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三十二章 声名远播
    <h3>第三十二章 声名远播</h3>

    三天以后,陆远山的断腿竟然奇迹般的好了,云山村的邻里皆是来看望,啧啧称奇的有之,大声贺喜的有之,陆天铭是“神医”的消息竟然不胫而走。

    起先,陆天铭治好了程芳的蛇毒,那可是五步蛇的毒,号称无药可解的蛇毒竟然被轻易的解除,怎能不证明其医术高明。

    如果这不能够作为依据的话,那么陆远山的断腿就可以说明全部问题了吧,一次可能是巧合,而两次就可以说明是确实有本事。那可是前几天还血淋淋的伤口,如今都开始结咖了,甚至都可以下床走路了。

    那个所谓的刘大夫去了云山县学了几个月的医术,却对于这种伤势一点办法都没有,还是高材生的本事高超,就这么几服药,几次针灸,就将很严重的伤势彻底的治愈了。

    来到陆天铭家里的人很多,大多都是闻讯而言,村里的一些女人都传言,老陆的疾病竟然三天就好了,治好他的是他读大学的儿子。

    村子不大,发生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够很快就全部村民都知道了,这不,现在云山村的村民都赶来看热闹了。

    “小铭,你真是厉害啊!不愧是咱们村唯一的大学生。”

    “小铭啊,你这医术学得不久的时间吧,怎么能够不做声呢?”

    “小铭啊,我最近的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又严重了,你看能不能给我看看?”

    “小铭啊,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

    陆天铭很快就被热情的村民给团团围住了,有一些抱着看热闹的心理,有一些尽是些阿谀奉承之词,还有一些却是真的有事需要帮助,或是身体有些疾病,或是家人有些什么不幸之事。

    陆天铭始终觉得同村之人就需要互相帮助才对,所以对于村民的请求他都没有回绝,若不是有他们也不会有现在的自己。况且,陆天铭现在准备在云山村发展,不和他们保持密切的联系怎么能够进行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刘大夫此时也来了,他心中有几分不爽,那个被村民称为“神医”的年轻人难道真的很厉害,这样下去不是会抢夺了自己的生意,不爽的同时把他归结为了对手。

    “哟,这不是天铭那个臭小子吗?上了几年大学,现在怎么称成为‘神医’了?”言语之中的不屑深深的表露了出来。

    “刘双皮,你怎么现在行医了,不知道医生这个职业需要很高的道德品质吗?还有我父亲的病,是你随便就能够用药的吗?”陆天铭对付恶势力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而且自家曾经在困苦的时候没有少被他奚落。

    仗着刘双皮比自己打上五六岁,就成天的欺负自己,好在自己聪颖,才不至于总是被他刁难。之所以村民都称他为刘双皮,那是因为他欺软怕硬的性格,在强势的人面前温顺,披着羊皮,在弱势的人面前毫不心慈手软,披着狼皮。

    前几年还一直在村里当一个无业游民,靠着父母那一点微薄的积蓄为生,没想到去了云山县几个月就一跃成为医生了,还把村民忽悠得一套一套的。村里人读书少,懂医药的人也少,没想到他就成为了治疗村里大病小病的医师了,说来也是荒唐至极。

    吴婶此时在这里,吴婶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农村人家不容易,她由于常年劳作而患了腰椎间盘突出。却苦于家里没钱去云山县医院治病而只能够一直拖着。

    吴婶向陆天铭祈求道:“天铭,我的腰椎间盘突出还有没有治愈的可能?”吴婶的目光满是希冀的神色,这么多年被疾病缠身,她早已经惧怕了这种痛苦。

    陆天铭灵动的眼睛一转悠,对刘双皮说道:“不如我们来赌一把?”

    “怎么赌?”刘双皮眼睛的光芒闪烁,他可知道自己的斤两,万一赌输了那可就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如果我能够治好吴婶的病就算我赢,如果我不能,或者被你治好了,那就算你赢好了,赌注就是我们日后谁在云山村行医,如何?”陆天铭玩味的笑着,制定着并不算公平的游戏规则。

    这样才能够让刘双皮落入圈套,陆天铭怎么说也要为云山村除了这一个祸患。

    没想到刘双皮果然入了圈套,将话说得满满的:“好,可提前说好,你要是治不好伤势可算我赢,你若是治好了伤,我就一辈子不行医了。”

    “嗯,一言为定,大伙在这里也可以做一个见证。”陆天铭大声说道。

    一旁有村民为陆天铭帮腔:“天铭,你何须和他赌,这刘双皮的治病能力非常的有限,不仅收费贵,还一般没有任何的成效,你就算不赌我们也会都在你家来看病的。”

    刘双皮一听这话,脸真的是青一阵白一阵的,暗自诽谤,却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责他们说的话的不对。可知道,现在云山村至少十分之九的村民都在这里了,比平常村委会开会都要热闹。

    “我开始吧。”为了提前结束这种尴尬,刘双皮不得不硬着头皮先上。

    吴婶对于这一个赌注完全没有任何的反驳的心思,反正只要自己能够治好就行,至于这过程完全的不需要自己去考虑,而且还说不定能够因此而免去医药费用,农户家里都比较贫穷,能省下一些钱自然是更好的。

    刘双皮从随身带着的皮箱里面取出一只药剂出来,还有一些涂抹的药膏,看起来全部都是西药,很为珍贵的样子。

    陆天铭目力极好,自然可以轻易的看清楚这上面的标签,药剂完全和治疗腰椎间盘突出没有任何的关系,只不过是为了装腔作势的罢了,而那药膏却只是涂抹之后能够稍微缓解疼痛的药膏罢了,并不能够从根本上治愈疾病。

    刘双皮用针管去给吴婶打了一针,涂抹药膏之后吴婶果然感觉后背一阵的清凉,长久压抑的疼痛似乎也是缓解了不少。

    “你的药需要多久才能够生效?吴婶的病多久可以治好?”陆天铭问道。

    刘双皮一副高人模样:“少则三年五载,多则十几年。”这便是他圈钱的办法,仅仅要止痛药就可以获得大笔农民的血汗钱。

    “哼!”陆天铭冷哼一声,说道:“我可以现在就治好吴婶的疾病,那岂不是我直接就赢得了胜利。”言语中依旧是那种深深的不屑。

    刘双皮似乎也是被这种不屑所激发出几丝的血性,他说道:“你若是今天就直接治好,算你赢又如何?”

    “好!”

    陆天铭取出一把松针,并没有脱下吴婶的任何衣物,就这样隔着衣物直接施针,松针在灵气的灌输之下变得坚而挺,深深的刺进了血肉之中,陆天铭的施针速度极快,看似是胡乱的随便扎针,其实每一次都刺进了身体的重要穴位。

    拥有内视能力的他,对于人类身体的任何穴位的把握十分的清楚。

    这么多针扎进身体,本来应该是一件十分疼痛的事情,但是吴婶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痛觉,陆天铭在先前就已经屏蔽了吴婶的痛穴。

    吴婶感觉到了一种身体都快要飘飞起来的快感,仿佛就回到了年轻之时,那种青春气息浓厚的年代,浑身的精力充沛,和先前由于药膏所产生的丝丝凉意缓解的疼痛完全不同,这一次的舒爽是由内而外的,而且是完全是本质上的消除疾痛。

    一连十几分钟过去,陆天铭将松针全部都拔了出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施针效率又增加了。

    五婶子站起来活动了几下,还下意识的弯了几下腰,嘴里呵呵的念叨着:“好了,全都好了。”

    村民惊呼:“奇迹啊,就算是省城的大医院也不可能把病治疗得如此之快吧。”

    而看刘双皮,就是连他的医药箱都不太好意思拿,直接就灰溜溜的逃走了,生怕被一些村民看见。

    “吴婶,你等下在我家拿几服药回去,可保你的疾病以后不会再犯。”

    吴婶高兴的几乎都快要跳跃了起来,一个劲的感谢陆天铭和他的父母,她用于不用再受痛苦的折磨了,而且也能够更好的照顾自家的娃子了。

    “天铭,你来看看我的腿,还有可能治好吗?”

    “天铭,你说我的老花眼......”

    村民们挨个的询问着,陆天铭都一一应允,只是推脱到一天只能够医治三个人,这种高强度的治疗对于灵气的损耗还是非常的严重的。而且村民都是要求他治疗一些沉年暗疾,治愈起来颇为浪费时间,陆天铭每天的修炼时间是不可被其他事情干扰的。

    村民慢慢的散去,他不知道的是,很快,不仅仅是云山村的全部村民在流传着“陆神医”的说法,就是云水村和云石村的村民都跑来看病。

    时间一久,三个村庄的大小疾病就完全由他看理,只是这个“神医”有一个怪毛病,他一天只接待三个病人,而且从来都不会有上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