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四十三章 风雨的前兆
    <h3>第四十三章 风雨的前兆</h3>

    ps:求推荐,求收藏!

    因为猿九通的一句话陷入了窘境的李竹,不由的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境界。

    本来就是因为当年命契后遗症,饿起来什么都不顾了,所以才寻摸了一个食材当场做熟吃下。

    谁知道能够被昏头的他看上的食材怎么会简单?那是已经达到了优秀领域极致的异兽食材,乃是猿九通冲击大厨师境界所构思料理的重要一环辅料。

    来自遥远的西山星域,这一来一回就需要好几年的时间,虽然不算多么贵重,却是在这边比较稀有,这种东西被他吃掉一下就让他慌了神,只好最后脚底抹油开始了落跑。

    也让猿九通冲击王级菜品晚了好几年,这让李竹也一直颇为内疚,从此也不再去料理协会了。

    这时候猿九通提出这样的要求,哪怕他还一直没有确定日后的道路,却也不得不说是被动摇了,毕竟只是在料理协会上注册一席,也不算什么,可以看得出猿九通其实是在有意放他一马了。

    只是他此时还没有想好究竟要去干什么,也颇为纠结这方面的东西,毕竟家里父母爷爷都是从事异兽相关,而他对于这方面也确实得到了很多的熏陶,可是他又对于料理一道有着天赋乃至于热爱,这就让他很烦恼。

    就在两方都陷入了沉默的时候,张队长站出来打圆场了,说来他这个威严的护卫队长也是颇为无奈,今天几次出来圆场了,他还不得不这样圆场,确实是头疼。

    “好了,好了!这件事又不急在一时,寒假期间李竹会在培育基地一直待着,到时候我让他给你个准信就好了!”张队长对猿九通说道,然后手摆了几下,示意李竹接茬。

    “是啊!是啊!”李竹连忙点头:“让我再考虑一下吧!”

    猿九通没有纠结:“记得!就这两个选择。”随后‘啪’的一声断开了通讯器的连接,一下就消失在了几人的面前。

    李竹抹了一下额头上不知什么时候渗出的冷汗,背后已经被汗湿透,这是他在做菜时候都没能溢出的汗量。

    “真是心里有鬼就硬气不起来啊,面对猿老真是压力山大!”李竹喘了口气说。

    张队长没好气给他的后脑勺一个巴掌:“你让他当年的菜品可谓是功亏一篑,直到最近才重新集齐了食材,准备再次尝试,耽误了老猿好几年,如果不是念在你当年年幼,他早就杀上你家里去了!”

    “疼啊!”李竹摸了摸被张队长打的地方,那一下张队长可没有收多少力,意欲教训一下这个坏小子,让他记得错误,自然让他吃了不少苦头,听到张队长的话语李竹不服气的抬起头:“什么嘛,其实他当年也没有把握好么,那种东西又不是找不到替代的食材。”

    “说到底,还是他自己思路出现了问题,不知道这一次他的菜品构成是怎么样的,如果没有改变的话,估计也够呛。”

    张队长眼神一缩:“你看过当年老猿的菜谱构思了?”

    “没什么,没什么...”李竹一下就明白自己说漏嘴了,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直接向着食堂内部走去:“比试了这么久了,我还没吃饭呢!”

    随后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一脸惊讶的朱彤说道:“那个愿望我不急着说出来,你就带着随时会在大庭广众下做出丢人举动的危机继续在这个寒假内享受着我的支配吧!”

    “哈哈哈!”一阵鬼畜般的笑声,接着李竹就走进了厨房之中。

    留下了一脸错愕的张队长和朱彤,让两人内心百感交集,说到底这倒是像是李竹会做出选择,一个不知什么要求的把柄捏在手上,就代表着朱彤无论如何都要低他一等接受他的剥削了,毕竟那个堪称万灵的愿望可以做到的事情太多了,朱彤恐怕也只有忍受一下了。

    张队长怀抱着可怜的眼神看了一下还有几分懵懂的朱彤,希望这个寒假他可以熬下去吧,李竹那小子的坏手段可不少,尤其他那只契兽小寒,可是顽皮的很啊!

    心理默念了一句,为朱彤未来日子里面的悲惨遭遇哀悼了一下,张队长也就没有再理会了,这件事如此解决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只要让李竹使唤朱彤出了气,倒时候他自然就不会用这个愿望了。

    离开了培育基地谁知道两人什么时候才会再遇到?

    虽然不知李竹本人是否是这种想法,按张队长的心中的念头,他也要把这件事引导到这种方向才是。

    一场比试在培育基地内人员满意的一餐过后终于彻底的落下了帷幕,倒是不少人之后的几天对于普通的饭菜都提不起劲了,让那几天培育基地内吃了好几顿的清粥小菜,还好小菜是上一个主厨离开时候腌制的,倒算还能入口。

    这也是此场风波唯一的后遗症和遗留了,至于李竹本来倒还是想使唤一下朱彤的,却不料直接被张队长抓了过去,开始了严酷的训练,整个人已经每天除了训练就只剩下休息了,根本没有精力捣乱,也让一直忐忑的朱彤松了一口气。

    然而在培育基地仿佛恢复了往日平静的外表之下,培育区内的异兽们却发生了极为惊人的动静。

    还在进行集训的护卫队员不说,那些老的护卫队员还有研究员出入培育基地的次数越发的频繁了起来,甚至很多次回来都能带上好几只异兽的残骸,哪怕是最为不敏锐,被训练得昏天黑地的李竹也发现了其中的异样。

    异兽之间的斗争不是没有,可是作为无论体力,生命力,危险性都远超普通动物的存在,他们之间的战斗猎捕都是颇为漫长的时间,甚至许久都不见得出现一次,而这段时间因为领地争端,或者是发狂而互相战斗致死的异兽数量甚至超乎了往常三个月中的总和。

    这么大批量的异常如果还不能发现,那就是培育基地内人员的失职了。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深入,都只能发现似乎在靠近野生区的部位,异兽们就变得极为的暴躁,甚至许多异兽群体开始向着培育区外围迁徙,本来就有着群体分别的异兽们,在这种外迁的情形下立马就发生了剧烈的冲突。

    每天都有不少异兽为此殒命,可是培育基地内的人却连源头究竟在哪里都搞不清楚,只能不断的试探,不断的搜寻线索。

    只能说如果这个搅乱培育区的存在是异兽的话,那么必然是极为不凡的异兽,甚至灵智之上超越了许多人类。

    伴随着培育基地内难得的紧张气氛,李竹终于开始微微适应了每天施加在他身上的训练,也因为他的训练人张队长也要亲自出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