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三十章 父亲重伤
    <h3>第三十章 父亲重伤</h3>

    云山村,坐落于云山之下,这个小小的村庄满满的都是乡土气息,在云山村的隔壁,其实也有着两座村庄,一个是云水村,一个是云石村。

    云山村是进入云山的必经之路,云水村在云山村的东头,一条云溪横贯村庄,美丽的景色比之云山村更胜几分,也是一个旅游村庄,比之云山村要开放得多,而且村庄中的人普遍比较富裕,云石村和云山村的人有女儿都希望嫁到云水村去。

    而云石村,则是很为隐蔽的,位于云山村的西头,据当地的村志记载,这里曾经盛产铁矿石,不过在很久前就已经被开采殆尽了,不过村庄中的一些铁匠还是有着很高明的锻造技术的。

    陆天铭出现在云山里面,从浮空岛依附的岩壁上爬了上来,一路上采集了很多药材,他的心情越来越好,或许是受浮空岛灵气的影响,就连这崖壁上也会偶尔能够看到灵药的出现。

    陆天铭将一些灵药装进背包之内,他从《神农经》之中了解到,原来储物袋之内不能够装活物,所以才会有他将药物装进背包的想法,他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够自己种植这些药物。

    储物袋之内装载活物也不是没有可能,使用玉盒装载即可,只要密闭就不会使生机断绝,可惜玉盒这种奢侈品不是现阶段的陆天铭可以需要的。

    一般的玉石他看不上,而太贵的玉石他有买不起,而且他也没有时间去寻找玉石资源。

    好在这次出行带了背包,把背包之中的杂物放在储物袋之内,而这些活生生的药物,甚至还带着泥土的可以种活的灵草则被他放在了背包里面。

    崖壁之上的灵药随着陆天铭远离浮空岛终于变得少了起来,而世俗的药物却突然多了起来,陆天铭来者不拒,皆是采集一部分放入到背包或者是储物袋之中。

    但是那个原则他始终不会忘记,那就是每一次采集药物都会留下一些幼苗或者是种子,以期待它们能够重新生长,不能够以自私的心态对待大自然的馈赠。

    以前采集普通的药材是这样,今后采集灵药也将会是这样。贪心于人于己都没有好处。

    前方多为杂草,但是胜在植被越来越密集,虽然找寻药物变得困难不少,但是陆天铭的视力变得非常的好,从万千杂草之中找出一株药草来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是,野山参……百年野山参!

    陆天铭的眼前分明是一堆杂草,但是他却看到一株发黄的野草。再高明的药师也不会发现这是一株人参的,看起来和周围的野草完全没有什么两样了。

    这株野山参似乎是因为某种原因而干枯的,生机很快就要断绝的样子,这副模样就算是放在众人的眼前也不会有人发现这真的是一株野山参。

    野山参一向是有价无市的东西,陆天铭上次找寻的八十年年限的野山参售卖到五十万元人民币,这次的百年人参至少也得翻上一番。野山参本就是灵药,对于他自身的修炼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的,不一定非要卖掉。

    陆天铭看到这株野山参残败的样子,心中有着几分的不忍,可是他却没有什么办法,好在人参不会因为植株的枯黄而引起根茎的腐烂,暂时这株野山参还不会丧失任何的价值。

    从背包里面取出一把小药锄,将百年野山参混合着泥土小心翼翼的挖出,这其实是一个大工程,因为这是一个崖壁,一只手要抓住坚硬的岩石,另一只手却要挥舞着药厨。

    在炼体期,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很难做到轻松自如,好在陆天铭现在已经是炼气期的修仙者了,这一系列动作虽然有难度,但是也还不至于让他栽了跟头。

    陆天铭还是将挖好的百年野山参放在了背包里面,希望如果有机会的话能够救活它。

    很快,陆天铭终于看到了崖壁的顶部了,终于可以结束长达一个上午的攀援生活了。

    陆天铭耳聪目明,隐约之间可以听见三尾狐姜狸在发出欢快的狐啸,这个灵兽虽然没有强大的战斗能力,但是胜在活泼、聪颖,没想到它已经完全的把陆天铭当成了它的主人,这半个月以来,一直默默的守护在此地。

    一到悬崖之顶,姜狸就跳到了陆天铭的肩头,这里有着它喜欢的味道,柔软而又厚实。

    “喏,给你。”陆天铭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一小株灵草,这株灵草为赤练草,赤练草是一种低阶灵草,由于蕴含着火属性的灵气,所以火属性的妖兽或者是灵兽应该会十分的喜欢,可是陆天铭却几乎不知道姜狸是什么属性的灵兽。

    赤练草的功用不仅仅如此,修习火属性灵气的修仙者也会服食这种灵草,这样能够提升修为,甚至于增强火属性法术的凝练度。中和其他药物,也能够作为疗伤、疗毒的圣物。

    神农是伟大的,不仅仅在于他尝尽天下的灵草、毒草,而在于他弄懂了每一种药物的特性,更珍贵的在于使得各种药物中和后所产生的药效都弄得一清二楚。

    姜狸起先是嗅了嗅这株灵草,然后就急急忙忙的吞咽下去了,好像对于这种灵草,它有着浓烈的兴趣和需求。

    陆天铭不假思索的就直接往着云山村赶去,离家半个多月,父母一定都担心坏了,可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

    追赶那只妖狼,所耗费的时间有很长,所以离开云山外围的距离也就是很远的。一连两三个小时才终于出了云山,看到了云山村村头的那株大枣树。

    终于,要回家了吗?

    “天铭哥,总是看到你了,你父亲把腿给摔断了,快回家去看看吧。”陆天铭刚想要往家赶去,就看见了三叔家的李武全。

    陆天铭心中一急,急忙加快脚步往家里走去,他的逆鳞就是父母和小妹,每个人都有着心中柔软的一部分,一旦被别人侵犯,那就会引发当事人采取一些疯狂的举动的。

    走进自家的庭院,家中竟然不如往日整洁,原本朴素清洁的家庭如今变得杂物四处乱放的地步,看得出家庭遭遇了一些困境。

    鼻子轻轻一嗅,可以闻见淡淡的药草香味,看来李武全没有说错,父亲陆远山一定是遭遇了什么困境。可是仔细一闻不对,这种平时调理的药草怎么可能是治愈腿伤的呢?

    陆天铭大声喊道:“妈,你在哪里?”

    在熬药的张彩梅闻到声音,心中窃喜,“儿子,终于回来了。”张彩梅急忙应呼:“儿子,在这里,厨房呢。”

    陆天铭急忙赶去厨房,看到母亲还在添着柴火熬药呢。厨房之中烟雾弥漫,药味四溢。

    “妈,爸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