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八十四章 小芳要嫁人?
    第八十四章 小芳要嫁人?

    山风带来了丝丝凉爽,吹进了葫芦岭之内,陆天铭安详惬意的坐在一张自知竹椅上,手里还拿着一个精致的玉质圆筒。

    陆天铭昂首望天,这法术还真是难学,他这些天除了在恢复灵力之外,就一直在琢磨着学习几个攻击法术,因为他害怕再次遇到像那晚僵尸袭村一样的危险情况,如果他能够学会一些法术的话,至少还有着一战之力的。

    他手中拿着的就是当初白尹送给他的玉简,玉简通过精神力与头脑建立连接,里面记载的全部都是一些炼气期就能够学会的一些低阶法术,陆天铭所学习的“灵雨术”就是从中而来。

    陆天铭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玉简再次放进了储物袋之内,真是失望,他现在灵力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就算是想要尝试都不可能了。

    陆天铭起身准备去云山村,这里除了姜狸那只狐狸之外,就没有什么能够和他说话的人了,李武全也只是会隔三差五的来上一次,一次所待的时间也并不是很久。

    一路上,陆天铭遇见了不少的村民,村民都是热情的和自己打招呼,现在谁让他是附近几个村远近闻名的“陆神医”呢,不管是谁遇见他都是会非常客气的伺候着。

    陆天铭先是回了一趟家,看了看父母的情况,现在他们两个正在讨论如何规划新房子的事情,而小妹陆天莉却早已经去了学校去了,这下半年就是她高考的时候了,她无时无刻都是拿着一本书在看。

    和父母交代了自己的去处之后,陆天铭就去了程芳的家。

    那个美丽温柔的农村姑娘住的房子并不是特别的好,和陆天铭现在的家一样,也是破破烂烂的,她家倒不是因为要供应大学生,而是因为程芳的爸爸在程芳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家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音讯。

    村子里关于这一件事情众说纷纭,有人说他可能在外面赚了大钱,重新组建了家庭,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而把他农村的家给彻底忘记了。也有人说可能是他混得太惨而没有脸面回家。

    程芳对于这个父亲在表面上还是显露出漠不关心的态度,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一样,其实别人心里都明白,这个农村姑娘是心里其实是苦涩的,一般村民们都会避开这个话题,以免提到程芳娘俩的伤心事。

    程芳没有了父亲,是母亲一手把她拉扯大,所以她对母亲特别的孝顺,万事都是听从母亲的安排。她读完高中就主动辍学,和母亲一起来撑起这个家。

    陆天铭走进了破烂的小院,手中还提着一小袋药材,也算是送给她们的小礼物。

    “小芳,五婶子,我来看你们了。”陆天铭在院子外面大声呼喊着,里面应该能够听到声音。

    过了很久,陆天铭才看到程芳磨磨蹭蹭的来开了门,不禁感觉到程芳有一些不对劲。

    以往只要陆天铭一来她家,她必定是立马出来迎接,哪还会让陆天铭等这么久,再看程芳的样子。一身朴素的衣裳但是难以遮住她美丽的容颜,她的眼角微微红润,就好像是刚哭过,这梨花带雨的样子分外的惹人怜爱。

    “小芳,你怎么了?”陆天铭关心的问道。

    程芳转过身子,去揉了揉眼角残余的眼泪,她忙说:“没…..没有什么。”也许是因为说话太过于急促,声音中还有着几分沙哑。

    知道程芳现在不肯说,陆天铭也不着急,慢慢来总能够刨根问底的,他和程芳一起进了她家,一个不大的小客厅。

    五婶子含笑送来了一本粗淡的茶水,并非不是她们不热情好客,而是村子里差不多都是用这种茶水区招待人,而且程芳家里差不多也算是村子里的苦难户。

    “五婶,谢谢你。”陆天铭微笑着感谢五婶子的茶水,然后按照程芳的指引,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五婶,我在家里闲的无事配置了一些养颜安神的药,你们没事可以泡水喝喝,这对身体有好处,而且皮肤说不定还能够越来越好。”

    陆天铭手里拿着的是在大都市多少钱也买不来的美颜药,但是他却毫不犹豫的把它送给了程芳母女俩。

    “五婶子,你们今天都是怎么了?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有什么困境你们可以和我说,我帮你们尽量解决。”陆天铭发觉了程芳和五婶子都很是不对劲,不仅是程芳的眼角湿润,五婶子也是这样,她还时不时的用袖子擦擦眼角,看起来非常的伤心。

    “天铭哥哥,我……”正当程芳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五婶子却突然阻止。

    “小芳,咱家的事情,咱家自己解决,你不要说出去。”五婶子及时阻止,可是陆天铭却已经知道了她们似乎是遇到了大困难,虽然不说,但是陆天铭还真是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

    陆天铭对着程芳说:“小芳,你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情,我来帮你么们解决。”

    程芳痛哭流涕,她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不,我不能说,你帮不到我,我也不想要你为难。”

    陆天铭满脸的黑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会牵扯到自己的身上来。

    陆天铭继续追问五婶子:“五婶子,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五婶子叹了一口气,方才慢慢地说道:“唉,罢了罢了,我今天就告诉你实情。”她喝了一口粗淡的茶水,然后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们家急着用钱,我们就找隔壁云水村的张家借了三千块钱,结果我们还不上,没想到他们……他们竟然逼迫我家小芳去和他们家的傻儿子去成亲,还说什么送上三万块钱当做是彩礼钱。”

    “那你们怎么能够答应?”陆天铭皱着眉头说道。

    “小芳说家里还急需用钱,一想到我以后孤苦无依,又没有任何的积蓄,她脑袋一热,没想到就这么答应了,这不,今天刚送了那三万块钱过来了,还说什么三日之后就要举行婚礼了。”

    陆天铭用手拍了拍桌子,他大声说道:“这简直就是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