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科幻悬疑 > 吃在山海界 > 第五十三章 鲜明差距
    <h3>第五十三章 鲜明差距</h3>

    就在李竹正在寻觅着晚餐要用到的食材的时候,那些因为他的偷溜而出动的护卫队员也开始寻找着适合安歇的地点。

    毕竟不是李竹这等眼高手低的人物,护卫队员对于这片培育区的熟悉程度还是要高上许多的,哪怕因为李竹前面的误导走错了方向,浪费了不少时间。

    但是到底都是追捕过不少异兽的老猎手,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回头发现了被割去的女床草,知晓自己被一个学生给戏弄了。

    不过没有想象中那么多的不服气,反而都有些见到自己学生学到东西的感觉,毕竟他们也曾经或多或少的当过九高的实战老师,不然也不会让他们出来追击了。

    对于自己要寻找的人都不熟悉可是大忌,有过几次接触的他们自然才是最好的人选,不过让他们内心复杂的是,自己教授的东西被学以致用的对付自己,该说是这个学生举一反三的好呢?还是说他聪明不往正道上用呢?

    一来一回哪怕找到了线索,他们也要浪费不少的时间,更何况以李竹现在表现出的精明未必会留下多少手尾给他们。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培育基地的护卫队员反而不着急了,只看李竹的动静就明白,他绝对不是莽撞的胡来乱玩,而是有着规划的进行着自己的一步步。

    这就好了,只要有着冷静的头脑,那么他在野外就不会出大事情,毕竟他也是有着一只契兽的契师,真要遇到寻常的动物不指定谁倒霉呢,就算遇到了异兽逃跑的能力还是有的。

    况且最危险的地段现在有着培育基地的人手在检测,这个方向无论怎么走都会往那边前进,倒也不忧会真正迷失,等第二天张队长那边收到了讯息,两边合拢起来就可以瓮中捉鳖了。

    一想到这里,这行人眼中都露出了几分感兴趣的目光,不知道李竹这小子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呢?

    也许可以用这一次的机会,来一次猫鼠大战,看看李竹究竟能够逃多久,也许在这种环境里面比只是训练还要来得磨砺心智。

    既然都是担任过客座老师的人物,自然也研究过教学类的东西,他们互相交流了一些意见,随后又动手将自己的想法发了出去。

    毕竟这边已经离边界不远了,很快就得到了回复,一行人见得答复,也就都露出看惊讶的神色,没想到张队长居然同意了,自己还亲自参与了进来,倒真是意外。

    于是乎在李竹毫不知情的时候,某些对他的暗中磨砺计划就开始了,只是此时这些欲要对他进行磨砺的人物也都陷入了同样的困境。

    那就是...晚饭该怎么解决?!

    一行人面面相觑,他们可没想到会这样,没有吃东西不说,通讯器内带着的也只有些干粮之类的常备东西,难道只能晚上啃干粮了么?

    燃起火堆,在周围撒下了不少的驱除野兽的药剂,一干人对着手中的不能说难吃,却总是缺少了点滋味的干粮咬了下去,怀念起培育基地食堂内热乎乎的美味食物,第一次对于逃脱的李竹有了极大的怨念。

    同样的培育区丛林之中,在依旧可以听到溪流水声的地方,李竹正对着一堆的篝火处理着什么。

    手上一条肥美的鱼类竟然没有什么鳞片,被他开膛破肚,内脏清理的干干净净,尤其的脊骨上面划了一刀被他用打来的水源冲洗了好几次,鳃也处理得不见一丝残余。

    只见李竹将这条鱼反过来,只见它通体灰白极为肥硕,带一些粘液让人有些不好抓住,两条胡须在唇边长长的吊着,不时身体还抽动一下,这是因为肌肉神经收缩产生的情形。

    “没想到小寒居然能发现这么一条滑鱼,真是不错!”李竹喃喃道,所谓滑鱼乃是古代人的称呼,现在的人一般都称为鲶鱼,其实是属于一种比较罕见的鲶鱼种类,身上并没有寻常鲶鱼那么多的鳍,只有尾巴的末梢,还有胸前有两个小鳍。

    这也代表着这种鱼类必然不会是经常活动,而是常常趴服在水底等待猎物上门的那种食肉杀手!

    瞬间的爆发力,需要不菲的肌肉和脂肪来带动,才能让它有着寻常鱼类难以想象的反射神经。

    这一条滑鱼可能是在这条小溪里面当久了霸主,小寒一进去就被它盯上了,可是它又怎么会是小寒这种掌握了寒焱之力山海异兽的对手呢?

    直接就被冻成了一块冰坨送到了李竹的手上,恰好李竹需要晚餐的材料,有这么个送上门来的自然是不客气的笑纳了。

    再让小寒捕捉了些溪虾,一道有了腹案的菜品就已经几乎准备妥当了。

    只见李竹烧开了一锅水,将滑鱼整个放进去烫了不到八九秒,马上就捞了出来,滑鱼的外表此时已经因为外层的粘液熟化变成一片带着腥气的白色,就连刚刚烫过的热水也是一股难以掩饰的土腥气。

    这其实是一种极好的去处鱼类腥气的做法,尤其是在野外里没有太多空间使用料酒,葱,姜等物来进行腌制的时候,前置处理完成之后,这种方式就是去腥最好的工序了。

    将滚水和被处理的内脏等物统一在几百米的地方挖坑埋到了地下,李竹这才回到了篝火边,去清洗了一下手,李竹用刀子轻轻一刮,滑鱼表面上的那些熟化的蛋白质就被刮了下来,带着浓浓的腥气被丢到了火堆之中,很快就没有了踪迹。

    接着将前面采集到的浆果大力用刀面拍碎,抹到了鱼肉的身上,还塞了一些放入了肚子里面,接着就是将那些颇为干净的溪虾清洗了一遍,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这些溪虾都是极为透明见不到黑色的物质在虾肠内逗留,李竹才点了点头。

    这说明这溪水是颇为清澈干净的,代表着滑鱼的腥气不像同类的其他鲶鱼一般浓厚,也代表着他没有必要强行去除这些溪虾体内的虾线了。

    随后一些海盐,白胡椒粉被他洒进了滑鱼的周边和腹内,溪虾也在这最后的时刻被他丢进了鱼肚子里面,紧接着一根细细的铁钎很好的将滑鱼被抛开的肚子合拢起来,一张锡箔纸被李竹从通讯器内取出,放入了前面摘取的一些薲(pin)草,锡箔纸就将这些食材包裹了进去。

    严丝合缝,不留一丝空隙。

    微微的将篝火移动了位置,用木棍挑出了早已经放进去加热的鹅卵石,李竹将锡箔纸放到了篝火原来的位置,又将鹅卵石垒在了周边和锡箔纸的上面,拿出了一个可以将它们都盖起的树叶,随后就开始静静等待着今晚晚餐的完成了。

    此时天色已经全部黯淡了下来,只有不断闪烁着的篝火,照耀着两处同样围坐火光的人儿。