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七十四章 僵尸毒
    第七十四章 僵尸毒

    这种毒素,如此的骇人,会使人的身体发生异变,陆天铭的心里想到了一种毒素,那就僵尸毒。

    僵尸毒,肯定是产于僵尸的体内,受僵尸体内的阴气汇集而缓慢的形成,藏匿于僵尸的獠牙和利爪之上,若是常人被咬伤或者是被抓伤,肯定身体内也会蕴含这种毒素,而这种毒素是一种慢性毒素,随着人体的血液会不断的传播。

    而李武全一定是中了这种毒,才会像现在这样十分的嗜血,就连外貌形态和身体特征也会和僵尸越来越相近。久而久之,那么他就会成为一只真正的僵尸了。

    陆天铭感觉到头痛不已,因为僵尸毒非常的难以解除。

    而此时,已经开始异变成僵尸的李武全开始看清楚了陆天铭,这是一个生人,生人就意味着身体内有着大量的新鲜血液,而他,就是需要这种血液。

    陆天铭隐约可以看到,李武全的獠牙上残留着血渍,那么也就是说,李老三不忍心看到儿子疯狂、失去理智而受苦,就拿了一些猪血、鸡血给他喝了。陆天铭一摇头,这样不是在帮他,反而是害了他。

    僵尸一触碰到鲜血只会更加的疯狂和失去理智。如若让他尝食鲜血,这样做只会害了他。

    李武全现在浑身都充斥着嗜血和杀意,当即朝陆天铭扑咬了过来。

    没错,就是扑咬,而不像是人类正常攻击时的样子了,这李武全已经完全变成了兽类一般,变成了僵尸一般。

    陆天铭眉头紧皱,他的身子闪了闪,躲开了李武全的扑咬,李武全咬到了床头的柜子上,顿时柜子上就留下了一排鲜红的牙印,柜子几乎都快要破碎了。

    一见一击不成,李武全继续发动了攻击。反复的扑咬。

    陆天铭不知道这些僵尸究竟有多么厉害,所以他也不敢轻易的去接触。没想到这僵尸并不如电视剧之中所讲的那样行动迟缓,正相反,他们的移动和爆发非常之快。

    他快,好在陆天铭的速度更快,每次都能够在李武全快要扑击到他的时候安然的躲开。僵尸的神智果然是不如人类,这么多次失手,但是仍旧像是一个不知道疲倦的杀人机器,对陆天铭发动反复的攻击。

    陆天铭此举是在消耗李武全的体力,现在的李武全说到底还不算是真正的僵尸,所以他迟早会有体力耗尽的时候,而当他体力耗尽,那么陆天铭就好对付他了,也好仔细观察他的身体来对他施展救援了。

    李老三安顿好了他的老婆之后,就一直守在了门外,听到屋内有打斗的声音,不禁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不管是他儿子受伤还是去救他儿子的陆天铭受伤,他都会十分的不忍,都会玩死难辞其咎。

    只是可惜,现在门被从里面反锁了,而他连钥匙都没有了。

    李武全此时的速度变得越来越迟缓,陆天铭手疾眼快,飞快的取出一根松针,松针刺进了李武全的身体之内,可以看到全身毛发的李武全的身体缓缓的倒下去了,陆天铭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刚才真是惊险,要是陆天铭被咬伤,那么肯定身体内也会存留那种僵尸毒素,好在每一次都安然的躲过去了。最后他施展松针刺穴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李武全的身体非常的僵硬,差点就连松针都刺不进去,好在陆天铭事先渡入了灵力到松针之内,再刺到了李武全的晕眩穴道,这才让李武全镇静下来。

    看来,此时李武全的毒素已经蔓延的更加厉害了,如果再不施救的话那么就只能够永远的变成一个吸血僵尸了。

    陆天铭盘膝坐在床上,一则是恢复刚才损耗的灵力,二则是去阅读脑海之中的《神农经》,寻找解除尸毒的办法。

    首先,是关于僵尸的介绍了。《神农经》之内关于僵尸的介绍十分的详细,僵尸是肉身不腐,汇集地底阴气而生成的活死人,低阶的僵尸是没有神智的,只会见人就咬,而且十分的嗜血,是所有人类的噩梦。

    在修仙界,僵尸很常见,一般都是正道之人除魔卫道的对象,一见到必定是大打出手的。

    没想到的是,在云山这个地域也会有僵尸存在,僵尸形成的几率并不算大,必须地底有阴脉才会形成僵尸,这么说那就是云山之中必定存在着阴脉了。

    僵尸也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像是李武全这种刚形成的僵尸应该可以说是属于最为低阶的毛尸,毛尸只会见人就咬,没有任何的理智可言,但是最为恶心的还是毛尸尸毒的可传染性,那就是只要被毛尸咬到,同样也会变成僵尸。

    也就是说,被李武全咬伤的李婶子也身中尸毒,迟早也会变成毛尸的。

    陆天铭舒了一口气,看来李武全的情况还不算是很糟糕,至少现在依靠药石之力还可以让他变成正常人。

    但是,隐藏在云山之中的那个僵尸就危险了,要是他总是咬伤人,那么陆天铭也是会非常的头痛的。

    云山之中的僵尸吸过一次人类的鲜血,那么它就会记住鲜血的滋味,这样下去的话,它迟早也会祸害村里人的。

    陆天铭打开了房门,门外的李老三连忙进来了。

    看了一眼房间一片混乱,他的脸色一片煞白,好在儿子此时正在地板上昏睡,这才让他心里好过了一点。

    “这孩子,我还是喜欢他安静睡觉时的样子。”说着,李老三的眼角不禁流出一行清泪。

    陆天铭看着李老三的泪水流过脸颊,他的心里也是有着一股涩涩的滋味,这就是每个父母对待孩子一样的心情吧,他在失踪之时,父母也会像这样以泪洗面的吧。

    “方向吧,三叔,我一定会治好武全的。”陆天铭强行挤出了一丝笑颜。

    李老三用手擦了擦脸颊的泪水,说道:“让你看笑话了,你要是治好我儿子的病我李老三以后一定当牛做马的来报答你。”

    “三叔你客气了,这种尸毒并不是无药可解,你只要按照我的要求准备一些东西就好了。”

    “好的,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