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四十五章 青木灵气
    第四十五章 青木灵气

    陆天铭自从修为达到了炼气期中期,修炼反倒变得轻松了不少,至少不用进行那种折磨人的药浴了。

    只要进行每天的打坐修炼就可以了,端坐在床上,一般一夜的时间就完全足够了,陆天铭现在开始修炼《青木决》了。这本神农传承最为高深的功法确实是匪夷所思。

    陆天铭只感觉精进甚微,《青木决》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功法,而现在的世俗界灵气太过于稀薄了,达到了炼气期中期之后就完全没有任何修为突进的感觉了。

    但是,修炼早已经作为了陆天铭的日常,他现在开始养成了每天晚上修炼的习惯,反正农村晚上熄灯早,父母早早入睡,而他就开始在自己的房间修炼。

    一晚上的修炼代替一晚上的睡眠,第二天可以看到一个精神抖擞的陆天铭,比睡了一个整晚的人更加的具有精神。起床后他就会先跑去菜园,往菜园之中施展一次“灵雨术”,然后返回家中,在院落的药圃之中再次施展一次“灵雨术”。

    “灵雨术”这个法术,早已经被陆天铭施展到了如臂亲使的地步了,虽然他不会任何的其他攻击类法术,但是单单这一门法术就让他受益匪浅。

    同时,陆天铭也是十分的疑惑,难道修仙界的“灵雨术”都是如此的神妙的吗?那么修仙界岂不是处处都是灵草、灵药,这些富含灵气的植株岂不是到处都是。

    别说修仙界,那岂不是只要有“灵雨术”,那么浮空岛之内岂不是也是会有更加充裕的灵草,可是却并不如自己所看见的那样,浮空岛之内的灵草也需要仔细的去寻找。

    难道关键是自己,难道是自己的修炼方法或者是释放法术的技巧有问题,才导致了“灵雨术”更加的具有威能?很多年后,他才终于明白,不是外界的因素,也不是因为释放法术的方法不对,而是因为他自身。

    先天道体产生的身体灵气本就不凡,陆天铭修习的还是上古的修仙功法《青木决》,《青木决》产生的“青木灵气”对于植被来说是一种充足的养分,所以“灵雨术”才能够发挥如此强大的威能。

    现在,陆天铭的时间变得宽裕了很多,上午的时间主要是照顾蔬菜和药草,而下午就只要接待三个病人就可以,为他们治疗一些简单的疾病。

    其实,现在的云山村,甚至是云水村和云石村都开始疾病少发了,陆天铭的治病方法在于根治,所以一有什么病就被他彻底的治愈了,自然来看病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闲下来的时间,陆天铭更多的用来去钻研那些上古神农传承下来的记忆。《青木决》已经开始修炼,《神农经》之中的内容他也开始深入的了解,至于最后的《上古纪元》一书他却知之甚少,因为现在还不到研究它的地步,换句话来说,就算钻研它也完全的没有任何的作用可言。

    每一个走上修仙道路的人都是必经历坎坷的,更对于陆天铭这样的一个没有任何人指点的人来说,这完全是难上加难。虽有神农的传承,可惜却没有其他相关方面的指导。本来,如果留在浮空岛还是有三位前辈高人指点的,但是他却放心不下自己的父母亲人。

    等父母老去,等小妹成家,他一定要重回陷空岛,那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夜晚的空气是如此的静谧,陆天铭盘坐修炼,隐约可以听见姜狸酣睡的呼吸声,还有着玄黄参吐纳灵气而产生的轻微声响,以及风敲打玻璃所发出的簌簌声音。

    而他的心却是古井不波,一颗心完全的沉浸在修炼之上,感受着空气之中游离的灵气,将它们完全的吸纳,然后再进行炼化,就这样进行初而复始的过程。

    陆天铭体内所炼化的灵气不同于其他修士修炼所长生的灵气,他的灵气被称为“青木灵气”,所谓的“青木灵气”是修炼《青木决》所产生的灵气,这种灵气和其他修仙者灵气的唯一不同点就在于“青木灵气”能够沟通植被的生命力,催生植被的生长,对于人体也有着极其强大的治愈能力。

    好处还不仅仅只有这些,“青木灵气”的拥有者能够拥有更为悠久的寿命,这种“悠久”是相对于其他的同阶修仙者而言的。打个比喻,筑基期修士能够活到两百岁,那么若是陆天铭能够修炼到筑基期,那么他的寿元将会长达三百多岁,而且这个妙用到越高深的修为表现出来则更加的明显。

    还有一点,那就是“青木灵气”能够依靠其他植被来修炼,吸取其他植被的生命能量来壮大己身,也能够赋予其他植被灵气,更加可以两者一起共同修炼,修炼的效率也将大为提升,不过这个过程却需要陆天铭的修为至少达到筑基期,现在炼气期中期修为的陆天铭距离这个还比较遥远。

    修仙何其的神妙,更对于一个拥有神农传承的上古修仙者的继承人来说是多么的好。陆天铭甘心每天沉迷于其中,他修炼的时间到现在为止还不算很长,或许才几个月而已,但是已经深深感受到了修仙的好处了。

    每天的时间虽然繁琐而又单调,但是陆天铭却是乐此不疲,感受着修为日益精进,他的心境也开始的缓慢的起着变化。

    以前他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大学毕业之后找一个正经的工作,养活自己和家人,平平碌碌做一个也挺好的。

    现在他的心境变了,一个人不能在平凡之中度过一生,而应该开创属于自己的绝世之路,人总得在默默付出和日积月累之中长大,权势和实力变强并不因为要掌控话语权,而是因为要使自己的人生变得有意义。

    农家小院的上空有着一轮半残的月,月光现在依稀可以照进房间里,这对于熄灯的农家屋舍来说是一抹难得的光亮,清冷的月光照进屋内却全是暖洋洋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