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四十二章 血灵草
    <h3>第四十二章 血灵草</h3>

    听到闵月爷爷的介绍,陆天铭知道这个闵家是一个修仙世家,他们的家族有着很多的修仙者,但是世俗界的灵气越来越匮乏,所以修仙之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到了他们这一代,能够修仙的就只有闵月和她的爷爷了。

    而这只妖猫却是他们家族的守护灵兽,如今妖猫得了怪病,也快要死去了。听闻陆天铭是一个医者,所以就对他比较热情。

    “闵老,你有闵月,你们先带我去看看小花吧,但是我可不保证能够一定医治好小花的疾病。”陆天铭怏怏地说道,他可不敢说什么大话,若是没有办法医治岂不是很没面子。

    闵家的大院看起来是那么的古色古香,这样一个修仙家族的形象非常的明确,就连家具大多都是古物,绝对都是一些价值连城的东西,陆天铭心想,若是成功的治好了妖猫小花的疾病,酬劳也一定是少不了的。

    在一间小房间之内,果然看到了小花,小花表面上和其他的猫类没有什么不同,有着白色、黄色和灰色的猫,所以叫它小花确实是名副其实。

    小花看到闵月确实非常的亲昵,但是还是有着一副病怏怏的样子。陆天铭能够很好的医治人类一般的疾病,对于兽类,尤其是妖兽,却还是差些火候。

    猫妖在闵月的安抚之下变得十分的温顺,陆天铭在能够仔细的去看这只猫妖究竟是患了什么病,每一只妖兽的经脉都是不相同的,所以想要治疗妖兽的疾病比治疗人类的疾病要更加的复杂。

    “有眉目吗?小花是得了什么病?”闵月急切的问道。

    陆天铭没有说话,将自身的灵气注入一丝到了妖猫的体内。陆天铭身体的灵气却被妖猫排斥,但是陆天铭却感应到了妖猫的自身灵气非常的混杂,而且经脉也有很多发生了错位。

    “应该是它吃下了什么奇怪的灵草,导致身体内灵气混杂,像这样长久的拖延下去确实会有生命危险的。”陆天铭说出来了大概的病因,至于具体吃下的是什么灵药,却需要进一步的考证。

    “那,你有办法吗?”闵月问道。

    “我需要先取下一些鲜血下来,或许从它的血液之中,我能够猜到究竟是吃下了什么灵药。”

    闵老动手,用小刀取下了一些妖猫的血液,其实,灵兽或者是妖兽的血液有些也是至宝,也是一些疗伤的药物,如果利用得当,那么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只不过现在不是实现妖兽血液价值的时候。

    陆天铭用手沾着血液,然后直接用舌头一舔,药物的药性就开始发生作用,不过很微妙罢了。

    “这是……血灵草。”陆天铭惊讶的脱口而出。

    血灵草,《神农经》之中有着记载,这是一种很为特殊的灵草,也是一种极为珍稀的灵草。血灵草炼制成的丹药,可以恢复一个人的气血,治疗失血过多的疾病。但是,直接服用的代价就是气血混乱,经脉错乱,严重就会要危及生命。

    “血灵草?”闵月和闵老反问,他们不明白血灵草是什么,但是听上去很为厉害的样子,事实上,他们对于修仙界的药理知识非常的缺少研究,别说珍贵的灵草他们不知道,就是连一些极其普通的灵草灵药也是缺少研究。

    “那有没有办法可以治疗?”闵月问道,这也是她最为关心的问题。

    “有办法,但是你们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先闵月你去烧一大缸热水,要滚烫的热水,然后我开出一张药方,闵老你按照药方去春和药店将这些药材买齐了。”

    陆天铭随手拿出笔和纸,开始书写一些药材的名字以及用量,药材虽然都是一些普通的药材,但是其作用却还是可以成功的治疗好由于“血灵草”而产生的疾病的。

    很快,陆天铭所要求的东西都已经准备还了,陆天铭将药材拿出来,这些多是一些活血化瘀的药材,然后仔细的挑选,有一些是需要熬制的,有一些是要磨成粉末的,所以陆天铭开始忙碌起来。

    终于,一缸药材全部都溶解在了水里面,关于妖兽的经脉他的确不太理解,但是却可以依靠药浴化解身体内多余的淤血块。

    “这样小花会不会被烫伤啊,这可是滚烫的热水啊。”闵月说道,面上还是满是担忧的样子。

    “你真傻,这可是猫妖,怎么能够和其他的小猫小狗相提并论呢?”陆天铭数落她,并对她的异想天开感到好笑。

    “哦!”

    猫妖被闵月驱赶,泡进了滚烫的热水之中,开始它还有些抗拒,但是身体由于热水的浸泡和药效的发挥,身体变得越来越舒服,淤血很快就会要祛除干净了。

    一个小时之后,可以看到一只活蹦乱跳的猫妖,这只猫妖其实修为也还可以,是一只还算不错的品种,陆天铭不禁也想起了自己的那只灵宠。

    三尾狐姜狸和这只普通的猫妖可不同,这很有可能是一只上古遗种,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生活在云山之中,但是它却是毋庸置疑是强大的,只是现在还是幼兽罢了。

    现在姜狸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疾病,每天变得非常的嗜睡,本来还以为它会想要和自己一起来云山县的,看到它依旧在床底睡觉,陆天铭也就没有了吵醒它的打算。

    “谢谢你。”闵月变得非常的开心,真心实意的对陆天铭说道。妖猫小花和她爷爷一样就是她的亲人,从小没有见过爸爸妈妈的闵月,只有小花能够和她一起玩。

    小花如果死了,她会很伤心很伤心的,或许她会内疚一辈子吧,认为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小花。

    “你说,你想要什么报酬?”闵月之前还记着陆天铭的那一句话,他医治别人是需要一定报酬的。

    陆天铭嘿嘿一笑,说道:“钱我现在倒是不需要,不过作为替代,你能够告诉我这血灵草的出处吗?这东西在我手里或许能够有一些作用。”

    “你求我啊!”闵月调皮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