更加的帅气和清爽了,果然是佛靠金装马靠鞍,虽然依旧是短袖,牛仔长裤,但是这些可都是名牌,穿上当然更加的显得帅气。

    盘坐在床上,陆天铭褪去上衣,露出了结实的肌肉,一把松针直接刺进了身体之内一些特殊的一些穴位,浑身的真气流转得更加的通畅了。

    翌日,陆天铭早早的就起来了,这毕竟是别人家里,晚睡怎么也说不过去,虽然别人不会认为这有什么,但是陆天铭却不习惯这样做。

    昨天茶点喝多了,现在肚子还有点痛,陆天铭想去上个厕所,客房里面有着厕所,所以不需要出去,除此之外,还有着没有用过的牙膏牙刷,所以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啊......好想睡啊,该死的闹钟。”

    陆天铭听到一个好听的女声,而且还是似乎有一些熟识的声音。更为要命的是,这个声音向客房越来越近。陆天铭的听觉随着炼体的加强,现在变得更加的灵敏了,就算是隔着十几米开外的细微声响也能够听见。

    今天杜诗妍房间的厕所坏了,所以只能够来客房上厕所,而杜诗妍却不知道这间客房之内有人。

    迷迷糊糊的被闹钟吵醒,而且肚子疼痛,就急匆匆的到客房的厕所去了。而恰好陆天铭昨晚睡觉之前没有关闭房间的门。

    而陆天铭此时还在上厕所,无法动弹,想要好心提醒外面的那个女人却只听见门“咔嚓”一声,女人进来了。

    杜诗妍此时还处于半梦半醒的阶段,就连眼睛都没有完全的睁开,迷迷糊糊地走向了厕所旁边,陆天铭正想出言提醒,一阵撕心裂肺、骇人听闻的声响便传遍了整个房间。

    “啊!流氓。”

    杜诗妍的声音很好听,在低声说话之时是那种婉转的黄鹂鸣叫的声音,在尖叫之时又是十分的明亮,就仿若一飞冲天的仙鹤,陆天铭被这叫喊声可吓得不轻。

    他转身看了四处,流氓?哪里有流氓?除了自己和杜诗妍之外没有其他人才对啊。

    望了望自己的上身没有穿任何的衣服,还有着此时正在上厕所的尴尬姿势。再看到杜诗妍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身体看,哦,这就是流氓。

    “小姐,你再说自己吗?”陆天铭轻笑道。

    杜诗妍愣了很久,听到那一句“小姐,你在说自己吗?”当场火气就来了,他怎么会在客房里,还以这副形象出现。

    “你......你怎么会在我家?还不害臊的没有穿衣服?本小姐的清白全部都让你给毁了。”杜诗妍红着脸又羞又气的说道。

    本来因为陆天铭救过她,她对陆天铭是心怀感激的,但是一想到这家伙不但亲吻了自己夺走了自己的初吻,还无端看光了他的身体,她就觉得又气又恼,关键他还骂自己“流氓”。

    杜诗妍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而陆天铭却只能够僵持在那里,甚至感觉屁股都有点发麻了。

    “你这个混蛋、坏人......”杜诗妍急出了眼泪,一串珍珠就这样从脸颊滑落。

    陆天铭觉得很是头痛,明明有时候是女人自己做错了事情,但是她们的眼泪却能够使得本末倒置,陆天铭就被这眼泪给征服了。

    “是我不对,我不该让你看我的身体。”

    “你还说!”杜诗妍的眼泪流得更加的急促了。

    “呃,杜诗妍你先出去吧,等我先解决好你再进来。”陆天铭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尴尬了,他的心里也有着几分的气恼,明明是自己的利益受损,自己如花是身体被别人看了个精光,还不得不朝别人道歉。还好这是一个大美女,不是什么恐龙,万一要是来个恐龙看了自己的身体,来了一个以身相许怎么办?

    说到以身相许,这妞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本来自己救了她,在古代早就要以身相许的啊,现在还看了自己的身体。唉,她真是不可理喻,还骂自己是流氓。不过,陆天铭不就是喜欢她不可理喻的样子吗?

    “哦......哦。”杜诗妍退出了房间。

    独自站立在走廊之上,就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等,明明还有其他客房可以上厕所。不过,想到陆天铭他壮实的身体就会突然的面红耳赤,结实的小腹上腹肌优美的线条,还有他带着痞气的一丝微笑,都深深触动了她的心。

    若干年后,即使她自己都不知道那么多青年才俊她都看不上,唯独喜欢上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农民,但是那时候她也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杜诗妍此时还在思索着陆天铭这个人的特点,长得也不是特别的帅气,但是至少还凑活,没钱又没势,说不定能够用点钱来给自己当个挡箭牌。

    她现在也是十分的苦恼,家里人一直逼迫着她早点成婚,虽然她现在才二十多岁,但是父母就是耐不住性子,现在就是连爷爷都蠢蠢欲动,总是说着这家的公子哥长得帅气,那家的公子哥会什么才艺。明眼人都知道他们什么意思。

    想通了这些,杜诗妍的表情也是恢复了正常,现在这个男人不能够得罪,还靠他当挡箭牌的呢?

    “你还在这里?”陆天铭从房间里出来,此时也已经穿上了上衣,一副干净清爽的感觉。

    “嗯......刚才的事情,对不起。”杜诗妍以蚊子一般细微的声音说道。

    陆天铭诧异,女人真的是一个善变的生物,刚才还仿若是一个仇人一般的看着自己,现在却突然道歉,前后态度的转变让人难以接受,果然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呵呵,没事,我忘记锁门了,怪我。”陆天铭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

    “还有,上次在车上,谢谢你帮助了我。”杜诗妍一想到那次在车上亲吻就两耳发烫,但是现在又不得不重新提起。

    “那是小事,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我能够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有急事的话说不定能够请你帮忙。”杜诗妍终于准备开始实施她的计划了,挡箭牌自然不会随时都在自己的家中,所以要一个联系方式是最为重要的。

    “嗯,好。”陆天铭将他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杜诗妍。

    两人在一起尴尬的事情不断,但是现在陆天铭是客人,而杜诗妍是主人,杜诗妍还是颇有大家闺秀的感觉,主动邀请陆天铭去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