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三十九章 绝脉
    <h3>第三十九章 绝脉</h3>

    “你说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孙怡平浅浅的一笑,虽然笑容看上去有几分牵强。

    “关于你的身体,你很有可能活不长久。”陆天铭还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对于病人的病情他还从来没有隐瞒过,今天是如此,以后应该也会一样的。

    “你……你说什么?”孙怡平凄惨的一笑,她这么辛苦的打拼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努力想要将生活变得和那些富裕人家一样,如今这样的生活实现了,而老天爷却要将她的健康给带走。

    陆天铭也是极度的不舒服的,他说道:“平姐,你的病在中医学之中叫做‘绝脉’,准确的来说可以说是‘九阴绝脉’,身患这种疾病的人一般都活不过二十岁,而我却看到有人曾经用真气将你的这种‘绝脉’封存住了,所以平姐能够活到现在,但是我估计,平姐最多还能够坚持到差不多三年的时间。”

    “也就是说,我的寿命已经差不多只有三年?”孙怡平颤巍巍的问道。

    陆天铭抽了抽鼻子,还是不忍心的说道:“准确的说是不足三年,但是平姐放心,三年之内,你和正常人完全没有任何的区别。”

    他补充了一句,“我会尽全力找寻办法来救治平姐的。”他的承诺就这样轻易的许下了,原因不在于眼前女人的美貌,更在于不忍这一颗美好而且充满希望的心就这样的破碎掉。

    现在的陆天铭,修为才堪堪炼气期中期而已,在世俗界算的上是强者,可是要治愈这种一般在修仙界才会遇到的疾病,至少修为也要达到筑基期才行,而在三年之内筑基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或许能够和曾经用真气帮她压制住“绝脉”的人一样,也可以进行压制,但是再这样做,效果几乎没有了。压制住“绝脉”,消耗一点真气或者是灵气倒不是一件什么很为难的事情,但是这种压制只是暂时的,“九阴之气”能够很容易的在身体之内滋生,然后轻易的破开那些真气和灵气是一种轻而易举的事情。

    《上古纪元》一书之中记载,九阴绝脉,活者十不足一,洪荒万物,有得必有失,赐予“绝脉”之人无上修为天赋的同时也会让这种人随时的毙命。

    陆天铭先用灵气压制住了孙怡平的“绝脉之气”,然后使用松针治愈了她腿部的伤势,脚崴了还是很容易治疗的,一夜休息之后就可以恢复正常的行走了。

    陆天铭想一想还是觉得不行,于是取出一本羊皮古籍,这是枯木道人曾经赐予他的《枯木心法》,对于身怀《青木决》的他来说作用倒不是很大,而且《枯木心法》他已经完全可以背下来了。

    陆天铭详细的说道:“平姐,这本《枯木心法》分为‘炼体篇’和‘炼气篇’,你记得要日夜勤加练习,如果修炼的效果很好的话,那么对你的好处还是很大的,说不定能够活到更久也说不定,但是记住,《枯木心法》背诵完就要赶紧销毁,绝对不能够让第二个人看到。”

    如果孙怡平真的有《上古纪元》之中所提及的那样,拥有着绝佳的天赋的话,那么可以凭借自己的天赋修炼到高阶的层次,若是自身能够控制身体之内的“绝脉之气”,也就不用陆天铭出手了,反倒是促使了一个绝顶修仙天才的诞生。

    孙怡平今晚很感动,她没有想到,一个仅仅有着一面之缘的男人会为她做这么多的事情。虽然什么“绝脉”说起来很为荒诞,但是她还是相信了这个男人的话。

    就凭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很纯净,不像是一些登徒子只是窥探她的美貌。

    “天铭,今晚的事情感激不尽,我想要将这件事珍藏,当成我们之间最为宝贵的秘密。”孙怡平没有了大难临头的失望,反倒显得十分的淡定。

    “我也希望这件事情永远都是我们的秘密。”陆天铭笑着说道。

    孙怡平已经明白,陆天铭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一个强者,一个林立于世俗界的强者,从那些变异的蔬菜,接着是那神奇的医术,还有最为重要的依据就是那今晚的一席话。

    孙怡平的内心默默的说道:“天铭,你放心,你的秘密我会保守一辈子。”

    陆天铭慢慢退出了房间,今晚,注定是孙怡平一个难忘的夜晚,也很有可能是她人生的一个崭新的起点,她明白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不是一个花季少女能够轻易承受的。

    今晚,眼泪和难过都留给她。

    次日清晨。

    陆天铭起床很早,他想要趁着孙怡平还没有醒过来去菜园用“灵雨术”浇灌一下蔬菜。

    “天铭,早啊。”传来的却是孙怡平一阵爽朗的笑声和亲切的问好。

    “早!”陆天铭诧异,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之中的要坚强多了,这么快就从这么震惊的消息之中恢复了过来,若是自己恐怕也没有这么容易轻易接受吧。

    “你送我去云山县吧,我可要会酒店去赶快的说一下这个好消息。我们的合约继续,大概下午就会有人来你家取蔬菜,我们的合约已经正式生效了哦。”孙怡平调皮的说道,看到她又变成了那个充满活泼气息与梦想的女孩儿,陆天铭的心也是宽慰多了。

    虽然治愈过很多疾病,可是他还是没有亲眼见证过死亡,如今,孙怡平是他唯一一个没有能力去救助的人,他的内心还是有着几分愧疚的。

    一路之上,孙怡平紧紧抱着陆天铭的腰,陆天铭无所谓,而在孙怡平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这么亲近,这种感觉很舒服,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踏实,他没有承诺什么,她也没有去要求什么。他们两人的世界是如此的格格不入。而且,她的病情对于陆天铭来说绝对是一个拖累。

    每一个女人的心中,或许都曾经想过,那个她最为深爱的男人对她说一声:我爱你!这个简单也绝不奢华的告白。这就是此时的孙怡平所想,她在默默的等待,或许多年以后,陆天铭能够发现她的好。

    孙怡平有了陆天铭的联系方式,而且,他答应过自己,三年之内绝对会来给自己看病的,简单的见一面就好了,她绝对不要求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