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二十五章 爷孙夜谈
    <h3>第二十五章 爷孙夜谈</h3>

    仿佛极致的弹脆进入了嘴巴之中,只是咀嚼就有着让冷雅迪雀跃的感觉,鲜美的滋味在嘴巴里面呼啸而过。

    先是醇厚的浓香,紧接着就是清新淡雅,似乎还有几分素白的味道,最后内陷中虾仁和猪肉的味道一齐爆发,就好像吃下了一口美味的海鲜水饺一般,一切美妙的味道都瞬息间席卷了她的味觉。

    如果不是已经几次进入了空灵境界,只是这一口恐怕她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外皮的鯥鱼肉泥在烹煮过后,化为了好似芋圆一般q弹的存在,可是却在上下颚用力一咬的瞬间就断裂开来,化为了让冷雅迪熟悉的面皮。

    浓厚的鲜味并不是直接来自于内陷或是那清淡的汤头,而是最容易被忽视的饺子皮。

    鱼皮水饺,精华的美味就是这糅合了鱼肉的皮!

    经过了长时间在猪羊浓汤内的炖煮,饺子吸收了骨汤浓厚的滋味,鲜美的肉味和鱼肉的甜美已经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得益于鯥鱼肉质的非凡,不止没有像一般面粉皮一般被煮得烂掉,反而是吸收了更多的美味。

    然后再和鯥鱼骨还有鱼皮结合的清淡汤头进行结合,在汤碗之中经过了一小段时间的闷盖之后,多余而让人可能觉得腻味的脂肪,被鱼汤极好的化解掉,只剩下浓厚的肉味和甜美的鲜香。

    这种巧夺天工的做法,简直是超乎了冷雅迪的想象。

    提味的只有一点点生抽和海盐,便可以让一切的滋味如此的美妙,仿佛无数的星辰在眼中闪现一般,洗涤心灵与身体,让被之前各种味道撞击的情绪得到平复。

    越是品味,冷雅迪面上的神情越是平静,不知不觉之中,一份鱼皮水饺已经下肚了。

    正当只剩下了汤汁,水饺吃完了之后,冷雅迪却意外的发现,李向老爷子那一碗几乎没有动过什么的鱼皮水饺,反而是清亮的汤汁没有剩下多少。

    “你爷爷这是?”冷雅迪不由低声的询问起来。

    李竹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月华’的味道太霸道了,这段时间给老爷子做的都要以清淡为主了,这也是我为何不敢尝试的原因,让我一天少吃点东西,比杀了我都难!”

    冷雅迪没好气的推了他一下,这个懒散的家伙却恍若未觉一般,继续只顾着自己的吃着碗里的水饺还说到:“老师你汤还喝不喝?不喝就给我了!”

    冷雅迪正准备反唇相讥,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哼哼了两句,继续对付着碗里剩余的那点汤汁,果不其然被她发现了奥妙。

    只见一根根半透明,仿佛分辨不出汤汁与其分别的细丝出现在了其中,冷雅迪细细的品味除了淡淡的鲜甜的味道还有一触即断的爽脆口感之外,似乎无法辨认究竟是什么东西,好像在之前吃鱼皮水饺的时候,也曾经咬到过,却因为水饺皮的弹脆而错过了。

    没有等冷雅迪发问,李竹就已经开口了:“那是鯥鱼的翅膀,就是那好似飞翅的那一对,我把它切了一下放在了鱼骨清汤里面一起炖煮,这东西没有太多的味道,却有着不错的口感和吸取油脂的功能,是吃这种大肉最后食用最好的食材了!”

    “原来如此...”冷雅迪抱着似乎倒映着星光的汤碗,一口喝了下去,也明白了为何味觉被占满了的李向老爷子,独独将鱼汤喝了个一干二净,那种让人沉静的味道确实是可以让任何人都饮下的。

    李竹倒是一点不嫌弃,吃完了自己碗里的鱼皮水饺,又将自家爷爷碗里的给弄到了自己碗里,稀里呼噜的吃下了肚里,这才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好家伙不看不知道啊,整只烤羬羊大半的羊排被吃得一干二净,其余的烤肉早已经被李竹送到了白泽的嘴边,被吃的一干二净,至于那手抓羊肉,也是没剩下多少东西,被李向老爷子配着酒在吃‘月华’之前已经消灭了不少。

    可以说一干食材,两只羊两条鱼,竟然没有剩下什么东西,就连酒香扎猪蹄也早已经被三人一兽吃成了空盘。

    食量可谓惊人,可是在几人看来却是实属平常,如果不是有着异兽材料做成的料理,是寻常猪羊牛肉,恐怕这些东西白泽都不用吃,他们三人都可以吃得一干二净。

    这也是契约之力带来的唯一副作用吧,毕竟有着契兽的反馈体力,力量,在寿命加强的同时,也让他们的胃口不可抑制的扩大了很大的程度。

    什么日食三牛,并不是什么惊人的异闻,而是许多契灵师的日常,当然在现代社会之后,培育基地开始出现,一些异兽也成为了日常食品,倒是没有让这些契师一个个继续成为大胃王。

    尤其是有着料理人的出现,可以激发异兽食材内含的能量和美味,更是可以很好的满足契师们的胃口。

    一餐饭到此,也接近了尾声,自有有着智能的机械手臂将残羹剩饭还有盘碗洗漱收拾好,院落内升起的厨房也都没入了草地之下,瞬息间仿佛又变成了一个恬静淡雅的小院。

    冷雅迪此时目的已经达到,又蹭到了一餐难得的飨宴,自然也不好多待,和李竹打了声招呼,给李向老爷子问了好,就自己回学院宿舍去了,倒是也不拖泥带水。

    此时爷孙两在院落内,灯光被调校到了微弱的程度,如水的月光洒落下来,池塘内不时传来嬉戏的水声,一老一小喝着饭后消食的清茶,倒是有种莫名的田园野趣浮现。

    “那个女孩,今天之后恐怕也需要一段时间消化了!”李向老爷子将茶杯放下静静的对着自家孙儿说道。

    李竹露出了几分不好意思的神色,明白自家小心思被爷爷看得通透:“冷老师如今的目标,我能帮上的只有这么多了,再多也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那条路...不好走啊!”

    李向老爷子没有回话,静静的摸着白泽的毛发,突然的话语让李竹如遭雷击:“你这么多年和小寒的契约...是不是快要彻底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