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绝世仙农 > 第九十六章 又是你?
    第九十六章 又是你?

    烤兔的香气传出去很远很远,吸引得陆天铭的馋虫早就出来了,段誉的样子显得更为夸张,几乎都快要流出口水了。

    万素素的厨艺非常的厉害,一只除去皮毛的兔子,在火焰上烧烤,仅仅只是加上一些普通的盐巴等调料,都显得非常的好吃的样子,至少卖相非常的不错,金黄的油水已经开始缓慢的滴落下来,滴落到火焰之上,发出嗤嗤的声音。

    “别急,很快就可以吃了。”万素素笑骂道。

    段誉毫不客气的说道:“素素,你倒是快点,我吃那些野果味道一点都不好,有点酸,有的苦的,我要开荤。”

    陆天铭也是对这兔肉垂涎三尺,只是因为吃了那种橘子也还不算是特别的饿。被陆天铭放在角落的橘子并没有引起段誉的注意,其实这才是其中最为好吃的野果,橘子每一个都十分的甘甜。

    “咔嚓。”

    一个细微的声响从草丛之内传来,不管是陆天铭还是段誉、万素素纷纷凝神戒备,刚才的声音虽然细微,但是三个皆是注意到了,这不是什么野兽就是毒虫,一定要小心的应付才可以。

    “火球术!”

    段誉可没有管这么多,直接一记“火球术”激发了出去,目标正是那一处草丛。

    “火球术”即将命中的时候,其中却窜出来一道人影,人影急忙的避开火球,往着另外一侧闪去。

    “别打,各位别打,在下没有恶意,只是想要在这里讨一口兔肉吃。”正说着,他还不断的吞咽着口水,可见这兔肉的诱惑力之大。

    陆天铭还是凝神戒备,这人不正是今天在橘子林那里遇到的那个酒肉和尚吗?没想到这么快又遇到了他,他身上的伤势看起来也是好了个七七八八的样子了。

    “又是你?”陆天铭微笑着说道,现在他可是不用怕这个酒肉和尚了,因为还有段誉和万素素也在他的身边,万素素和他与酒肉和尚相比,修为都是炼气期中期了,反正已经有了自保之力,而段誉不同,段誉是炼气期后期的修为,完全可以吊打这个酒肉和尚的。

    酒肉和尚也是气愤,当下看清楚了陆天铭的面容,然后愤怒的说道:“你快还我的‘纳川葫芦’来。”

    陆天铭也是直接针锋相对,他说道:“我没有拿你的什么破葫芦,你找错人了吧?”

    “就是你肩头的那个畜生偷的。”酒肉和尚连忙指着陆天铭肩头的那只三尾白狐。

    姜狸听闻酒肉和尚骂它为“畜生”,一下就不乐意了,于是立即怒目相向,酒肉和尚也许是因为之前被这狐狸所戏弄,不由得面露几分惧色。

    万素素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她疑惑问道:“大师您是出家人,又怎么能够饮酒?怎么能够吃肉呢?”

    陆天铭笑说道:“这位贫僧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酒肉和尚,根本就不是正经的出家人。”

    酒肉和尚哼了一声,似乎是默认了一般,他然后说道:“贫僧法号渡冥,确实是一个酒肉和尚,但是大家也知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道理吧。”渡冥和尚竟然说的是如此的理直气壮。

    大家也是被这厚脸皮给惊讶到了,但是经过一番交流之后却发现其实这个渡冥和尚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正相反,他只是个性非常的强而已。

    可是,陆天铭和渡冥和尚的隔阂依旧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今天他们大打出手,更重要的是陆天铭的身上有着他最为重要的“纳川葫芦”,而此时陆天铭却并没有还给他的打算。

    万素素笑着说道:“既然大师想要讨要一两口兔肉,那就坐下来我们一起好好的吃上一顿吧。”万素素倒是显得十分的大度,丝毫没有小家子气,她这也是为陆天铭在打圆场。

    兔肉入口,肉香便完全的扩散到了整个味蕾,使人根本吃上一口就再也不想要停下来了。兔肉入腹,整个就会有一片温热之感在小腹之内蔓延,陆天铭甚至觉得,任何的仙丹妙药都比不上这一只烤兔。

    烤兔很大,四个人吃足矣,加上万素素本来就吃得少,倒是没有出现哄抢的情况。

    陆天铭倒是见识了渡冥和尚的大胃,他的手不断的撕扯着金黄的兔肉,然后嘴巴也是不断的蠕动着,刚开始还只是吃了一条兔腿,等所有人吃饱之后竟然拿起了整个兔子开始啃食。

    饭毕,众人坐在一起。看着幽幽的夜色,聆听着鸟兽虫鱼低沉的嘶吼。

    “三位也是居住在云山之中的修士?”渡冥和尚好奇的问道。

    段誉回声道:“确实是这样,我们在偶然的机会下相识,就一起结伴遨游云山。”

    “三位可真是有闲情逸致,可知这云山之内有着多么大的凶险吗?贫僧劝你们还是回去吧。”渡冥和尚语重心长的说道。

    陆天铭冷哼一声,表达对渡冥和尚的不屑,他可不是一个胆小怕事之徒。

    接下来大家都是互相报了一下姓名,好让对方更好的认识一下。段誉、万素素还有渡冥和尚则是开始谈论一些修炼和法术上面的事情,陆天铭则是饶有兴趣的听着。

    这种机会对于他来说可是不多,要知道他修炼完全靠自己摸索,如今有三个修仙者能够在他面前谈论一些注意点以及便捷方式,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夜已深,大家都沉沉睡去,只留下陆天铭一个人守夜。

    在这种环境里,没有人守夜可是真的不行,不但要留意猛兽的突然袭击,也要担心毒虫毒物的靠近,如果不小心的话,那么可能随时将性命交代在了这里。

    陆天铭昂首望天,天空中除了幽暗什么也没有,没有星光,也没有月光。

    远处的群山更是神秘,整个天地之间完全是一片黑暗,陆天铭不禁开始感叹起自身的渺小来,与这无尽的自然相比,真的他什么也算不上。

    旁边一个人动了动,忽然醒了,一直在盯着陆天铭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